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 星期一

婚禮特輯:前言

每個女人都有一個夢想中的婚禮。我也有,可是印象很模糊,不知怎去形容出來,更不懂得籌備實行。幸好我有個能幹又浪漫的老公 Eric,一手策劃了最動人的盛大婚禮,使我成為幸福快樂的新娘子!
趁自己還未老人痴呆,希望能鉅鈿無遺地記錄下婚禮的美麗細節。
「哂命時間」開始。請大家戴上墨鏡、塗太陽油,做足防「哂」措施!

2007年12月24日,我和Eric相識了8個月,答應了他的求婚。結婚日子訂於2009年3月21日,共有1年多的時間準備婚禮,剛剛足夠。

婚紗照
看過朋友們在外國拍的婚紗合照,又漂亮又有風格,可惜們騰不出時間旅行拍照。Spring Wedding 的攝影風格跟我們品味相近,而它獨家攝影的淺水灣酒店亦是我很喜歡的地方,於是們倆便度過了又好玩又疲倦的拍照天!

Eric準備了假車牌 ME321 (們兩人名字開頭的英文字母,以及結婚日期3月21日),貼在拍照的車子上!原本 Eric 也想投得真車牌,可惜早已被其他人擁有了;後來他投了另一個類似的車牌給我用。

另外他還預備了拍照用的花球、Rose 香檳,和訂做了刻上 ME 321的袖口扣。

婚宴場地
牛年雙春兼潤月,3月21日是農曆二月,又是星期六,定是結婚好日子,必須早早預訂晚宴酒席。Eric比較了各大酒店的場地、飲食、價錢,又到現場實地考察。
賓客眾多,們兩家聯婚,至少五、六十席,那時候的選擇只有洲際酒店(Intercontinental Hong Kong)和會議展覽中心。洲際酒店在飲食方面較為擅長,兼具鄰近港鐵,交通方便賓客,所以便選擇洲際了。

註冊典禮
我們不選擇教堂行禮,而安排晚宴前(六時許)在酒店由律師証婚,方便親友觀禮。律師是Eric公司業務一向聘用的趙律師;種種手續當然是由由Eric去安排了。(細節請見後文。)

喜帖
Eric 親自設計了結婚 Logo、喜帖、答謝咭、酒瓶 Label 等等,找專人印製。

婚紗禮服
冠南華訂了一套「大五幅」頭褂,Eric 亦貪玩訂造件馬褂,好讓接新娘時與我襯成一對。
另外,我在 Bliss 造了一套婚紗,以及一件紅色、一件紫色晚裝;Eric 則在 E-wave 訂造三套深色禮服。

化妝
在婚禮雜誌上選擇了 Amy Chai,她與助手整天跟隨我十六小時;另外我也多聘三個化妝髮型師,專替母親姊妹打扮;奶奶小姑則另請平時常用的化妝師。

場地佈置
我們選擇了 Free Concept。通常聘請婚禮佈置公司,顧客最多跟公司開會三、四次;Eric逢有空經過就走去找負責人 Mike 談論,一年以來與 Free Concept 開了十二次會!他細心跟進所有細節,務求 Free Concept 清楚地明白們所需,Eric 自己還想出了許多創新的佈置主意呢。(婚禮佈置細節,將於以後文章詳述。)
Free Concept 同時也負責了我們結婚當天所有的花球、花藍、手花和襟花等。


婚禮攝影
著名的攝影師 Dennis Mok,全日全程拍攝。當然事前Eric也是跟他開了十多次會!
Dennis Mok 和助手當天專注替我倆拍照,所以Eric另外聘請兩位攝影師,於晚宴期間緊跟着老爺奶奶、爸爸媽咪影相,再加上不少熱愛攝影的好友自動請纓,幫咱們留下美好回憶。

婚禮錄影
錄影分為兩隊。一隊是當期最受歡迎的專業婚禮錄影公司 One Shot,由 Ringo替我們拍下整天過程,也會即日製造晚宴上播放的接新娘片段。
另一隊則負責晚宴期間的即場播影。由於宴會場地寬敞人多,們準備了兩個大螢幕,直播台上台下所發生的事情。此安排極是複雜昂貴,由 Eric 好友 Sunny 公司聘請曾製作 TVB 節目的導演和攝製隊伍負責。(婚禮節目細節,將於後文詳述。)
這兩隊人當然也不能幸免,要跟Eric開足十次八次會哩。

