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1日 星期二

女兒的名字

未懷孕時,有空就會想想將來替孩子改什麼名字。

這並非易事。不想要太多人用的英文名,又不要太過偏門,不要沒有意思的名字,不要宗教色彩太濃;最好是獨特、易記,又有些典故。

朋友之中,我最喜歡 Apollo 和 Phoebus 兩個名字,都是指希臘神話中的太陽神阿波羅,象徵光明、真理、治療、音樂、詩歌等等,不但名稱有意義,而且聽起來很「型」,令人印象深刻。他們是我中學時的師兄,兩人都從事音樂事業,Apollo 是出色的年輕古典音樂指揮家和演唱家,Phoebus 就是香港人熟悉的海港城「鋼琴王子」陳雋騫了。

我跟 Eric 説:「不如孩子將來改希臘神話人物的名字吧。」

還未懷孕,Eric 沒有想過改名,隨口說:「好呀。」

我查經據典:「倘若是男孩,有太陽神 Apollo 和 Phoebus;Mars / Ares 是戰神,代表勇猛、紀律、勝利;Hermes 象徵敏捷、靈活。女孩的名字就更多了:月亮女神 Artemis / Diana 代表貞潔、狩獵、勇敢;Athena 是智慧女神;Aphrodite / Venus 象徵愛和美......」

Eric 對這些都沒興趣,突然問道:「希臘有沒有"食神"?不如改"食神"的名啦!」

不愧是出名饞嘴的 Eric。我沒好氣:「希臘神話是沒有食神的,酒神倒有一個,叫 Dionysus。」

Eric 很滿意:「如果生男孩,就叫 "酒神" 吧。」

結果是女孩子,又要從頭傷腦筋。Athena、Diana 和 Venus 都比較普遍,Artemis 讀起來又有點別扭,最後選了 Ceres 這個名字(讀音 "See-rees")。

Ceres 是拉丁文(希臘名字是 Demeter),希臘奧林匹克女神之一,代表農業、收成、五穀、婚姻等等;英文字 "cereals" 就是出自 Ceres。Eric 從事食品、食材生意,其中凍肉、大閘蟹、淡水河鮮、北海道海產,與農業息息相關。Ceres 這名字簡短易記又獨特,雖然新朋友可能會有各式各樣讀音,總之她知道別人在叫她就可以了。

希望女兒喜歡這個名字吧!(完) 

美食醫生

2012年1月27日 星期五

二人世界最後衝刺記

女兒快出生了。受到各位有經驗人仕的警告和忠告,知道二人世界將一去不復返。細心的 Eric 特地推卻了大部分應酬,希望在囡囡出生(1月30日)之前,與我盡量享受多點浪漫生活。

1月13日
到電影院看「大魔術師」。



1月14日


推卻飯局,二人到法國私房菜 Le Mieux Bistro 晚膳,大廚 Ricky 為我們預備了三道甜品,甜甜蜜蜜。




1月15日


到洲際酒店的 Spoon 享受浪漫燭光晚餐。






1月20日


又到戲院看「慈善星輝布公仔」,
我倆一向都喜歡狄士尼兒童歌舞片。不過電影最精彩部分並不 Muppets 的故事,而是一開始加插的 Toy Story 搞笑片段!



1月21日


早上結伴見婦產科醫生,照4D超聲波時囡囡用手遮住面龐,
怎麼都不肯露面,非常不合作。
下午到家附近的年宵巿場行花巿,買了幾束銀柳,有銀又有樓!
晚上到尖沙咀凱悅酒店 Hugo 吃燭光晚餐。(見前文「 Hugo 燭光晚餐 」)



除了以上,我們會結伴到處去添置嬰兒或家居用品,無事就留在家裡,吃外賣、煎蘿蔔糕等,又看 DVD。

這些節目,令我們好像回到初相識時拍拖的日子。結婚以後,我倆的社交圈子擴張極快,天天應酬,夜夜笙歌,兩人獨處的時間越來越少。而未來十多年,也將會是充滿孩子笑聲的生活,所以趁現在真的要好好享受和珍惜二人世界呢!(完)


美食醫生

2012年1月24日 星期二

女兒像誰


懷孕時,每次到尹醫生診所復診,他都花不少時間替我照超聲波,
仔細量度胎兒的頭圍、肚圍、大腿骨長度,以及體重。

一直以來,BB 的頭圍都屬中等,肚腩偏大,腿骨卻很長,體重比中位數超出兩星期,明顯像 Eric 的身形。

後來照4D 超聲波,我們看來模糊不清,尹醫生卻一口咬定跟 Eric 一個餅印,說:「相信我,我看得多有經驗,囡囡跟爹吔一模一樣!

