2015年2月3日 星期二

拒看精神科



明報2015年1月26日 
許嫣:伊人醫事

小明在父親過世後,患上焦慮症,可是過了幾個月,就不再往精神科覆診吃藥了。

「現在不吃藥,天天都呼吸困難,又經常失眠。」他說:「可是家人並不鼓勵我看精神科,該怎麼辦呢?」

「為什麼他們不想你求醫?」

「母親覺得醫生給我血清素抑壓劑和鎮靜劑,吃久了會上癮,所以迫我戒掉了。」他回答:「而且她聽說有些副作用是永久性的,如臉抽搐、流口水等,認為是一條不歸路。」

我說:「現今許多精神科藥物,副作用輕微;而且根據醫生的指示,在病情好轉時逐漸減藥,並不容易成癮。」

他說:「家人認為這焦慮症根本不算是病,能靠意志克服的。其實真的可以嗎?」

精神病,時至今日仍受到許多人的質疑。有些人覺得抑鬱、焦慮、暴躁等是性格問題,創傷後遺症、毒癮酒癮是軟弱無能所致,並非身體的疾病,應該靠意志克服。加上認為精神藥物會控制思想,使人性子變了,因此不贊成看精神科。

我自己的看法則是如此:假設人生是一場馬拉松,我們都要跑長長的路,其中有個人膝蓋關節發炎,你會叫他先看醫生吃藥打針、待康復後才繼續跑步,還是不用求醫、憑自己的免疫能力和意志力,一拐一拐的走下去?

誠然,即使他不看醫生,關節炎不會要了他的命,甚至有機會自動痊癒。可是勉強帶著受傷的肢體跑步,大多會逐漸惡化,產生不能彌補的永久損傷;而且途中的痛楚、落後於別人的壓力,也是難以言喻的。吃點消炎止痛藥,幫助康復,然後鼓起幹勁繼續上路,是許多人會選擇的做法。

既然身體患病這樣處理,心靈患病又何嘗不是?在人生某個低潮,未能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緒,發展成抑鬱、焦慮、癮症等問題,勉強帶著這個疾病掙扎生活,情況會越來越糟糕,甚至引出後遺症。倘若醫生的藥物或其他治療,可以幫助康復或控制病情,讓精神恢復健康後再投入正常生活,為何不試試看呢?

有些人認為人自己的生活和意志,應該完全由自己把握與控制。可是人並非完美萬能的,而生命中總有艱難險阻,懂得在有需要的時候放手一下、依賴專業人士的建議及幫助,也不失為有智慧的表現。

牛。上牛



自從有了「牛。上牛」,以後吃火鍋都不用到別處去。

火鍋最要緊是牛肉。這裡其中一個合伙人,擁有全港零售最多本地「騸牯牛」的檔口,因此確保「牛。上牛」永遠有頂級牛肉供應。

不僅如此,獨家特有近二十個部位的牛肉,可讓食客遍嚐不同的口感和味道,這是其他火鍋店都不能做到的。

鬆化滑溜的牛柳邊、煙韌口感的腩底、甜美惹味的封門柳、雪花均衡的牛頸脊、爽脆油香的牛脷托、入口即融的牛胸尖、牛味逼人的池板、甚至極難得的駝峰等等,不同部位的牛肉,各具特色和魅力。

由淡入濃逐一品嚐,每一口都令人嘩然:以為「封門柳」已是不可多得的美味,誰知下一盤的「扒底尖」亦是人間極品;剛嚐過叫人驚喜不已的「牛胸尖」配「池板」,卻發覺接著的「腩底」和「肉眼嘴」還要更上一層樓。

前菜也是好不刁鑽。自家風乾熟成的牛柳,取出中間肉味最濃的「牛柳心」,薄切刺身,混合生洋蔥生雞蛋,其鮮美不能以筆墨形容。

餐廳堅持所有牛肉要即切即吃。預先切好可以節省時間成本,但卻會流失水份肉味。

另外亦有精製牛肉熟食,如牛肝醬多士、冬瓜蓉牛肉羹、牛肉三文治、牛柳炸饅頭、清湯牛坑--角、炸牛肉球、牛筋凍沙律等,按季節時令供應。

若非愛吃牛、熟悉牛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實在不能製作出如此精彩傑出的全牛宴。

務求做到一絲不苟,其餘的海鮮、丸類、菜蔬、生麵、烏冬以至甜品、啤酒、日本酒,無一不是費盡心思、在外邊不易吃到的佳品。可是在完美的牛肉面前,始終是相形失色。


要數唯一缺點,就是私房菜的坐位不多,每晚最多招待二十多個人,必須預訂。原因是好的牛肉份量有限,寧願食客少些都不願以次貨待客,也是餐廳對品質的執著、「貴精不貴多」的意思。








