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3日 星期三

巧遇查大俠

那是兩年前的事了。我們一家與唯靈叔叔夫婦到喜來登酒店的 Oyster & Wine Bar 晚膳,竟碰到我的終極偶像--武俠小說家查良庸先生(金庸)
世事就是如此凑巧,我當時因為正忙搬家,車子裏常有些書畫雜物,而那天我的車子停放在酒店,車裏剛好有一整套新版(第三版)「射鵰英雄傳」和新出的「金庸散文集」。於是我急急跑回車子取書,準備向他索取簽名。
唯靈叔叔跟金庸是相識的,有他做介紹,可免卻我許多尷尬和冒昧。有人竟隨身帶着金庸武俠小說,可見是超級粉絲了;而且書還用包書膠包得整整齊齊的,更顯誠意。

金庸問了我的名字,在散文集上寫了:
「XX小姐,多謝你愛讀我寫的散文。請指教。金庸 X年X月X日」
果然有武林中人的風範。

又在每一本「射鵰」上簽名。

實在是太好了,開心得整晚都睡不着。唯靈叔翌日也在「信報」專欄中提及這件事。

自小學二年級讀金庸小說,每套翻看不下二十遍,幾乎會背了。小時候看得瘋狂到不睡覺不吃飯不做功課不練琴,母親要把書鎖起來,我就半夜悄悄開鎖拿書看。上課時,把書本打開放在大腿上偷偷看。也試過對着八歲九歲的孩子,花了大半年的時間,把「射鵰英雄傳」從頭到尾講一遍,講完時他們都十歲了。
不同時期翻閱金庸小說,理解亦不一樣。它對我各方面實在影響深遠,似乎我的性格、情感、價值觀,和武俠小說是不可分割的了。
讓我下次再談談金庸小說,我最喜愛的故事、人物、情節,領晤到的人生道理等等。(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