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8日 星期二

沒有醜的女人(二)

承接上篇 <沒有醜的女人 >,先講講如何改善身體髮膚,令自己變得更有異性緣

我不是扮靚專家,只是一些粗淺的經驗心得,拋磚引玉,歡迎各位交流。
有Blog友提出,「錢」是改善外貌中不可或缺的,這點我絕對同意,所以自己經常鼓勵姊妹們努力賺錢,發展事業。不過,除了金錢外,正確的方向、以及持之以恒的決心,也是成功的要點。
最基本的方向,就是緊記男人都希望娶個 “像女人的女人 做終身伴侶。

1. 頭髮
大部份男人都喜歡女人的頭髮有點兒長度,並且可以讓手指在髮間滑過;因此想吸引多數的異性,頭髮就不要剪得太短,要清潔順滑無頭皮,不要用太多的噴髮膠。
緊記髮質比髮型重要,所以電髮染髮前要想清楚;每星期自己在家中焗油,又經濟又有效。
髮型要間中改變一下,即使放散長髮是令你最好看,偶然都要束起馬尾或紮個髻子,讓男人覺得有新鮮感。我認為花錢找高級而有經驗的髮型師替自己設計髮型,是値得的投資。

2. 皮膚
所謂「一白遮三醜」,白晰嫩滑的肌膚,令人眼前一亮,也能使自己看來年輕。
任何皮膚科醫生都會告訴你,「紫外光」是肌膚的最大敵人,不但令膚色變黑,更重要的是會讓皮膚老化,即使使用多昂貴的護膚品也無可逆轉。所以要認真保護皮膚,必須避免陽光照射。喜歡戶外及水上活動的女仕們,就要自己衡量取捨了!
另一樣皮膚大敵,是「熬夜」。我當初選擇做病理科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不用熬夜。過了二十歲,倘若時常通宵,就算之後睡足一整天,做多少個骨膠元面膜,吃幾多補品,都無法消除已出現的皺紋。
至於我自己,除了經常打傘遮擋太陽、爭取睡眠、買護膚品花錢從不手軟之外,還會每個月燉水魚湯養顏補身。Eric 獨家經營牧牛湖野生水魚(見 < 牧牛湖增肥之旅--湖畔午饍 >),是全香港可以買到的最優質水魚,除了味道鮮美、滋陰補腎外,還充滿着豐富的骨膠元,吃後肌膚潤滑富彈性呢!
順帶一提,牙齒指甲都是不能忽視的。牙齒清潔
、矯型、美白等,應做就要做;指甲趾甲要定期修剪,不可有黑邊、或半脫落的指甲油。
(我自己則每三星期做一次 gel 甲,不會刮花或斷裂。)

下篇繼續談化妝衣著,敬請留意。(待續)

2011年6月23日 星期四

志蓮淨苑

常聽說志蓮淨苑的齋菜如何好吃,終於有機會嚐試。

還是跟志蓮的熟人去的,結果大失所望。



八人套餐,前菜有紮蹄、豆角紅菜頭沙律,廚藝與賣相一般,乏善足陳。





巴楚菇燉湯。草菇令湯水甜美,可是味道單寡,缺乏變化。




珍菌薄豆腐煲。




咖喱角配炸釀南瓜,幸好不油膩。




翡翠如意角,只是腐皮包着雜菜而已。




露筍醬爆直菇。




金絲扒時蔬。




石菌炒飯,菌味香濃,炒得乾爽煙韌,是整晚唯一好吃的菜色。




牛肝菌燴手趕麫是另加的。牛肝菌素來有種特殊滋味,配上滑溜的手製麫條,都算不錯。




還有個菌醬忌廉焗三寶,忘記拍照,是類似濃郁蘑菇忌廉湯浸着蔬菜腐皮,焗得燙熱的上桌。

馬荳糕。




生果拼盤。



雖然餸菜不多,而且全部是清淡的素菜,但是離開餐廳時,大家的肚子都是意想不到的飽。

志蓮淨苑的齋菜新鮮、少油、味道中規中矩,倘若平時吃頓簡單午餐,這裏算是不錯的選擇;只是價錢稍嫌昂貴。(完)

2011年6月21日 星期二

沒有醜的女人

BLOG 友建議我寫女人如何 “修身,吸引優質男仕,增加嫁得出的機會。
要自我增值,第一件事是改善外表
有些女仕聽到此處立即嗤之以鼻,認為只有膚淺的男人才會注意女人是否漂亮。
事實上,「好色而慕少艾」乃是大自然法則,雄性總想尋找漂亮年輕的雌性,繁殖健康好看的下一代。
而更重要的是,女人把自己打扮得整整齊齊、光彩照人,是愛惜自己、積極生活的表現;認真考慮婚姻的男仕,當然會想找個懂得打理好自己的女性做妻子吧!