2014年8月17日 星期日

Ceres 兩歲半



這半年來的點點滴滴:

Ceres開朗友善的性格,越來越明顯。

在街上碰到不認識的小朋友,會主動跟他們打招呼,指著自己說「Ceres!」(自我介紹),又會向人介紹我:「媽咪!」

在電梯遇到鄰居,會說早晨和拜拜,還會告訴別人:「我返學呀」、「我返嚟啦」、「我好靚呀(如果那天穿上裙子)」。

上遊戲班,其他孩子哭鬧,她會問:「咩事呀?」又攬著他們說:「唔好喊啦。」



*******

她是個戲劇女王,常模仿電視演員喜怒哀樂的表情動作。

她會佯裝跌倒,「哭著」跑過來,要親要抱撒嬌一輪。有時扮演諧星,一手指著別人,一手掩口哈哈大笑。看到不太順心的事,雙眉緊皺得面容扭曲。明明對閃電打雷毫無畏懼,一有機會卻立刻扮作弱小害怕,要求父母演出安慰者的角色。

老實說句,Ceres雖然對話劇很有興趣,卻是誇張有餘、誠意不足,演技爛透了。





*******

像所有小朋友一樣,想像力豐富。例如會把洋娃娃的玩具頭刷,同時當作成花灑、鎚子、吹氣泡泡、放大鏡、網球拍等等,也會跟床上所有毛公仔滔滔不絕談天說地,建立自己夢想的小世界。




********

夏日來了,熱愛游泳的Ceres天天吵著要到泳池去。

穿上腰間有浮墊的新泳衣、戴上水袖,開心浮游。奇怪的是,我們從來沒有教她任何泳式,四周也從來沒有什麼人游泳,她卻雙手雙腳一開一合、像煞是游蛙泳的樣子,可是從電視學回來的?




*******

我和丈夫從小都是食肉獸,但Ceres除了魚外,甚麼肉類都不愛吃,雞翼、豬扒、义燒、香腸等,一口都不肯嚐。

最愛吃草,所有菜類和水果都無任歡迎,白水煮菜、味澀青菜不加沙律醬等,她都吃得津津有味,令人嘆為觀止。

也不算是有慈悲之心,純粹是抗拒嚐試新食物。給她薯條、薯片、花生、茄汁、汽水、朱古力蛋,碰也不碰就說:「No thank you!」好呀,是你自己說不吃的。我覺得她有時候真是個大笨蛋。

對於蛋糕和曲奇,她仍是多多益善的。想是看兒童電視時見到孩子開派對吃蛋糕,起了模仿之意。



*******

自兩歲起,自己單獨上一個全新的遊戲班。

開始時哭得亂成一團,我在學校外等著,擔心得不得了。經驗豐富的教師對我說:「你快走吧,我們會處理一切。」

Ceres上課哭泣的時間逐漸減少;到了第四、五堂,已經完全適應,非常享受遊戲班了。




也讓她上芭蕾舞課,穿上粉紅色的舞裙和絲襪鞋子,真是可愛極了。

Ceres喜愛跳舞,加上芭蕾舞老師長得漂亮,所以上課時十分投入,積極參與,回家又經常模仿老師的動靜。




去年十月至今年三月,與Ceres去了六間幼兒園、總共八次面試。期間夾著我懷孕生產和許多工作活動,繁忙勞碌得難以形容。

最後獲得第一志願收錄,將於八月開學,也不枉我的一番辛勞。

*********

也是訓練如廁的時候了。

剛開始時,帶她吃高級日本料理,餐廳使用日式智能廁所,就是有溫暖廁板、灑水洗淨、自動廁蓋開合、自動沖水、自動潔淨廁板、音樂娛樂、放出香薰等等幾十樣功能那種。

我見新奇,又清潔無比,便帶Ceres 上廁所,鼓勵她上街也如廁。

誰知從來天不怕地不怕的 Ceres,這次卻被太過先進的馬桶嚇得大驚,震天動地的哭起來,安慰了許久才平復心情。

從此對街外廁所有些陰影,後來才慢慢減低顧忌。



*******

知道有些女孩子,上街堅持自己選衣裳,有時穿得不倫不類,做母親看著生氣卻又無可奈何。

性格固執的Ceres,開始也有點要自己揀衫的意向,我趁機盡早教育她配襯之道,至少要讓她知道,不該同時把七種顏色都往身上拼的。




*********

給她買了個行為表,按表現每天給予星星;六個行為(如收拾玩具、道謝等)都達到,便給貼紙一張。

Ceres平時也不缺貼紙玩意,但卻十分注重每晚能否成功取得六顆星星;得到貼紙獎勵便非常興奮,不住向家裡其他人炫耀,又忙向床上毛公仔展示成績。

現代小孩英語流利,我卻較注重中文教育。經過一輪煞費苦心,Ceres也認得了二、三十個中文字,算是個好開始。



*******

其餘的,應該跟別的兩歲半孩子相差無幾:

