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0日 星期五

最美味的平安夜晚餐

往年的平安夜,Eric 都會預早在洲際、半島、君悅等酒店扒房留位,跟我吃燭光晚餐。今年肚裏有了囡囡,留在家中,由Eric親自下廚。

早前在婦產科醫生 Macor 的家裏吃飯,見 Macor 親自做的燒牛肉、烤羊架甚受讚賞,令久未認真下廚的 Eric 心痕技癢,決定要做一個完美的燒牛肉眼,給我和肚裏 BB 品嚐。

據說他以前在加拿大修讀食品及酒店管理學時,其中一個 project 是經營餐館一天,那時他做的燒牛肉大受歡迎,至今他的舊同學仍津津樂道。這次他十分認真,早幾天就在自己鋪頭扎好了一塊1.5 kg 的肉眼,買了新的煮食溫度計又到超市買回大量蔬菜香料,忙忙碌碌的親自洗切,還要播放背景音樂培養心情。 





先將肉眼表面微微煎香,然後擺在切碎了的洋蔥、蒜、西芹、紅椒、蘿蔔、rosemary 等等,Eric 還細心地𠝹開肉的表面,把香草塞進肉裏,再加上紅酒和各式調味料,才放入焗爐。








我們的家居焗爐最高只有250度,跟以前 Eric 大學的400度焗爐分別很大,因此他要嚐試不同火力,不時拿出來量度肉中心的溫度,憑感覺和經驗去調較爐火和時間。




終於焗好了。取出來打開錫紙,牛肉混合佐料的濃郁香味溢滿整間屋子!當 Eric 切開肉眼時,咱們都有點緊張,看到烤得脆香的外面包圍着肉中心鮮紅的 medium rare,肉汁四瀉,烤得恰恰好幾乎完美,不禁歡呼起來。









蔬菜佐料全部烤焦,並不是要來吃的,但是它們的「犧牲」很有價值,每一口牛肉都充滿了香草的鮮味,肉質嫩滑可口,即做即吃新鮮熱辣,客觀來說,絕對媲美六星級酒店的水準加上這是老公的愛心之作,對我來說當然是全世界最好吃的燒牛肉眼啦!

牛肉配上 horseradish 醬汁,比用芥辣更加合襯。Eric 還弄了意粉和沙律,好一頓窩心滿足的平安夜晚餐。



吃完後,翌日肚子脹大了不少,想來BB也很喜歡爸爸的烹調吃得高興滋味呢!(完)



美食醫生

2011年12月24日 星期六

冬至燭光晚餐@Angelini

今年冬至,腹大便便的我不願長途拔涉到嘈雜擠迫的中菜館吃飯,本來打算留家休息,後來決定到附近九龍香格里拉酒店意大利餐廳 Angelini 吃頓燭光晚餐。那是我和 Eric 第一次約會的地點,對咱們很有紀念意義。

冬至時節,人人都湧到中式食肆,Angelini 等西菜館變得冷清清,只有數枱遊客靜靜用餐。然而,兩天後的平安夜,這些地方卻將會擠滿早幾個月前就爭先訂枱、繳付訂金的食客,用平日兩至三倍的價錢,吃着由忙亂廚房匆匆弄出來、千篇一律的 Christmas Eve set dinner,而且還嚴格分了時段;跟在冬至時到各中餐廳吃飯一般情況。

因此,我認為應該冬至吃西餐、平安夜吃中菜,這樣既容易訂位,價錢又合理,不需跟別人擠迫,而且較為清閒的廚房會用心煮食,侍應們的服務也周到。

說回晚餐,Angelini 轉換了廚師,餐牌上除了傳統的意大利食品外,還加入了不少新派 fusion 菜。我們點了近期推出的 Trout and White Truffle 套餐(鱒魚及白松露);Eric 的還配了三款餐酒。

頭盤是煎鵝肝伴鱒魚慕絲 (Il fegato grasso e la trota salmonata)。上層的鱒魚慕絲灑了紅莓粉,單吃味道太清淡,要配合下層的鵝肝 mousse 才有點意思。有氣餐酒是 Trento Brut Perle 2002, Ferrari, Trentino,跟鱒魚相當合襯。





