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8日 星期六

激光矯視手術 (LASIK)

每逢看見帶眼鏡的年輕女性朋友,我都會說:「做LASIK吧。」

LASIK 全名是 Laser-Assisted In-Situ Keratomileusis。眼科醫生用微型角膜切割器或激光無刀切割,薄薄的切出角膜的最表層,把它像書頁般的翻開;然後用激光削去少量角膜組織,以改變其弧度;最後把表層蓋回,無需縫針,表層組織就會自動聯合。

LASIK 常見的後遺症,主要是畏光、眼睛乾澀、視力不穩、夜間視力不良、看見光暈等小問題。至於較嚴重的,如表層移位、細菌感染,甚至失明,則非常罕見。

然而,由於四十歲起就可以開始有老花,遲早要配戴老花眼鏡,所以一般建議在二十至三十歲左右做LASIK,太遲便沒有意思了。

我從小就是書蟲一名,因為太愛閱讀,由小學三年級起,臉上就掛着一副厚厚的眼鏡;隨着年歲增長,眼鏡的厚度也與日俱增。我的眼睛不算很美,卻是自幼被叫作「大眼 dic doc」(諧音),長期被鏡片遮住很是可惜。

到了高中,開始戴隱形眼鏡,可是始終不方便,戴上除下經常會不見了鏡片;整天用着,眼睛會容易疲憊,對雙眼健康也不好,一不小心受細菌感染,既危險又辛苦。最要緊的,就是無法在心儀的男孩子(們)前,長時間保持最佳狀態,心中極是羨慕不需戴眼鏡的女孩,即使她們的眼睛不及我的好看。

醫學院三年級暑假,我曾在養和醫院眼科學習了一個月。養和醫院的眼科是全港著名的,我看着幾位出色的醫生每天都做十個八個LASIK手術,成功機會率是百份之一百,對他們的技術信心十足。做實習醫生時,便請假一星期,到養和醫院找相熟醫生做了激光矯視,六百多度近視和一百度散光,立刻蕩然無存,也沒有任何後遺症。從此每天早晨一睜開雙眼,房間景物清晰分明,重拾久遺了十多年的視力,那種幸福喜悅的感覺,真是筆墨難以形容。

有人指出,許多眼科醫生自己都不接受LASIK手術,可見LASIK實在有一定風險。事實上,很多病理科的醫生不願做激光矯視的原因,也是怕手術出錯以致眼睛受損,尤其咱們是靠雙眼謀生的(看顯微鏡)。

我個人的看法是,大部份醫生都是緊慎小心的人,而且以事業為重,不會為恢復視力而讓工作能力冒險。我自己本來就是個非一般醫生,膽上生毛,兼認為身為女子美貌大過天,再加上曾經多次目睹眼科醫生的高明醫術,對LASIK的安全性深信不疑。樂天的我會這樣告訴同事:「即使手術失敗弄壞了一隻眼睛,總不會連另一隻眼睛都弄瞎吧!

歸根究底,還是要看每個人衡量什麼對自己比較重要。我很慶幸做了LASIK,它帶給我的快樂和生活上的方便,絶對是値得我冒其手術風險的。你也自己衡量一下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