整天說話走動唱歌不停,會指示父母站坐哪兒,扭計時像個小流泯,父母說教時變成小無賴。

愛畫畫、上街、玩球、吹氣泡,最愛母親抱著看書玩耍。

頑皮的時候,叫我們氣得七孔生竅;乖巧的時候,卻是可愛趣怪得不知如何疼她才好!



Vesta 邁向6個月




接近半歲大了,Vesta 仍經常「回奶」。

奇怪的是,並非在剛吃完6安士奶馬上獲利回吐,而是在吃奶後一小時、兩小時、甚至四小時,都有可能隨時吐奶。

我懷疑她是針對性的。別人抱著她搖來搖去,她都不會回奶;可是我每次抱她,不管如何小心翼翼、動也不敢動,她都會衝着我吐,每天必要弄髒我的衣服方肯罷休。

菲傭們說,每次帶Vesta外出,不僅Vesta要帶替換衣服,我也應帶替換衣服。

那次,丈夫把扭計的Vesta抱給坐在地上的我,我舉高雙手接著,冷不防Vesta一小口奶噴出,竟然跌入我的口裡!又酸又臭噁心死了!!!

Vesta和丈夫見狀,均哈哈大笑。兩個都是壞蛋。

********



Vesta 愛在嬰兒床上玩耍,扯著床邊的玩具和枕頭咬,弄到四周都是口水。又喜歡取出口裡奶嘴,仔細研究一輪後放回口中。

尤其近來發覺可以抓著自己的腳,更是玩得不亦樂乎,自得其樂。

可是當瞥見我走過,她就馬上叫喊,扭著要抱,要我帶她四處走。又要看電視,又要拿沙發上的洋娃娃,又要找家姐Ceres玩,要求極多。

渴睡時,要我橫抱著她唱歌,她就邊吃著奶嘴邊扯我的頭髮。

********




Ceres四個月大就反身了;Vesta仍未反身,令人有點焦急。

誰知剛滿六個月,那天跟她在大床上玩樂,她輕輕鬆鬆的一個鯉魚翻身,動作快捷而流暢,叫她再反身卻不肯了。

原來她早就學會,只是拒絕示範而已。

********





她的性格是怎樣的呢?我們還在捉摸當中。

整天都在笑,尤其父母跟她說話玩耍時,更是笑得甜美燦爛,還手舞足蹈。相信她將會是個愛社交、愛跑跳、活潑好動的開心果。

似乎還很愛吃呢。每逢看見我們吃飯,雙眼都狠狠盯著食物,依依呀呀的似是嚷著要吃。曾經讓她啜塊蘋果、嚐過忌廉,都興奮得哇哇大叫,不許我停止餵食。

Vesta很快可嚐試固體食物了,到時便知如何。

********



Ceres是出名愛說話的。Vesta雖然沒有家姐幼時那麼口若懸河,現在也開始會「    babu!」之類的發聲,渴睡時更會對著床上毛公仔說個不停。

最難搞的,是每當我和丈夫談論她(尤其是說她壞話)時,她好像聽得懂般,馬上嘰哩呱啦的反唇相譏,看來是個駁嘴的能手。


「家無寧日」的日子不會遠了。

2014年7月30日 星期三

口利福

實在想不到我還會到口利福這類店子吃飯。平時吃傳統中菜還要挑三揀四的,今晚竟然來這裡吃煮給洋人吃的新派中菜。

位於在荷里活道旁一條小小橫巷,附近沒有泊車位,離行人扶手電梯遠遠的;若非朋友介紹,絕不會自己摸到這兒來。

地面是半開放式廚房,廚子們全是非華裔人士。最醒目的是一片由麻雀牌子砌成的矮牆;一條漆黑樓梯,引領至地窖。

餐廳座無虛席。左邊是一整桌金髮洋人,右邊是七、八個只得十多歲的少男少女,操著流利英語,打扮得準備等下子去clubbing跳舞的樣子。幾個少女濃妝短裙高跟涼鞋,嘰呢呱啦地說笑不停,頗為賞心悅目。

