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3日 星期二

九龍會蟹局

又是一羣饞嘴醫生「飯腳」。 期待已久的大閘蟹飯局,由Eric精心安排,Susan 和 Macor 醫生夫婦慷概請客 ,在九龍會貴賓房裏坐滿了兩大桌。
大廚華哥(徐楠華)是上海師父,今年設計了一系列新欵蟹粉及上海菜餚,配襯大閘蟹。

由於名醫們都生意興隆,客似雲來,加上週五晚間到處交通擠塞,以致開餐時間甚晚,大家都饑腸轆轆,大叫肚餓。
然而前菜宮廷三彩,卻是千呼萬喚始出來,豔驚四座,令人眼前一亮!
原來這些蘇杭小碟,全都要上海大廚親自細心切片,慢慢堆砌;而且還不能預早切好,必須在上桌之前才可開始弄;如此花費時間功夫的菜,在香港委實不容易吃到呢。華哥也說明只此一次,下不違例。

宮廷富貴花
先將酸白蘿蔔切成紙張般薄、小小的一片波浪型狀,捲着一條紅椒,再逐塊堆成菊花的模樣,加上青瓜剪成的綠葉,手工繁複之極,味道絶佳。

牡丹菇
醃制過的蘑菇切成一片片,砌成這立體牡丹花兒,栩栩如生,中心花蕊是蟹籽,十分可口。

宮廷肴肉

牧牛湖清水蟹皇
一律6.2両雄蟹,膏多肉甜,很多人一吃三、四隻。「注重健康」的醫生們,一面吃着高膽固醇的蟹黃,一面互派降膽固醇藥,自欺欺人。
Edna 帶來了日本海藻鹽,據說要十萬噸海水才提煉出200斤的。用來蘸大閘蟹竟然甚是恰當,比起用浙醋薑蓉別有一番滋味。

咱們還預備了醉蟹(缺圖),是叫大廚特地用牧牛湖的大閘蟹、瑤池古坊花雕做成的。把乾淨的生蟹浸在大量的黃酒裏多天,酒精令細菌盡去,可保存多月不壞。酒香深入蟹肉蟹膏,一大瓶切碎的放在雪櫃裏,是以前北方人家的習俗。
這醉蟹既美味又難得,而且知道Eric的螃蟹衛生,加之這班名醫是少見的饞嘴,除了一小撮人擔心有寄生蟲外,大多都願意吃沒煮過的醉蟹。
大家一邊吃得津津有味,一邊談論着淡水寄生蟲可以如何讓人害病,腸胃科醫生說蟲怎樣從腸子走到肝臟,胸肺科醫生敘述見過病人弄得整個肺部都是蟲濃,腦科醫生談起蟲子害得他的病人生腦瘡、引致手足癱瘓,病理科醫生形容解剖時看到死者生蟲的可怖……談話中還不斷夾雜着「哇,很好吃!」、「真是酒味濃郁。」、「再多來一隻!」等等的讚嘆--醫生有時候真是很變態

蟹粉夢
蟹粉混着用蠶豆推出來的豆酥,剛好中和了蟹黃的油膩,顔色也甚是悅目。用炸得脆脆的雲吞皮蘸着吃,天衣無縫。
豆酥熱吃冷吃的滋味迥然不同,各有各的精彩;可惜未等到餸菜冷卻,已被吃光了。

蟹粉桂魚絲鍋巴
鮮甜嫩滑的桂魚拆肉炒香馥的蟹粉,放在鬆化的鍋巴之上,美味之至,是九龍會內不可不嘗的名菜。

古法東坡肉
美味當前,一班健康的醫生「大開食戒」,大嚼厚厚的肥豬肉,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等危機通通置諸腦後。
正如在座的美女中醫師所說:「唔食就真係有病啦!」

火方鮮豆
新菜色。荷蘭豆去莢,用新鮮青豆煮火腿,爽脆鮮美。

清炒豆苗

佳餚當然配美酒。酒我是不懂的,只知道都是好酒。姑且把照片放上,還請酷愛杯中物的讀者賜教。








當晚吃得賓主皆歡,盡興而歸。大家期待着下次在「娥姐」的飯局。
這個蟹季,我和Eric的九龍會大閘蟹飯局仍陸續有來,蟹粉夢、東坡肉、火方鮮豆……很快又會再見面了!(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