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7日 星期六

要脅勿投訴,拖發死亡證?

上星期讀到一則新聞:「屯門醫生恐嚇拖發死亡證,婦人心臟病發亡,家屬遭要脅勿投訴」。單看標題嚇了一跳,心想今時今日竟有如此缺乏醫德的同僚;細看內文卻發現完全不是那回事:


「一名61歲婦人因急性心臟病發被送到屯門醫院搶救,病情一度穩定,主診醫生亦形容情况「幾好」。惟出院前一晚,婦人突然死亡,家人向主診醫生追問為何病情急轉直下,詎料對方表示,若家人投訴他,個案會轉介死因裁判官進行死因調查,死亡證隨時拖上一年半載才簽發,影響身後事。家人不滿醫生威嚇不簽死亡證,除向醫院投訴,並考慮向醫委會投訴。」


到底有否醫療失誤導致病人死亡,不知詳情不敢評論。然而,主診醫生告訴家屬有關投訴、死因裁判庭、遲出死亡證、延後身後事等,卻絕對是職責所在、合情合理、完全沒有威脅成份可言。家屬在親人突然離世的憤怒和悲傷下,產生誤會而胡亂投訴,情有可愿但對醫生甚不公平;而傳媒用如此標題扭曲事件、嘩眾取寵,卻是毫無職業道德。


在死者突然死亡、死因不明或不自然、涉及手術或醫療失誤等等的個案,法律上必須轉介死因裁判官由法官頒發解剖令,然後由我們這些病理科醫生替死者進行驗屍解剖。事後由法庭批出的死亡證(不是由醫生簽發)通常要一至六個月後才能拿到。而見病理科醫生和法官、驗屍解剖或申請豁免解剖等程序,也會使身後事的處理延遲二至五天


像上述個案,倘若死因明確沒有可疑,主診醫生可以以「心肌梗塞」作為死因,立即簽發死亡證。但既然家屬投訴,即表示有人懷疑涉及醫療失誤,個案亦應該轉介死因庭處理;有一份完整的死因調查報告,還可能對將來訴訟的家屬有利。主診醫生基於法律而轉介個案,告訴家屬轉介的原因和影響,反而被「砌生豬肉」,被指是威脅家屬不要投訴;現今社會上蠻橫無理的人真是越來越多了 


作為病理科醫生,不時遇見死者家屬對死因有質疑、對醫護人員或醫療程序不滿而準備大興訴訟,但又不願意進行解剖調查死因,往往在我辦公室裏大吵大鬧,甚至對咱們作出各種恐嚇。最後讓他們親自與法官見面傾談,法官也是會直截了當的告訴他們:「要麼就不投訴,要麼就做解剖」


明明知道規矩如此,有些家屬仍想蠻不講理「搏大霧」,故意曲解醫護人員的說話,企圖用吵鬧、投訴和傳媒扭曲事實來達到自己目的,究竟誰才是真正的「要脅者」呢?(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