店裡裝修新潮,大體上就是黑漆漆的,偶爾幾個龍形雕刻或雙喜擺設,再來數幅色彩豐富的懷舊香港掛畫,滿足了洋人對中國文化的好奇。

震耳欲聾的外國音樂,令人昏昏欲睡的暗淡燈光,我自大學畢業後就不再蒲這種地方,轉眼間十年就過去了,難免感嘆青春一去不復返。

雖說是中式餐館,頭盤卻先來份生牛肉他他,除了灑在牛肉上的炸蒜粒、及伴碟的兩片炸蝦片外,實在說不出哪兒有中菜特色。油甘魚生沙律是百分百的西菜,味道倒是不差。

炒飯、炒雜菇,鑊氣欠奉,說不定是因為電磁爐的力度有限。春卷和餃子,吃下去就像美國唐人街小餐館的出品,對某些回流港人,還可能算是懷念的味道。

牛肉生菜包,混合了川式醃菜,看起來很是吸引,吃著卻嫌太鹹,辣味掩蓋了一切;其實所有餸菜都是如此味道,也許洋人認為這就是中國菜吧。

烤鴨肉味香濃,頗是出色,只是中國人吃烤鴨總愛吃肥美的,這兒卻用瘦鴨肉,切合現代人、西方人奉行的少脂肪健康飲食。

再來個烤豬肋骨,用了中式薑葱來焗,倒也新奇別緻;可惜始終走不出鹹、辣二字。

餐牌上的甜品只得三款,均是西式,不叫也罷。

食品不貴,貴在酒水。五個人,每人大概六、七百元,其中一半都是酒水錢。吃著這麼鹹的東西,總要多喝些飲料吧。

這次算是見識了所謂的潮人新派中菜。裝潢、氣氛、綽頭、餐具設計等,都是很不錯的;至於食物,我還是光顧一般的中菜館了。











2014年7月24日 星期四

Vesta 5個月


旅行

Vesta 剛滿4個月,我們夫婦倆要到日本旅行五天,對兩個嬌滴滴的幼小女兒,有多捨不得就多捨不得。

為了讓Vesta別忘記了父母,又為安撫纏身的大女兒Ceres,我們特地買個小型平板電腦在家,專門用來跟女兒們視像通話。

菲傭姐姐比我們更精通於使用Skype。閒時還替女兒們拍照,用Skype 傳送過來日本。

身在外地,每天跟兩個孩子Skype兩次,天涯也變咫尺。Vesta不但沒有忘記媽咪樣子,見我回家還興奮得手舞足蹈呢。





睡覺

Vesta很叻,大部份日子都能由晚上10時睡至翌日7時(除了晚上1時昏睡著吃奶),所以4個多月大,就已經可以跟姊姊睡同一個房間。好處包括:

(1)培養兩個孩子一起睡覺的習慣。Ceres知道不能吵醒妹妹,便會乖乖躺在床上入睡,不會爬上爬下搞摘震唔肯瞓。

(2)晚上只需一個菲傭照顧兩個孩子,另一個可在傭人房間休息。兩人每晚輪流交替。

(3)兩個孩子,晚上只需要開一部冷氣機。





發展

還未會轉身呢,只懂像時鐘的分針般360度自轉。Vesta的身子長,半路經常卡住床邊,哭叫救命。

雙手卻是進展很好,會抓住奶嘴、毛巾、被子、玩具等研究把玩,會扯著我的長髮,也愛翻書!Vesta 常見Ceres 自己看書,很是羨慕,當我抱著她一起看書時,便堅持抓著書本一角,嚐試翻閱,倘若不讓她碰書,她便很生氣,吵吵鬧鬧,一拿著書就馬上噤聲。





社交

原本是任由陌生人抱的,現在卻開始辨認人,渴睡時只准我或菲傭姐姐抱。

還學會扭抱,明明自己在小床上玩得好好的,聽到有人走近,就馬上吵著要抱抱,十分醒目。

撒嬌也很在行,像塊膏藥般貼緊我,嬌嗲不可言。

Ceres一樣,Vesta最愛聽媽咪唱歌,尤其愛聽中國民族歌,像「當田賣地要娶她」、「馬車伕之歌」、「紅彩妹妹」等,我稍作休息她就扭計,竟是不許我停止唱歌。




Vesta不喜歡眼鏡,爺爺、公公、婆婆抱著,就掙扎要走,直至他們脫掉眼鏡才讓抱。

她近來愛玩口水泡,有時心血來潮,還會用力「呠!呠!」,把口水花噴到周圍。大家笑得打跌,她就睜大圓圓雙眼,一臉迷惘。

Vesta仍是這麼愛笑,誰跟她說話玩耍,她都以甜似蜜糖的微笑回應,逗得人心花怒放。不知道她是天生一副常笑的臉,還是真正開心果,總之是個人見人愛的可人兒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