接着是牛仔肉及白松露意大利雲吞 (Casoncelli farciti con condo di vitello e tartufo bianco d'alba)。雲吞味道不錯,可是鋪在上面的白松露,卻聞不到一絲一點的香氣。 






主菜是香煎嫩鱒魚 (Filetto di trota alla mugnaia),配白酒 Anthilia 2010, Donnafugata, Sicilia。魚塊上的 Edinburg 小黃花賣相出色,魚下面的薯仔也弄得很好吃,只是鱒魚煎得不甚特別,跟咱們常去的法式私房菜 Le Mieux Bistro、大廚 Ricky Cheung 出名的煎魚相比,實在有天淵之別。






甜品是白松露伴香脆蛋白和雲呢嗱雪糕 (Goccia di meringa con soffiato di tartufo bianco d'alba e vaniglia bourbon),配甜酒 Moscato Bricco Quaglia 2010, La Spinetta, Piemonte。這次放在雪糕上的白松露,卻香氣洋溢,可是溫度的分別?





這鱒魚及白松露套餐,每人$920,加餐酒則是$1120。價錢不貴,可是份量卻出奇的少,女仕吃剛剛好,正常男仕可能需要另加個主菜!味道沒有驚喜,只可說是不過不失,但是餐酒配合得很出色,相信 Sommelier 非常專業。

懷孕既然已經到了後期,喝一點點該沒有問題吧,
我不但每杯餐酒都嚐了一口,餐前還喝了一些玫瑰香檳呢!(奸笑)


2011年12月17日 星期六

要脅勿投訴,拖發死亡證?

上星期讀到一則新聞:「屯門醫生恐嚇拖發死亡證,婦人心臟病發亡,家屬遭要脅勿投訴」。單看標題嚇了一跳,心想今時今日竟有如此缺乏醫德的同僚;細看內文卻發現完全不是那回事:


「一名61歲婦人因急性心臟病發被送到屯門醫院搶救,病情一度穩定,主診醫生亦形容情况「幾好」。惟出院前一晚,婦人突然死亡,家人向主診醫生追問為何病情急轉直下,詎料對方表示,若家人投訴他,個案會轉介死因裁判官進行死因調查,死亡證隨時拖上一年半載才簽發,影響身後事。家人不滿醫生威嚇不簽死亡證,除向醫院投訴,並考慮向醫委會投訴。」


到底有否醫療失誤導致病人死亡,不知詳情不敢評論。然而,主診醫生告訴家屬有關投訴、死因裁判庭、遲出死亡證、延後身後事等,卻絕對是職責所在、合情合理、完全沒有威脅成份可言。家屬在親人突然離世的憤怒和悲傷下,產生誤會而胡亂投訴,情有可愿但對醫生甚不公平;而傳媒用如此標題扭曲事件、嘩眾取寵,卻是毫無職業道德。


在死者突然死亡、死因不明或不自然、涉及手術或醫療失誤等等的個案,法律上必須轉介死因裁判官由法官頒發解剖令,然後由我們這些病理科醫生替死者進行驗屍解剖。事後由法庭批出的死亡證(不是由醫生簽發)通常要一至六個月後才能拿到。而見病理科醫生和法官、驗屍解剖或申請豁免解剖等程序,也會使身後事的處理延遲二至五天


像上述個案,倘若死因明確沒有可疑,主診醫生可以以「心肌梗塞」作為死因,立即簽發死亡證。但既然家屬投訴,即表示有人懷疑涉及醫療失誤,個案亦應該轉介死因庭處理;有一份完整的死因調查報告,還可能對將來訴訟的家屬有利。主診醫生基於法律而轉介個案,告訴家屬轉介的原因和影響,反而被「砌生豬肉」,被指是威脅家屬不要投訴;現今社會上蠻橫無理的人真是越來越多了 


作為病理科醫生,不時遇見死者家屬對死因有質疑、對醫護人員或醫療程序不滿而準備大興訴訟,但又不願意進行解剖調查死因,往往在我辦公室裏大吵大鬧,甚至對咱們作出各種恐嚇。最後讓他們親自與法官見面傾談,法官也是會直截了當的告訴他們:「要麼就不投訴,要麼就做解剖」


明明知道規矩如此,有些家屬仍想蠻不講理「搏大霧」,故意曲解醫護人員的說話,企圖用吵鬧、投訴和傳媒扭曲事實來達到自己目的,究竟誰才是真正的「要脅者」呢?(完)

