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1日 星期四

為什麼做病理科

(寫美食時龍精虎猛,非常享受;寫有關病理科時則呵欠連連,好像在上班。)

「你為什麼做病理科醫生?」
對於這個問題,我的回答因人而異

對着老闆:「自從讀醫學院,我對病理科最感興趣,覺得顯微鏡下的世界十分精采。喜歡深入研究疾病,尋根究底。我覺得做病理科十分有意義,可以幫助很多病人……(下删吹水一千字)」

對着可以說笑的朋友:「因為病理科是唯一一個專科永遠不用當夜班,朝九晚五,放假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其實不是說笑)」

對着其他專科的醫生:「不用應酬無理的病人,不會被病人投訴。部門人事簡單,少權力鬥爭。」

對着長輩:「做病理科要讀很多書。我喜歡讀書。」

對着自小認識,知道我真性格的朋友:「雖然我表面性格開朗外向,其實我是好靜的,尤其工作時最好可以一人獨處,不見(活)人。」

對着可以交心的人:「由醫學生年代開始,就有感醫生給予的各種治療(手術、藥物等)未必真的幫到病者,有時甚至對之有害。
例如一個九十歲、滿身疾病的老人家患了腸癌,醫生替他做大手術將腸臟切除。然而這身體本甚虛弱的病人做了大型手術後,一直都躺在牀上不能行走,更衍生出各種併發症,加上之後化療電療所導致的長期嘔吐、掉髮、感染等,痛苦地過了一年後死去。
倘若不給予積極治療,任由病人癌症擴散而死,也許他的生命會縮短幾個月,但他可能一直可以四處走動,吃得好睡得熟,更無須忍受大手術的痛楚和辛苦;而醫生也可省回那十多小時勞心勞力的手術過程。
當然,這只是我主觀的看法。螻蟻尚且偷生,也許人面對着死亡的威脅時,即使多痛苦的治療都願意嘗試。
所以不同的病人會有不同的選擇。遺憾的是,病人與家屬大部份都不清楚治療將會帶來的實際效果,到知道時已經太遲了。醫生當然是想為病人好的,但是每個人想法有異,醫生也未能完全替所有人作出最合適的建議和決定。
唯現有醫療指引的方向主要是盡量延長病人的性命,香港和大部份地區都不容許「安樂死」。醫學可以救回性命,使許多人重獲新生;但同時也有些病者和其家屬,會後悔接受了積極的治療,令至生不如死。
我做病理科的原因,某程度上是想要逃避對治療病者的心理矛盾,因為我不知道是對是錯,我怕有些治療帶來的痛楚會比好處更多。病理科是只需作出診斷的專科,而我認為診斷對於病人是一件好事。
這些想法可能有點幼稚或庸人自擾;希望年紀大點時會想得通。」

雖然我對不同的人說不同的原因,但每句話都是出自真心的。
並不是人人都會選擇到很適合自己的終身事業,我很慶幸自己一開始就選對了。(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