音響樂隊
鋼琴王子陳雋騫 Phoebus Chan,是我中學師兄,曾一起在合唱團唱歌彈琴。我們婚禮的音響由他的 PA House 負責,包括音樂播放、鋼琴伴奏及四人爵士樂隊;曲目則由我挑選。

司儀節目
Eamond 是新城電台的專業 DJ,也是 Eric 的多年好友,義務作為們全日司儀;女司儀 Joanne 則是我們禮聘的 Eamond 同事。
晚宴節目的流程和時間安排,當然全部都是 Eric 的精心設計了。(細節請見後文。)

接下來的幾篇網誌,將會記述結婚當天的有趣細節,包括接新娘、場地佈置、節目表演、晚宴佳餚等等,希望各位不要嫌悶啊!

在此先預祝大家兔年有情人終成眷屬,甜甜蜜蜜,幸福快樂!(待續)

2011年1月17日 星期一

契女

對於死因法庭的個案,在進行解剖前,我都會先與死者家屬見面,除了辦理確認遺體手續外,也會跟他們談談,了解他們的想法。
倘若死者本身年老多病,屬於自然病死,家人又沒有投訴,並一致希望可以豁免驗屍解剖的話,只需填好「申請豁免解剖表格」,通常法官都會接納申請而取消解剖。
但是如果死者是年輕猝死,不自然死亡,或家屬對死因有懷疑及投訴,那麼法官豁免解剖的機會便微乎其微了。
(節錄自拙作:江湖追殺令
*********************************

這次死者是個六十多歲阿伯,三年前被確診患上肝癌,卻沒有再在醫院復診跟進。如今腹痛眩暈入院,電腦掃瞄顯視肝臟腫瘤脹大;他拒絕接受手術,留院一星期後死亡,臨床診斷的死因是肝癌爆破出血,沒有可疑。
本來主診醫生打算在死亡証上填上肝癌,但是照顧死者的唯一 「親人」 --死者的契女--卻對醫院有投訴,於是案件便被轉介到死因法庭了。
一般來說,只有跟死者有血源或法律上的親戚關係,才可替他申請豁免解剖。可是此等自然病死的簡單個案,倘若死者完全沒有親人,警員就會聯絡將會替他辦理身後事的朋友或社工,幫助死者申請豁免解剖。
*****************************

這個個案由A醫生負責。他會見完死者的契女後,憤憤不平的回到辦公室。
「阿伯明明有清楚死因,毫無可疑,但他的契女卻無端端要投訴醫院,堅持做解剖。我有滿桌子活人的病理報告未做完呢,還要花上整個上午去聽她毫無根據的申訴。真被她氣死!」
「那契女要投訴什麼?」
「她說自從阿伯患上肝癌,她在內地遍訪名醫,用氣功和草藥等治好了他的肝癌。大陸的醫生說電腦掃瞄顯示肝臟的腫瘤已經完全消失了。她認為這次阿伯的死因不可能是肝癌復發,一定是醫療失誤,要告醫院呀。」A醫生沒好氣地說。
「咱們照的電腦掃瞄及一切化驗結果,都清楚顯示肝癌出血啊,她可以怎樣告?」我們幾個同房病理科醫生,平日眼睛看着顯微鏡,手指打着報告;四張嘴閒着,就什麼事情都討論一番。
A醫生答:「她是個內地新移民,以為吵吵嚷嚷,醫院就會怕麻煩,可能賠償給她。」
「又是一個為博賠償而漠視先人遺體完整的死者家屬。」
「就是嘛……」
*******************************

A醫生忽然 "哈" 的一聲笑出來:「不過那契女臨走時問了我一個很奇怪的問題,她問我阿伯是什麼血型的。我當然是不知道了。」
「人都死了,為什麼還要問血型?莫非她懷疑自己是阿伯的親生女兒?」師妹近來看得多電視連續劇。
「契女年紀有多大?」B醫生問。
「三、四十歲吧。說不定她有了身孕,想知道阿伯是否經手人?」A醫生賤賤格格的笑着說。
「那豈不是亂淪麼?」B醫生年輕,思想比較單純。
「倘若無血源關係,就不是亂淪了。」我說:「還記得艷星陳寶蓮的 "契爺" 黃任中麼?他的十多個所謂 "契女",其實通通是他的女朋友。」
「現在想來,死者跟契女的關係可能真有點曖昧。據她所說,阿伯與她同住。入院之前,阿伯在家中小便時突然身子一軟跌到,契女去扶起他時,褲子都未穿好呢!」A醫生幻想當時情景,又淫笑起來。
****************************

