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6日 星期六

病理科醫生

每次認識新朋友,他們總會問:「你是醫生呀?做哪一科呢?」
我答:「病理科。」
「………」
在他們一臉疑惑、欲問又止之時,為免大家麻煩,我就立刻保充:「即是好像法醫那般。」
聽者恍然大悟,說:「呵,CSI (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 美國人氣電視連續劇)!」
通常我就此算了。
但倘若新朋友熱情好奇,繼續細問,我就耐心地解釋:「其實病理科醫生分幾種,法醫是其中一種,我自己那種就只做死因法庭個案……(下删三千字)」
聽完後,新朋友又是滿腹問號,越講越亂。
「那你究竟叫甚麼醫生?」
「解剖學及組織細胞病理科醫生。」
「………………」

關於<病理科醫生>的解釋,Yahoo 知識+ 有很棒的敘述,比我自己所知的還要準確:http://hk.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7007032003533

我的日常工作,包括有:
(1)解剖屍體
在醫院裏過身,其死因不明、死因沒有可疑但卻不自然(例如自殺、撞車、工業意外、胎死腹中、吸毒、藥物、懷疑手術程序出錯)、家屬有投訴或質疑,以及關乎職業病的死亡等等,都要轉介死因法庭,由法官裁定要否做驗屍解剖。如果需要,就由醫院的解剖病理科醫生(Anatomical & Cellular Pathologist)--即是我--執行。
至於刑事案件,如他殺、誤殺,以及無故在醫院範圍以外死去的,則由法醫病理科醫生(Forensic Pathologist)處理。他們是衛生署的醫生,在警局和公眾斂房上班。
換言之,行外人最感興趣的碎屍、烹屍、浮屍、腐屍、紙盒藏屍等,都是由法醫同事們解剖的。

(2)研究病理
譬如說有個病人有胃癌,做手術將胃部切除,那胃就會送到我的化驗室。我會在適當的地方取出少量的組織,由化驗師制作成玻璃片,然後我就在顯微鏡下研究,並在化驗報告中寫明這是什麼類型的癌症、第幾期、有否完全切清等,有時也會建議主診醫生用哪些藥物作下一步的治療。
大至一整個內臟,小至做大腸內窺鏡時取出的一丁點兒組織,甚至是婦女做抹片驗查的細胞等,我們都可以從顯微鏡中診斷病因。
這佔據了我的整體工作90%,所以我大部份時間都在辦公室內看顯微鏡和打報告!
大家明白我為什麼死都不吃豬牛內臟了。

(3)針刺細胞
倘若病人在皮膚、淋巴、乳房等生了不知名的腫塊,我們可以用抽針方法取出少量細胞或組織,從中作出診斷。
這幾乎是我們唯一接觸活生生病人的機會,所以有時我會趁機會跟病者閒聊多幾句,吸收人氣。

(4)開會交流
某些專科,如腎科、皮膚科、外科等,會定期與我們病理科醫生開會,由咱們解釋顯微鏡下看到的組織影象,從而作出討論。
很多時候,前線醫生遇到診斷上的欵難,都可能會問我們。

因為病理科的醫生不會直接接觸到病人,所以很少人知道我們的存在,但是幾乎每個病人都會間接受過我們的照顧,是個在醫學層面上接觸很廣泛的專科。
新朋友弄清楚後,通常下一個問題就會是:「你為什麼要做病理科醫生?」
下次再談。(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