有人會說:樣貌身材由天定;事實上,美麗九成是靠後天的Judy 是中學時公認的校花,穿着校服、束起馬尾、不施脂粉的時候,誰都不及她美。後來出來社會工作,其他女孩子漸漸學會化妝打扮、護膚保養,變得越來越漂亮;但是 Judy 卻專注事業,對修飾外表毫無興趣。重聚時,大家驚見以前的女神 Judy 已變得平平無奇,遠不及其他會打扮的女孩子那樣明豔照人。
「世間上沒有醜的女人,只有懶的女人」,這句話實在是至理名言。只要肯努力,花點心思,所有人都會變得更漂亮!


在埋怨上天把你生得五官不正、又矮又肥之前,先問自己有否盡力在以下幾方面下功夫,用後天的努力去改進外貌:
1.      頭髮
2.      皮膚
3.      身形
4.      化妝
5.      衣著
6.      儀態
(下篇再詳細描寫這六項)
只要努力做好這幾點,每個女人都不會醜得到哪裏去,也會讓別人看得出你是個對自己負責任、對生命有要求的出色女子。(待續)

2011年6月18日 星期六

激光矯視手術 (LASIK)

每逢看見帶眼鏡的年輕女性朋友,我都會說:「做LASIK吧。」

LASIK 全名是 Laser-Assisted In-Situ Keratomileusis。眼科醫生用微型角膜切割器或激光無刀切割,薄薄的切出角膜的最表層,把它像書頁般的翻開;然後用激光削去少量角膜組織,以改變其弧度;最後把表層蓋回,無需縫針,表層組織就會自動聯合。

LASIK 常見的後遺症,主要是畏光、眼睛乾澀、視力不穩、夜間視力不良、看見光暈等小問題。至於較嚴重的,如表層移位、細菌感染,甚至失明,則非常罕見。

然而,由於四十歲起就可以開始有老花,遲早要配戴老花眼鏡,所以一般建議在二十至三十歲左右做LASIK,太遲便沒有意思了。

我從小就是書蟲一名,因為太愛閱讀,由小學三年級起,臉上就掛着一副厚厚的眼鏡;隨着年歲增長,眼鏡的厚度也與日俱增。我的眼睛不算很美,卻是自幼被叫作「大眼 dic doc」(諧音),長期被鏡片遮住很是可惜。

到了高中,開始戴隱形眼鏡,可是始終不方便,戴上除下經常會不見了鏡片;整天用着,眼睛會容易疲憊,對雙眼健康也不好,一不小心受細菌感染,既危險又辛苦。最要緊的,就是無法在心儀的男孩子(們)前,長時間保持最佳狀態,心中極是羨慕不需戴眼鏡的女孩,即使她們的眼睛不及我的好看。

醫學院三年級暑假,我曾在養和醫院眼科學習了一個月。養和醫院的眼科是全港著名的,我看着幾位出色的醫生每天都做十個八個LASIK手術,成功機會率是百份之一百,對他們的技術信心十足。做實習醫生時,便請假一星期,到養和醫院找相熟醫生做了激光矯視,六百多度近視和一百度散光,立刻蕩然無存,也沒有任何後遺症。從此每天早晨一睜開雙眼,房間景物清晰分明,重拾久遺了十多年的視力,那種幸福喜悅的感覺,真是筆墨難以形容。

有人指出,許多眼科醫生自己都不接受LASIK手術,可見LASIK實在有一定風險。事實上,很多病理科的醫生不願做激光矯視的原因,也是怕手術出錯以致眼睛受損,尤其咱們是靠雙眼謀生的(看顯微鏡)。

我個人的看法是,大部份醫生都是緊慎小心的人,而且以事業為重,不會為恢復視力而讓工作能力冒險。我自己本來就是個非一般醫生,膽上生毛,兼認為身為女子美貌大過天,再加上曾經多次目睹眼科醫生的高明醫術,對LASIK的安全性深信不疑。樂天的我會這樣告訴同事:「即使手術失敗弄壞了一隻眼睛,總不會連另一隻眼睛都弄瞎吧!