過了一會,師妹說:「阿伯真的沒有妻兒麼?假設契女真的是他的情婦,斷估也不會跟他妻子相熟吧!」
我說:「她甚至可能為了獨佔賠償、或以 "後事辦理人" 的身份去繼承遺產,而瞞着不讓阿伯的親人知道他已經死亡。」
A醫生越想越不對勁。「死者完全沒有親人,本就是契女的一面之詞;警方也可能沒有調查清楚。如果我明天做了解剖之後,忽然有幾個阿伯的血源親人走出來,說要申請豁免解剖,那豈不糟糕?」
A醫生馬上叫人聯絡警察,要他們確定阿伯有沒有親屬。
**************************

下午警察打電話來,說查出阿伯原來有結婚四十年的妻子,二人沒有離異;而且還有兩子一女,全都已長大成人。
警方知道是自己出錯,連聲道歉;馬上追回法庭文件更改,並約好了這些親屬翌日會見A醫生。
至於那契女涉嫌向警方提供虛假資料,警察再去找她,她見事情敗露,便逃之夭夭了。
***************************

第二天A醫生會見阿伯的髮妻和兒女。
「難道你不知道他有肝癌和入院麼?」
「他已經十多年沒有回家了,連仔女也不見。」
問起那個契女,髮妻冷冷的說:「不認識。」
「他在外面有很多女人。你知道男人啦……唉。」
結果髮妻也要求做解剖。她說病房有人看到契女在阿伯臨死前曾餵過他吃不知名的東西,懷疑有人謀財害命,要求深入調查死因--分明是不想輕易放過那位 "契女" ,公報私仇了。
至於阿伯的屍身完整,她和子女們才不在乎呢。
************************

這個故事有兩個教訓
(1)我們病理科醫生,凡是遇到非直系親屬要求替死者解剖(或豁免解剖),必須強烈要求警方去查明死者是否真的沒有妻兒父母兄弟姊妹,以免劏錯屍體(或錯誤豁免解剖)。
(2)阿伯風流成性,結果遺體不被妻子情婦愛惜,一個為財一個為恨,令至自己落得個「死無全屍」的下場。値得與否,那就見人見智了。(完)

2011年1月14日 星期五

道歉啟事

寫BLOG短短4個月,得到各位BLOG友支持,瀏覽人數與日俱增,更得到你們的熱情留言,實在萬分感激

對於每個留言,我都是非常珍惜,亦打算回覆各位的建議。可是我工作的地方難以用中文打字,又不想用英文回應大家精辟的留言,所以只有在下班應酬完畢才能在家裏打中文字。
時間有限,我經常掙扎於該寫網誌還是該回應留言,而且還想遊覽眾BLOG友的大作呢,於是回應留言比較慢,敬希各位體諒!

我心中有許多題材想寫,但是我時間不夠,寫得又慢,唯有請你們耐心等候。
多多支持啊!

2011年1月9日 星期日

葉氏小廚(下)

自從9月寫BLOG以來,在網上認識了不少BLOGGER,其中包括 "lucy家姐",及後才發覺她是是谷大嫂!天下之事何其巧合。
看大嫂的BLOG就知道她不但識飲識食,而且還是烹調高手,葉Sir也曾對我們盛讚大嫂的巧手廚藝。事實上,凡是是家的人都要懂得煮菜烹飪,否則會被逐出家門的!就連是谷的秘書們,也要學會包「是族雲吞」啊。
由於唯靈叔叔是「羊癡」,又難得大嫂在香港,一定要麻煩她做個拿手羊脾,Eric早幾天就將鋪頭賣的紐西蘭南島、全國最南部的急凍羊脾送到大嫂家裏了。