2011年12月12日 星期一

懷孕的美與醜

懷孕之前,很擔心會變得不漂亮。見過不少孕婦滿面暗瘡,不施脂粉,臉頰身體肥腫難分,走路的時候雙腳分開、左搖右擺,穿上涼鞋露出肥大的腳掌...... 很是令人慘不忍睹。


誰知自己懷孕後,發覺皮膚變得好了,
即使暫時不能再做彩光facial、激光收細毛孔,依然是容光煥發。有人說陀女兒會因為增加女性荷爾蒙而皮光肉滑、而陀兒子的男性荷爾蒙則使孕婦皮膚粗糙,這是沒有西方醫學根據的。事實上,懷孕期間的孕婦荷爾蒙,本身就會令肌膚滋潤細滑、紅粉菲菲,跟陀仔陀女沒有關係。

另一個驚喜,是我一向嫌自己單薄纖幼的頭髮,竟越來越豐厚濃密。十六週時去理髮,我的髮型師已經察覺到,說:「你的頭髮好像增多了。」懷孕的生理變化,的確會令頭髮減少脫落。沾沾自喜之際,髮型師馬上一盤冷水撥過來:「不過沒關係,你生完孩子就會掉許多頭髮啦!」


現在三十週,人們見我都說我漂亮了,走路敏捷輕盈,一點兒也沒有腹大便便、肥胖腫脹的感覺。真相卻是,我以前引以為傲的小腿,早就腫得自己也不願多看;身體上有些「摺位」,也開始有黑色素積聚。只是我早有心理準備,放棄以往常穿的緊身衣短裙高跟鞋,只穿著深色長褲,寬鬆長身襯衣蓋住「豪華臀」、「麒麟臂」;球鞋必然是把腳形收得纖幼,寧死都不能自暴其短。

另外,護膚程序也一絲不苟。自知道懷孕以來,天天搽大量潤膚液於肚皮、大腿,幸運的是直到現在一條肚紋也沒有。每星期都到纖體公司做產前按摩,隔天就自己按摩臉龐、小腿,以減少水腫。

最重要的是保持儀態。雖然大着肚子走路,自然而然就想駝起背脊、雙腿分開,可是自幼經家裏嚴格訓練,就算多累、身體重心多麼的不平衡,也堅持挺直腰、合着腳坐站走路,寧願動作慢一點,也不能失態。

其實每當感受到肚裏胎兒踢動,那份喜悅真是筆墨難以形容,即使是懷孕期間身形發生的重大變化,產嬰後修身的困難,都已經完全不重要了!(完)



美食醫生

2011年12月10日 星期六

Let's Get Wet

二十六週開始,四日內倒瀉水三次。

第一次,倒了一公升水落沙發旁的電插頭上,上面插滿了電掣。

第二次,倒在意大利黑玻璃餐桌上,發現了精心打磨的桌面邊際,原來可以防止水流落地面。

第三次,睡到半夜想拿床頭的水喝,卻連杯帶水倒到一地都是,把酣睡中的 Eric 嚇醒了。

在懷孕天書 What to Expect when you are Expecting 裏,竟然有一個篇章是關於「手腳笨拙」(Clumsiness)的。

第一句就寫道:「最近我拿什麼都跌,為何我會突然變得如此笨拙?

書中說到了第六個月,孕婦變得 clumsy 是正常不過的事。原因是荷爾蒙令手腳關節的筋腱鬆弛,加上水腫,會令拿東西時的準確度和穩固性大大減低;而懷孕時期的疲累與睡眠不足,也會令集中力下降。

除此之外,肚子漸大使重心轉移,甚至看不到自己腳前的物件,亦讓增加孕婦失去平衡和跌倒的風險。經常從地上拾起自己弄跌的東西,更會令頸、背和膝蓋承受壓力,容易受傷。

因此,書中建議孕婦,盡量避免自己拿易打碎的物品,最好請別人幫忙;走路、上落樓梯、洗澡、爬上爬落,都要格外小心。要有充足休息,工作不要逼得自己太緊,做什麼事都要放慢步伐。而最重要的,是對自己的笨拙有包容心、有幽默感,不要為了倒瀉汽水摔跌花瓶而大發脾氣!