歸根究底,還是要看每個人衡量什麼對自己比較重要。我很慶幸做了LASIK,它帶給我的快樂和生活上的方便,絶對是値得我冒其手術風險的。你也自己衡量一下吧!

2011年6月13日 星期一

瘋狂拉麫日

上星期五特地請了一整天假,去吃拉麫


行程是中午入粉嶺品嚐爵士拉麫,小休後到中環吃豚王拉麫做下午茶,比較一下這兩間近期享負盛名、排隊排到隔離街的拉麫店。

之前已試過豚王,那滋味叫我難以忘懷;這次也抱着很大的期望去嚐試爵士拉麫。


12:30 爵士拉麫

那是一間位於粉嶺聯和墟的小店,店主兼拉麫師父是北海道人,據說能煮出純正北海道風味。每星期只營業五天,每天只做四、五個小時,還經常不定期地放假;不設預訂留位,必須在鋪外排隊輪候,吃完不准加單,跟「豚王」一樣好大的架子!










我們五個人叫了八碗麵。東京醬油湯底拉麫,份量十足;可惜湯底味道一般,沒有特別之處。






麫條是北海道式的,金黃色,頗是煙韌彈牙。






札幌味噌湯底是最好吃的,比較濃郁惹味。






冷麫材料豐富,色彩繽紛,麫條跟拉麫的一樣;咱們五人共同分享了一大碗。






小食要了炸雞翼,外皮脆卜卜、熱呼呼的,非常好吃。






炸年糕可以蘸醬汁吃,或浸在麫湯裏更佳;不過單是拉麫已經很多了,加上年糕就太飽肚哩!






炸豆腐口感粗糙,算是失敗之作。





整體而言,對爵士拉麫有點失望,它跟真正北海道的拉麫相差太遠,毫無令人驚喜之處。坊間買得到的急凍北海道拉麫,不論湯底還是麫條,都可以做到相似效果。





爵士拉麫並非不好吃,價錢亦算公道;只是倘若要特地山長水遠走到粉嶺、排隊等候吃此拉麫,我們就認為不值得了!



14:30 中途小食

拉麫叫我們有點遺憾,雖然肚子飽了,心裏仍未滿足。眼見粉嶺聯和墟有不少食店,便順道買了些零食,填補心中的「空虛感」:

粉嶺羣記豬手是非常出名的,筋肉均勻,炆得嫩滑入味。






某小店買到的舊式南瓜批及合桃批,賣相和味道都.......... 很舊式。






車子經過灣仔譚臣道的「悅香飯店」,興之所致買了隻白切雞,竟是說不出的鮮香味美,而且外賣的包裝方便得體,老字號果然是靠得住!






16:00 豚王拉麫

下午四時,又再出發,到中環的豚王吃拉麫。不是最旺時間,無須等候多久就有座位了。






這是我的點菜單。






豚王的拉麫真真是不同凡響!如前文 <豚王> 所述,濃厚香甜的豬骨湯底,叫人一試難忘;麫條是九州式的偏白色軟身拉麫,麥味清新。

我們四人索性試匀所有味道,共要了六碗拉麫。


豚王。





翠王。





墨王。





赤王。






縱使之前已經很飽了,縱使三十多下的高温之下大汗淋漓,依然是吃得香甜暢快,之前在爵士拉麫的那種失落感一掃而空!






19:00 COVA 晚餐

當天好友 Lawrance 夫婦邀請我和 Eric 到銅鑼灣 Cova 晚膳,他們盛意拳拳,我倆即使吃了許多拉麫,就算飽死都要赴約。

Cova 食物不俗,賣相更是一流。

前菜蟹肉青瓜。





煎帶子、巴馬火腿及天婦羅鮮蝦。





黑松露菌意粉。有好多香噴噴的黑松露啊!







我的主菜香煎海鱸魚。





Eric 的主菜煎茄子包澳洲羊扒,非常好吃。





開了一支82年的 Chateau Lafon-Rochet。





草莓雪芭,用乾冰凍着。





需要預訂的檸檬雪芳蛋糕,清新而不膩,香甜中帶着微酸,是很適合夏天的開胃甜品。










最後是甜麫包蘸着甜酒,結束了這一日瘋狂忘我拼死美食的壯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