大嫂的焗羊脾。
香軟惹味,不一會就被搶吃光了,大嫂果然利害!連唯靈叔叔也讚不絶口,專揀帶肥肉的地方吃;早知道應叫Eric送多隻大點兒的羊脾給大嫂焗嘛。

跟葉Sir是谷等吃飯,當然不會只吃到餐單上的餸菜;他們想到什麼,就會隨意加入在晚餐裏,一定要賓客吃到捧着大肚子離去為止。
餐單以外的,除了大嫂羊脾,還有糯米釀雞翼
糯米和雞的比例剛剛好,配襯着特制的紅薑醬(切碎紅薑混入卡夫奇妙醬),真是好吃得沒話說。

紅薑醬。

返回餐單,咱們還有紅煎海鷹鯧。用文火慢煎整整45分鐘,少些耐性和對食客的愛心都做不了。香噴噴薄薄的脆外層,咬下去是充滿肉汁的滑溜魚肉,真是幸福的味道哩。

接着是當晚高潮:梅茸一字排
唯靈叔叔教導,一字排骨必須是兩份瘦肉一份肥肉一份骨頭,最要緊的是包着骨頭的那層"依"(薄膜),爽口薄脆才算是上佳;而只有每隻豬中間的幾條豬腩排才能做到這效果,極是難得。市面上許多自稱"一字排"的,其實都是冒牌貨。
葉Sir是煮食達人,熟知豬隻不同部位應該怎樣烹調,故深得豬肉檔老闆們的尊敬,特地留下最靚的真正一字排給他。排骨完全達到唯靈叔的上述要求,咬下去那骨邊薄膜竟是"卜"一聲爆開的,口感實在是好極了。
而那梅子汁更是出色:先用新鮮梅子蒸,以取其鮮;後期再加入台灣梅乾粉,以取其甜。整碟肉排充滿梅子之香甜鮮美,汁液跟白飯是絕配,大家把肉汁白飯吃得點滴不剩。之前吃"是谷紅腩肉"時不取白飯,原來是怕咱們飽了,吃不下這更精采絶侖的梅茸一字排!

薑汁炒豆苗炒生菜
別看炒菜平平無奇,在葉Sir是谷家裏是半點隨便不得。先用薑汁檻欖油煮,菜不能灼得太久,只能逐條在沸水裏「一天一地」轉過,上碟後加上新鮮黑胡椒及檸檬汁,這樣每條菜才可又嫩滑又有鮮味。

大嫂做的拿破侖蛋糕。杧果味,清新甜蜜,味道是一流的;可惜拿破侖蛋糕最好是擠完忌廉後立即食用,放得久就有所遜色了。饒是如此,蛋糕仍然被搶吃一空。這只是大嫂第三次做拿破侖蛋糕,既然仍有改進空間,我們是非常樂意做大嫂的試驗品的,多多益善啊!


法式焦糖燉蛋 Creme Brulee。
怎麼都不能相信是大嫂的兒子親手做的。我用匙羹舀時,見那層完美的焦糖又薄又脆,心情真是興奮極了;燉蛋更是味道香濃,滑不溜"口"!當真是虎"母"無犬子,名師出高徒;須知大嫂自己煮得好吃並不希奇,連兒子都廚藝非凡,才更顯得出她的真功夫。(果然是不擅煮食的要逐出家門啊!)

加上水果巧克力,這次晚餐實在是滿足極了。
我和Eric經常到處品嚐美食,很多人問我最愛哪間餐館。其實無論多昂貴的食肆、精緻的食物、刁鑽的食材,都比不上至親好友肯用心機時間做菜給自己吃,那份人情味道,是天下間最美味最珍貴的。倘若不是跟你感情要好,關懷備至,又怎會願意替自己家裏帶來如此麻煩?要請你到街外吃高級名菜又有何難?
所以我的答案永遠是:「最愛到別人家中吃!」(完)

2011年1月5日 星期三

葉氏小廚(上)

葉Sir是退休中學教師。他真是為人師表的典範,不僅桃李滿門,學生中不乏大律師、大醫生、成功商人、創業家等,而且歷屆學生都對他又敬又愛,每逢周末周日、過時過節都會預他一份,個個待他儼如父輩親人。葉Sir叫大家出來聚會,無人不樂意參與;葉Sir叫大家支持學校活動或各個校友,無人不立即遵從。
我和Eric初認識他們時,見大家對一位退休教師如此愛戴和尊敬,實在是萬分驚訝。跟葉Sir相處久了,發覺他對學生無私真誠、真心希望他們青出於藍,為他們的成功而喜悅;對人通情達理,做事剛直不柯,能以德行服眾;加上見聞廣博,又懂得享受生活,難怪深受學生歡迎,天天都給舊生們圍繞着了。