Eric 經常笑我「論論盡盡」,寫這篇文章就是要讓他知道,懷孕導致的生理變化,可以令最靈巧的女人變得雞手鴨腳啊!



美食醫生

2011年12月6日 星期二

揚州早茶

來到揚州必定要嚐試的,是當地的早茶文化。

揚州有句話:「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意思是早上喝早茶吃早點,那是皮膚包着水:晚上洗澡,就是水包着皮膚了。

最出名的遊客熱點是百年老店富春茶樓,可是已淪為流水式作業,本地人是不會去的;他們帶我倆到另一間也是過百年的老字號:冶春花園茶樓








清朝時代的白牆瓦頂建築,依然保存得很光鮮,掛着紅燈籠、小旗幟,充滿古色古香的情懷。可以想像一百年前,人們每清早吸着煙管、攜着鳥籠,熙熙攘攘的來喝茶談天,揚州人一貫優悠的生活態度。




喝的是綠陽春,碧綠,味道淡香,揚州人的口味都是偏淸淡細緻,一如當地人們帶着秀麗詩意的性格。




先每人來一個蟹粉湯包,用飲管吸吮的湯汁沒有太濃蟹味,湯包的粉皮倒是薄薄香香的又有嚼勁,在香港可吃不到如此高水準的。




揚州著名的豆乾絲,切得薄、幼、爽、輕,襯着鹹香微辣的醬油,連平曰不吃豆乾的我也讚不絕口。





一個大蒸籠搬出來,熱烘烘的冒着蒸氣,叫人一見就胃口大增。

雪白圓鼓鼓的是「五丁包」,內有雞丁、荀丁、豬肉丁、
海參丁和蝦仁,味道濃郁豐富,包子的粉皮更是鬆軟香嫩!


蒸餃
裏是豬肉,餃皮煙靳,咬下去肉汁要濺得一尺高。


翡翠燒賣的餡是青菜,上面灑上帶甜味的火腿。





揚州人吃早餐的份量驚人;兩個人通常會吃一大盤滿滿的包子蒸餃,再加三五碟冷菜,一盤水果,還要叫碗黑米粥!因此他們午飯通常比較簡單,下午四、五時就進晚餐,十時許就吃夜宵。




入鄉隨俗,咱們學習揚州人的龐大食量,再來一盤「三丁包」三丁包只有豬、荀、雞丁三款餡料,比五丁包少兩樣,可是味道卻更香更惹味,配合得天衣無縫。原來三丁包才是原本配方,五丁包是後人所創,反而顯得蛇足了。

前一晚「富臨壺院」的精雕細啄晚餐,這清早的「冶春」地道揚州早茶,單是這兩頓佳餚,已叫我倆不枉此行了!(完)


2011年12月1日 星期四

我升職了

之前十月份這麼忙碌,除了因為塞得滿滿的行程表外,還有一個不便告訴別人的原因:要準備升職面試

最近公立醫院人手短缺,為了提高士氣,醫管局承諾凡考獲專科資格的醫生(一般需要受訓最少六年)五年之內能夠晉升。我今年八月才剛獲得病理科專科院士,十一月就升為副顧問醫生(Associate Consultant) 了。




能夠如此幸運,絕非自己所能控制;主要是有英明能幹、照顧下屬的好上司,加上天時地理人和而已。

這個「病理科副顧問醫生」職位是公開招聘的,要接受院長面試。雖然是志在必得,但我也跟以前的大學面試、工作面試一樣,非常認真地準備,務求萬無一失。


虛心學習

面試前兩個月就開始預備。我相信「書中自有黃金屋」,第一件事就到 Amazon.com 細心挑選,購買了五、六本見工升職面試的指南,仔細研讀;有些還是特別針對醫療界工作而寫的。





報名手續

接着要好好整理資料,撰寫個人履歷,準備各種文件。請上司寫推薦信時,除了附上自己履歷外,還應該替他想好信件的內容,寫好要點讓他參考。報名時要看清楚截止日期,報名後要確定人事部收到自己表格,否則要不厭其煩的打電話詢問。


人靠衣裝

面試服飾給人第一個印象,十分重要。由於懷孕令身形不斷改變,加上剛碰着轉季時期,我在這兩個月來共買了四、五套面試衣服最後選了一套黑色西裝套裙;孕婦絲襪、平底皮鞋、工事包等都是特地新買的。面試前數天,還專程去理髮、做純白色的短 gel 指甲,以表示對面試的認真和誠意。


