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6日 星期六

豈有此理

剛入秋,我在辦公室穿起了羽絨。同事們都笑我太誇張了。
可是我的位子真的是冷得要命,即使不斷喝着熱水,手指仍是像結冰一般,一個字都打不到!
辦公室裏四個人,就只有我一個凍得發抖,頭痛氣喘,慘不堪言。
有位同事帶來了温度計

我的坐位只得16度!!!

向工程部申訴了兩日後,終於有人來認真地爬梯開假天花,用了大半小時調較冷氣。
一小時後,氣溫就升至21.5度。照這速度,放工時候應該可以升到30度。

可是同房的另一個坐位跟我的温度相差兩度。而這個同事又是特別怕熱的。
當氣溫升至25度時,我的位子幾乎是沒有空氣流動,其他人也受不了。最後要叫工程部同事再來,再次把氣溫調低。
我又要穿羽絨了。(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