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日 星期三

接新娘

2009年3月21日,是我和Eric的大喜日子。
大妗姊八個姊妹Amy Chai 等五個化妝髮型師、攝影師 Dennis Mok 與助手、以及錄影師Ringo,在早上6時許就到達我父母的家。
有經驗的讀者都知道,攝影師在時間尚早、無所事事的時候,通常都會拍下一大堆金器首飾、喜慶佈置的照片。

錄影師 Ringo,清晨來到拍攝接新娘片段,剪輯後在當晚婚宴中播出,勞苦功高。


Eric那邊廂,八個兄弟與幾名攝影錄影師,還有司儀 Eamond、助手文公子等,準時從男家出發迎接新娘。
洲際酒店的花車 Bentley ME 3833Free Concept 用了上百朵新鮮粉紅玫瑰佈置之後,竟然沒有拍下照片,罪大惡極!


Eric的八位兄弟,大都是跟他相識十多年的老同學,眾人互相非常熟稔,大部份都已成家立室。

我年紀比Eric小得多,女友大多年輕尷尬,只怕難以與Eric的兄弟打成一片;因此我邀請了兄弟團的妻子女友做我的姊妹,肯定可以玩新郎玩得更盡興,無需手下留情!
八位姊妹當中,包括了我的親妹妹和兩位醫學院同學;雖然有些已為人婦,但個個都貌美如花,艷麗出眾。

Free Concept 早上送來各人用的手花和襟花。




Eric帶來給我的粉紅牡丹的花球
他們還做了一個道具巨型咪高峰,令拍攝內容更豐富多彩。

玩新郎項目全由姊妹們(則兄弟團的妻子們)負責。攝影錄影師們建議內容最好色彩繽紛,動作多過對話,因此姊妹們絞盡腦汁,花心思預備製作了大量道具,令整個接新娘過程熱鬧非常。

遊戲分"德、智、體、美"四個環節,考驗 Eric 是否一個好丈夫。第一環節「德」要煮一份早餐,Eric 與他的朋友都是識食識煮之人,當然難不到他們。

Omelette 煮得有板有眼,還有新鮮果汁,順利合格。

心細如塵的姊妹們做了"Pass"和"Fail"的牌子。

第二條題目考「智」,要 Eric 以們倆的名字,用英文寫出一些讚美新娘子的說話。
姊妹們早上6時,捧着這精美的特製巨型膠板上來我家,上印有我和Eric的婚紗合照,教我怎能不感動!

Eric 和兄弟文化水平低落,只寫了點見不得人的簡單英語,大大聲聲的讀出來。

實在是強差人意,連預先準備的牛津字典都沒翻過,不合格

第三個遊戲「體」是體育,先穿上紅彤彤的孖煙囪;姊妹們用盡一切辦法增加鏡頭前的色彩。

用瑜伽動作做出 L O V E 四個英文字母,兄弟們兩脅插刀,拼命上陣。

做得不錯,合格!

第四關是「美」--美術,考究歌藝。Eric 唱出許冠傑的名曲"錫哂你",兄弟伴唱,還有個兄弟要戴上我樣子的紙牌面具,與 Eric扮得情深款款的樣子;現在寫起來都想作嘔。

"德智體美"四關一過,每人一顆朱古力、一件 Wasabi 檸檬三文治、一杯廿四味,寓意"甜酸苦辣"一起度過。

終於接到新娘了,皆大歡喜。向父母和長輩奉茶。

大姈姐和兄弟姊妹跟着我倆到了男家,親友熱烈歡迎。

向老爺奶奶和男家親人奉茶。


順帶一提,大姈姐是母親好友;她的丈夫女兒女婿也參與咱們婚禮,兩個可愛的外孫更是我們的花仔呢!整家人全力支持,這份情誼可真不淺。

最左邊是攝影師 Dennis Mok,條子恤衫是錄影師 Ringo,其他黑衣的都是助手。們要求所有工作人員,包括化妝髮型師、音響人員及場地佈置人員等,一律黑衣黑褲黑鞋,看起來更整齊。

拍完大合照,眾人就到附近會所預訂貴賓房吃午飯,然後到酒店去。
Eric和我坐洲際酒店的 Benley ME3833;老爺奶奶、父親母親、小姑姑爺、大姈姐一家,各乘自己坐駕;兩個兄弟各有車子去接載花仔花女;另有一輛大巴載着其他兄弟姊妹、司儀、工作人員等。浩浩盪盪,Eric把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條。(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