資料搜集

面試有可能問的問題,除了參考書會提供例子外,還要請教有經驗的同事,以及仔細研究招聘內容裏有關職位的描述。然後根據問題,四處搜尋資料作答,包括醫管局的行政指引、自己聯網醫院的最新發展、病理部門應付緊急情況的措施、施政報告內有關醫療的消息、最近醫療事故的新聞、病理界的發展方向等等。

關於自己的事,例如持續進修的計劃、以往工作的成績、曾經遇上的特別個案之類,也要準備得體的答案。


不斷練習

面試時只會問四、五條問題,但我卻準備了幾十題答案,還要中、英語都能夠純熟流利的作答。每天一有空閒,就自言自語地反覆練習,不停改進答案,有時候還會錄音翻聽,改善自己的說話技巧。


最後關鍵

充足的休息可以令人頭腦清醒,增加自信,減少緊張感。面試前兩天我特地請假,放鬆心情;面試當天也要好好安排作息時間。另外,必須弄清楚地點、所需攜帶文件、面試官的人數和身份等,免得臨時慌張。

我非常感謝上天安排我能幸運升職,所以更覺得應該好好珍惜,認真面對;畢竟,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完)

2011年11月21日 星期一

法證先鋒

自從無線播出「法證先鋒III」,許多行外的 auntie uncle 興奮地告訴我,這套劇集拍得非常專業,經常用法證和醫學專有名詞去解釋案情,令觀眾更加了解現實破案程序;而不少年輕朋友也說將來大學也要選修「法證科」。

我聽了啼笑皆非,相信警務人員、律師、法證專家、其他病理科醫生和法醫,也會同樣反應。

無可否認,編導們做了詳盡的資料搜集和專家咨詢,我甚至見到一位法醫前輩在其中一集親自客串。不過為了增加劇情趣味性,故事拍得十分誇張離奇,跟現實有好大一段距離。



從法醫角度看,不合理的情節極多。首先,法醫是很忙的,
以我的好友「法醫貓」為例,平均一個月要做一百個屍體解剖,不可能每個個案都像電視劇中跟警察、法證人員坐在一起開會還要是由法證專家(黎耀祥飾演)主持會議、而不是警方!


事實上,法醫和法證化驗師只會向警方或法庭提交檢查報告,由警察探員們去分析案情。破案是警察的工作和專業,絕對不會有法醫或法證半夜想通案件疑點、而獨自一人摸上案發地點去證實自己的論點的。



另外,法醫是不會親自把報告拿去給警察電視中法醫(張可頤飾)親自把解剖文件送到警局或化驗室、從而邂逅法證人士、傾談案情、順便相約下班去 happy hour,這些是現實生活中不存在的。「法醫貓」做了法醫多年,只是在報告文件上認得某些法證專家的名字,卻從來未見過他們;至於對警務人員也是一個不識,與電視劇裏情若兄弟姊妹大為不同。

劇中有個案件,法醫和法證人員從種種蛛絲馬跡,推論出死者是在家中觸電、迷糊中踢到浴室門檻而跌下暈倒跪低、面孔剛好浸在浴缸的水裏、最後意外溺斃。現實中,法醫怎麼可能從死者手指上的燒傷就肯定觸電是在死前一刻發生?他們如何確定地上痕跡、膝蓋的瘀血,跟死亡有直接關係?即使事實的確如他們所想,在沒有目擊者的情況下,哪有法醫、法證、警察、法官,敢一口咬定死者是如此這般的死法?



其他細節,例如工餘時候仍很「作狀」地用專業名詞討論案情、解剖屍體中途隨手拉低口罩未洗手就撥電話、法醫會直接接觸到案件疑兇或證人,以及有法證人員(陳茵微)中槍做緊急手術、竟然全隊人不去查案、包括法醫都坐在醫院等候她幾小時等,全部都令人難以信服。

再者,香港根本就沒有那麼多兇殺案。法醫、法證專家,工作其實不像戲劇裏精彩刺激啊!(完)