葉Sir也是個隱世食家。他對飲食的知識、經驗、要求與品味,絶對可以媲美任何食家名廚。他傳說中的高超廚藝,但凡嚐試過的學生都嘖嘖稱奇。他與資深美食家唯靈是好朋友,還有很多著名餐館老闆都是他的至交。受到他的影響,很多學生都成了識飲識食之人,以葉Sir為中心,一班來自不同屆別的校友經常聚首一堂,到處去品嚐美食。
好友是谷、Andy、Kenneth、阿龍等是葉Sir的愛徒。我和Eric雖然不是校友,但卻最愛跟他們吃飯。經我一年來不斷的撒嬌懇求,這晚多得唯靈叔叔一家的面子、葉Sir的疼愛、是谷借出的廚房和傭人,咱們終於得以一嚐傳說中的「葉氏小廚」了!


葉Sir精心安排的菜色,親自用端正小楷寫好了,蓋上自己雕刻的圖章,還把們的名字如貴賓般寫下,單是這份誠意就叫咱們受寵若驚。

先來一碗旗參田七湯。葉Sir用了兩種花旗參煲了一整天,入口先是一陣清新的甘香,喝下去後更有一股參氣從丹田湧將上來,敢情是落了大量的花旗參!回味卻是無比的甜美,舌底生津。如此震撼的湯,竟然能在簡單的家庭廚房嚐到。

鮑錦生菜盞。
餡料用了兩款不同的鮑魚,增加味道和口感層次。為了照顧不同口味的賓客,葉Sir特地安排了一款有芫茜葱、一款走芫茜葱的。
最大秘訣在於包裹餡料的生菜,只取新鮮唐生菜內裏「不見天」部份,最是柔嫩精緻。每片面積不大,連鮑魚餡料一口吃下,遠勝於用整塊粗糙生菜海量渾吃。

文火煎金蠔。
葉Sir跟流浮山漁民相熟,拿到最漁民自家養殖、曬得半乾的肥美金蠔。用文火慢煎大半小時,蜜糖最後加上以防燒焦,極是香甜味濃。

是谷紅腩肉。
「是谷紅」是谷在加州酒莊出産的紅酒,給葉Sir用來做紅燒肉,更顯自家特色。很好吃,只嫌肥肉太少。葉Sir膽固醇間中超標,學生們嚴格規管他每餐不得吃多於三塊肥豬肉;看見葉Sir那可愛又可憐的饞嘴模樣,我又偷偷地夾多一塊給他。

小廚白切肉。
葉Sir和是谷跟大家開玩笑,菜一上桌就嚷:「嘩,你看那肥豬肉,煮得多通透!」連是谷夫人都上了當。原來是又軟又甜的炆蘿蔔

吉品溏心鮑。
為了預備這一餐,葉Sir早三天就開始足不出戶,專心致志的用金華火腿、老雞得材料去炆這吉品鮑魚。最後輕煎步驟,把汁味逼出來,是谷還擔心傭人弄壞了,親自下廚,手勢身影大有師尊風範,不愧為葉Sir首徒。

我長得這麼大的一個人,還從來未嚐過如此「溏心」的鮑魚,那種甜味簡直是鮑魚的最高境界,什麼阿一、富臨也必要靠邊站。吃下的每一口都是烹調者無盡的心意,是當晚最叫我難以忘懷的菜色。

金鈎炒蒜苗。
只選蒜苗最嫩的短短的一段,其餘全部棄掉;金鈎是葉Sir某學生貢獻的上等金華火腿,味道特別濃郁,單是炒一個菜也有不少講究。

香煎竹笙蝦。
葉氏小廚的名菜。我知道葉Sir總有辦法弄到最新鮮的大蝦,卻不知道他怎能用薄薄的竹笙卷着鮮蝦,煎得剛剛好的金黃香脆,而材料又不會分離散開。
順帶一提,加上新鮮檸檬汁更是美味。葉Sir練詠春,手勁強勁,擠檸檬時汁液有如湧泉流水--葉Sir的手比"貴夫人"還要利害!(待續)

