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9日 星期二

關於解剖的問與答

一般來說,每當新朋友知道我身為病理科醫生,經常要替死者做驗屍解剖,都會先露出難以置信、又害怕又驚訝的誇張表情,然後就是一連串充滿好奇的問題:

「那麼你不害怕…屍變…之類…嗎?」
「死者是不會突然翻生的。」我安慰他們說。

「不怕有許多噴出來嗎?」
「血是有的,不過心臟已停止跳動,血不會"噴"出來,只會慢慢流出,可以抹掉。做醫生是不怕血的。」

「不會很髒?很臭?很多屍蟲?」
「我會把自己包得好好的,好像"沙士"那時的醫護人員般密不透風,還帶兩三對手套。現代殮房的設備非常先進,通風系統完善,桌面有吸風裝置,不會有異味。而且一旦專注工作,心裏就只想着學術性的問題,也忘記了髒與不髒。
我只替醫院過身的死者進行解剖,一般都乾淨得很。有屍蟲的郊外埋屍和浮屍,都是法醫同事解剖的;我可從未見過屍蟲。(詳見"病理科醫生"一文)」

「那麼你劏鷄、劏豬是一點也不怕啦?」
「當然怕!看見劏鷄劏豬這樣恐怖,等下子怎吃得下肉呢?劏人時,心裏總不會想着等下吃了他吧!所以反而無問題。」

「你解剖之前,會否先有什麼特別儀式,例如裝香、祈禱、唸經、拜神之類?」連其他專科的醫生都問我這無聊問題。
「當然不會!我們怎會知道死者的信仰宗教呢。我們工作是很忙碌的,哪來時間個個解剖個案都搞儀式?」

「你自己一個人在殮房解剖,不會很害怕嗎?」他們此時腦中浮現出電影情節裏那些陰深恐怖、燈光昏暗的殮房,被困的女主角在夜半時給無數屍變復活、面目猙獰的喪屍追趕,獨自一人在過百年的建築物內忘命飛奔,在殮房裏發現了一個又一個秘密通道……
我馬上打斷他們的無限想像。「殮房其實地方寬敞,光線充足;我們只在大白天做解剖驗屍,不會半夜才做;況且每次都有幾個師父陪我,不是獨自一人!」
「甚麼師父?是敲經打齋的和尚,還是拿着火燒木劍做法事的道士?」
「……
真是沒完沒了。
(註:"師父"只是對殮房工作人員的禮貌稱呼。他們協助我做解剖過程中的粗重工夫,例如把重量體積甚大的器官從人體拿出,或替屍體縫好傷口等。)
看着大家欲言又止的神情,我知道他們心中還有好些變態問題,又不好意思問。我就裝作不知,微笑扯開話題了。(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