美食醫生

2011年11月20日 星期日

揚州:富臨壺院

富臨壺院是香港富臨酒家(阿一鮑魚)在揚州的分店,王剛大廚打理。王大哥是「阿一」楊貫一的首徒,精通烹調大江南北的美食。富臨壺館是揚州新興的「富豪飯堂」,它使用最頂尖的名貴食材,其中當然包括安徽牧牛湖大閘蟹和水魚

第一次跟 Eric 到來富臨壺院晚飯,被建在清朝時代四合院裏、充滿古代色彩的餐廳深深吸引住了。翻新了的青磚圍牆和瓦片屋頂,透着燈光的古木扇門與紙窗,洋溢在空氣中的酒肉香,即席演奏的古箏樂曲,全部都令我貼切地感受到古代官紳富商到酒樓吃飯玩樂的情景。







園林裏一棵189年樹齡的玉蘭樹,與地上的桂花灌木互相輝映;玉蘭與桂花,對於當地人是「金玉滿堂」的意思。夜色之中,我彷彿真的回到去百多年前,那如夢似幻、詩書禮簪的封建時代。





餐廳專營廣東菜式。不過王大哥特地為我和 Eric 預備了本地淮揚菜,設計了全揚州最精緻的菜單,讓我倆大快耳頤。

揚州人吃飯,是先上水果的,跟廣東人大不相同。







冷盤精彩絕倫。鹽水鵝肉味香甜。蘿蔔絲的白醋調味出色,是吃過中最好的。陳醋海蜇頭皮蛋微辣,海蜇爽脆薄,非香港時常吃到的「橡皮筋」海蜇所能比擬。









文思豆腐羹內的豆腐絲,是把一塊不足兩寸厚的豆腐,用人手切成薄薄的54片,再切成絲,幼細得能穿過針頭!用豆腐水煮成,沒有加入任何調味品,清香舒服,豆腐鮮味淡淡的充斥口腔;配上旁邊炸得香酥鬆脆、卻絲毫不油膩的麻花,剛好。





河蝦仁炒芡實和雨花茶葉
煮得清甜;最特別的是河蝦加上浙醋後,
竟能吃出大閘蟹的味道,感覺折然不同。雨花茶是當地特產,淨飲清淡平凡,可是配合這道菜,卻恰恰能帶出茶葉獨特的香氣。






河蚌獅子頭,是用手切豬肉做成,內裏包含了不少肥豬肉,在湯裏燉了好幾小時,把肥油都逼走了,吃的時候一點也不肥膩,但肉質卻是無比鬆軟可口。新鮮珍珠蚌肉煮成的淸湯,跟豬肉十分合襯。





接着是淮安鱔兒,一味有過百年歷史的揚州菜式,以只有兩寸許長的小黄鱔,拆肉起骨,用類似糖醋般的汁料炒製而成。王大哥說此傳統餸菜嚐的主要是醬汁味道,而黃鱔的鮮甜反而未能突出。







蟹粉津白,用的是牧牛湖雌蟹蟹粉,一打開蓋,蟹膏的鮮香撲鼻湧來。想起早兩天在九龍香格里拉酒店香宮裏吃過的一道「蟹粉東星班球」,那蟹粉不但沒有香味,吃下去更是完全沒有蟹的味道,跟面前這炒得薰香醉人的蟹粉津白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當中分別,牧牛湖蟹粉品質高固然是原因之一,
但更重要的是廚師炒蟹粉的技巧。王大哥說,大閘蟹本來就是極好吃的食材,只適合配生薑或醋;炒蟹粉時只是落了三次醋,每次只幾滴,炒十多分鐘就能揮發出蟹的味道精華;倘若加入其他任何配料,那只是畫蛇添足而已。




最後是農家菜式「麵須」,甜品果醬銀耳,以及花茶








淮揚菜的精萃,是用最普通本地材料,通過廚師的手藝、
工夫和心機,做出千變萬化的風味。一頓好的淮揚菜,倘若有二十個餸菜,就該有二十個不同的味道,絕對不能重複。


這次晚飯,讓我和 Eric 深切地體驗到揚州的飲食,融入了這城市獨有的秀麗氣質,精緻清麗而不過份濃厚豪華;而食物水準之高、賣相之精巧,更是使我倆畢生難忘。唯一的遺憾,是此行只得我們兩個;如此出色的美食,應該起碼要帶一桌子朋友一起品嘗啊!(完)


美食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