2011年1月2日 星期日

病理部私(屍)房菜

病理部的總辦公室(General Office)裏卧虎藏龍,文員小姐太太們原來都是烹飪高手。這天約好在午饍時間舉行華山論劍大食會,互相切磋廚藝。
A醫生、B醫生、師妹和我四人假裝路過,成功地會混入場白吃白喝。
好豐富的盛宴 

W小姐做的沙律,有蟹籽、蟹柳、水蜜桃、蘋果和粟米,清新怡人,下次我也在家試着做。

L醫生家中女傭做的"加多加多"。印尼特色的沙律,有白煮蛋、薯仔、豆乾、青瓜、紅白蘿蔔等,乍聽好像風馬牛不相及材料,配上特製醬汁,竟然是意想不到的好吃。

P小姐菠蘿腸仔--大食會必備之物。

別少看了P小姐,她還做了蜜糖雞翼可樂雞翼,非常滋味呢!

雞翼乃是大食會常客。大師 J先生也弄了鹵水雞翼,還有鹵水鴨舌、牛脷、豬頸肉、雞腎

J大師那天早上請假,為的是我們的口福,親手包春卷、炸蝦球給眾人吃!!

炒金邊粉也是 J大師的傑作。J大師其實不是General Office 的人,General Office 死命邀請化驗室的 J大師參與大食會,果然有其緣故。

L先生帶來的龍蝦丸,巨型圓滾滾的十分可愛。

M小姐做了咖喱雞。原本是拿手菜,可惜因買不到新鮮雞而用了雪雞,影響了味道。

M小姐不忿,於是另外做了個鹵水鴨舌,比 J大師弄的還要入味多一倍,大家有口福了。

A小姐做了兩大盤臘肉炒芥蘭,為整個派對提供了足夠的蔬菜,造福人羣。

賢良淑德的M秘書一向是美女廚神,平日常做甜品給咱們吃。今次她把千層麵(lasagna)在家裏煮得半熟,帶回醫院後再放上厚厚一層芝士,在病理部廚房那細小簡陋的焗爐再多焗45分鐘,香氣溢滿整個化驗室!色、香、味俱全,水準是專業層次的。

S小姐煮熱了又香又濃的南瓜湯,聖誕節喝這湯,非常有氣氛哩。

最後有A小姐牛奶布甸,伴鮮士多啤梨醬。牛奶布甸滑溜無比,混了香香的雲呢拿條,上面還用巧克力寫上各人的名字,很有心思。A小姐那天早上離家時,發覺巧克力還未乾,用風筒把大家的名字吹乾了。

美食醫生經常跟老公到不同的著名餐館,品嚐名廚手藝美酒佳餚,其實最愛吃的,還是至親好友親自下廚、充滿人情味的餸菜。

咱們忽發奇想,不如讓虧蝕連年的病理部結業,大家寓興趣於工作,發揮眾人天賦才華,把部門改為私(屍)房菜。菜館名稱都想好了,甚有氣勢,不過渉及一位高級醫生的花名,不便在此透露。
醫生的房間改為貴賓房,提供卡拉OK及麻雀耍樂;化驗室裏抽氣系統完善,大刀砧板齊備(本是用來切器官的)(病理科醫生的工作,詳見"病理科醫生"一文 ),改建為廚房殮房有的是雪櫃(放屍體用),要儲存大量蔬果凍肉絶對不是問題。


平日手術室送來的人體器官,都是浸在福爾馬林(formalin)裏消毒防菌的;長時間會令液體和器官變成深棕色,有如鹵水食品般,故化驗室裏收藏大量器官標本的房間,被戲稱為「鹵味房」--所以咱們「病理部的鹵味」是一向遠近馳名的,可以以鹵味作為招牌菜!
從此醫院職員無須再受飯堂裏千篇一律的食物折磨。General office廚師們的手藝,遠遠勝過飯堂的水準,界時咱們準能大大的賺一筆,解決部門資金不足的問題。


做夢到此為止。

下一次大食會暫定於四月,好讓被交換到丙醫院的我能來得及參與(詳見"四個男醫生"一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