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8日 星期二

婦産科之 I. I. 襲地球(上)

註:對孕婦產子認識不深的讀者,美食醫生建議先閱讀之前拙作

自香港回歸以來,許多非法入境的內地婦女公立醫院産子,為的是希望孩子擁有香港特區戶藉,令其母親可以早日申請來港與家人團聚;另外香港特區也不受國內的「一孩政策」所監管,故也有內地人仕偷渡來港生第二、三個小孩。
這些非法入境的孕婦叫Illegal Immigrants,簡稱I.I.
I. I. 倘若在公立醫院産子,不會享有香港市民的福利,需要繳交高昂的住院費用。於是,許多 I.I 特地在即將生孩子時才馬上到急症室求醫,很多更熬到半夜12時過後才到醫院,等翌日生完孩子後立刻離開,好讓自己只需支付一天的住院費用;有小部份更索性逃離醫院賴帳
醫院有九成産婦都是 I. I.,這不但影響了本地産婦在公立醫院應當得到的照顧,更是苦了醫護人員,人手不足,每晚忙得團團轉,工作士氣很是低落。
我就是在如此環境下,在婦產科當了三個月的實習醫生
*********************************

冬至那晚我被編要當値。每天被安排晚上値班的,除了一個實習醫生外,還有初級、高級、顧問婦產科醫生各一,以及幾名助產士和病房護士。
那天日間的工作頗為清閒,一切風平浪靜。産房的護士因經常要接觸內地孕婦,趁着有點閒暇便一起練習普通話,自我增值。偏生這批姑娘的普通話很是普通,又有幾個在故意搞笑搗亂,把那些bo... po... mo... fo...讀得亂七八糟,正在一旁替孕婦抽血的我忍俊不禁,"咭"的一聲笑出來。
姑娘們嗔道:「呀,你這實習醫生竟敢取笑我們!說得很壞麼?」我微笑不語。被我抽血的孕婦也忍不住笑了。
****************************

下午的時候,經驗豐富的助產士指着産房的黑板暗暗搖頭,對我說:「你瞧,有十個産婦正在陣痛,看樣子都是要今晚半夜生的;産前病房還有兩個生的是第二、三胎,嬰兒隨時出生。你們還是祈求上天今晚不要收新症罷!」
*****************************

晚飯跟當値的幾位醫生(俱是女醫生)在醫院飯堂吃。才吃了兩口,産房就打電話給咱們,說急症室剛送來一個快要臨盤的 I.I. 孕婦,要醫生去收症;另有兩個剛生完的,要實習醫生去縫補會陰傷口,我和初級醫生唯有放下碗筷去工作。顧問醫生還懶懶閒地說:「我替你倆包好飯菜,等一下弄熱給你們吃。」
(晚上當値的顧問醫生,通常都可以有連續幾小時的睡眠,半夜最多只需要起來兩、三次,處理特別麻煩的個案。)
******************************

我和初級醫生剛回到産房,就看見助產士們正打電話給高級醫生,說有難産個案,可能要醫生用工具取出嬰兒。
沒多久,急症室來電說有兩個等不及收入産房的 I. I.在急症室裏生了孩子,要婦產科醫生去看看,由於大家都忙着,便由顧問醫生負責了。
*****************************

我匆匆縫好了兩個會陰傷口,又打了電話苦苦哀求兒科醫生來産房準備迎接那難産個案,原本打算看看高級醫生如何使用鉗子替難産婦把嬰兒夾出來,可是姑娘的電話傳呼不斷:一時是産前病房有人胃痛,一時是産後病房有人頭暈,又有婦科病房的病人發燒,有人要抽血,有人要開止嘔藥,有人要簽字出院等等。我在二、四、五樓幾間病房之間跑來跑去,馬不停蹄,忙得不可開交。
******************************

當我做完病房的工作已是半夜一時許。回到産房,立刻被眼前的情景嚇呆了。只見産房大門內外人頭湧湧,排了大批等候入院的孕婦和家人,全部都是 I.I.,四周南腔北調,嘈吵非常。
********************************

顧問醫生和初級醫生早已入了手術室替一個孕婦剖腹産子,於是産房裏只有高級醫生與助産士,正在手忙腳亂地收症。
這些半夜才入院的 I.I.,很多都是之前沒有做正規産前驗查,有些連自己何時開始懷孕都不清楚。她們懷孕前後有否任何疾病及併發症、胎兒生長速度是否正常等,竟是無人知曉。
**********************************

  有些醫生檢查後,告知她還未要分娩,要送她到産前病房幾天,她就要求馬上辦手續離院,免得要繳付多幾天的住院費。
  有的只急着要求醫生替她照B超"(內地稱"超聲波"為"B超"),看看孩子是男是女
  有的在內地做過産前檢查,不過那份醫療報告用中文簡體字寫得密密麻麻又撩草,根本就看不明白。
  有個 I. I. 孕婦悄悄地告訴咱們,她已經生過兩胎,又做過四次人工流産,所以今次最好是剖腹産子;不過她那比她年長三十五年的香港丈夫以為她結婚時是處女,以為這次是第一胎,要求咱們要替她隱暪,並設法想個藉口說服丈夫讓她做剖腹産。
各式其式的麻煩和複雜個案,加上言語不通、風俗各異,産房亂得一團糟。
********************************

由於産房只得二十張床,高級醫生決定要把幾個陣痛但還未能生的孕婦送回産前病房,騰出産床給較為緊急的病人。

這時,産房正式淪陷。(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