告訴親戚朋友,他們唯唯諾諾地點頭,臉上卻不禁流露出「金趐大鑊鳥」的眼神,心想女兒樣子似美食醫生還可,倘若生得像 Eric 的話 ......  

事實上,科學家發現大部份哺乳類動物,初生嬰兒不論男女,模樣大都跟父親相似,目的是令雄性對牠產生感情,捨不得離開,會留下保護雌性和幼兒,為牠們覓食。這是大自然裏生物進化過程中演變出來的規律,非常有趣,人類也不例外。

身邊有許多朋友的女兒出生時極像父親,隨著年紀越大就越似母親。我自己就是一個例子,長大後的樣貌跟母親年輕時幾乎一模一樣,拿著她以前的照片,別人都以為是我呢!所以我很相信女兒將來一定會跟我一個餅印,真的一點都不擔心(奸笑)。

其實,女兒生得像 Eric 也好啊,最好遺傳他的兩個大梨渦,笑起上來格外好看!  (完) 


美食醫生

2012年1月22日 星期日

Hugo 燭光晚餐

二人世界之最後衝刺,其中一晩到尖沙咀凱悅酒店的 Hugo -- 城中享負盛名的老字號西餐廳。

Eric 點了 Hugo 最著名的生牛肉他他,以及香煎鰈魚(Dover Sole)。懷孕不能吃生牛肉的我,則要傳統六道菜的 Hugo's Dinner。

紅酒是 2004 Brunello di Montalcino




生牛肉他他用美國牛柳、水瓜柳、小黃瓜、洋蔥、白蘭地及各種調味料,在桌子前即席準備,並因應食客的個人口味作出調教。






我的頭盤是蘇格蘭煙三文魚




熱盤是煎鵝肝。煎鵝肝最緊要是細心耐性,這道菜水準很高。




法式洋蔥湯,芝士烤得香噴噴。




我的法國鱸魚柳配香檳黑松露菌汁,出奇地嫰滑好吃。





主菜是法式胡椒牛柳扒。上面鋪滿黑胡椒,只吃到辛辣的胡椒味,卻沒有一點牛柳的香味,叫人失望。




Eric 的 Dover Sole,味道不過如此,比較起我們常光顧的喜來登酒店 Oyster and Wine Bar 那又大條又香嫰的全條 Dover Sole,實在是天差地遠。








甜品能否拉高平均分呢?

我的甜品是焗朱古力梳乎厘,配橙酒汁和朱古力干邑汁整體來說還不錯,朱古力味極重,罪惡感也很強!




另一個甜點是法式薄餅 (crepe) 配金萬利橙酒汁及雲呢拿雪糕,也是即席在餐桌前煎製。鮮橙和酒汁的味道無懈可擊,可是 crepe 是預先做好的,軟綿綿,口感極平凡。

記憶中最美味的 crepe,是峇裡島 Club Med 裏正宗法國式的做法,新鮮即製,煙韌可口。





最後上的是餐廳出名的朱古力 Bonbon,亁冰凍著的薄碎朱古力皮包著雲呢拿雪糕,味道普通,賣相倒是頗不錯的。



整體來說,以 Hugo 的名聲與收費,這次晚餐實在是驚喜欠奉,不足以叫我們主動重臨。
不過兩人相處時光珍貴,最重要是吃得甜蜜快樂!(完) 

2012年1月15日 星期日

愛書如命

到好友公司週年晚宴,林超榮(超人)也是座上客,跟我們認識好幾年了。抽獎抽中了超人新書「笑爆鳥」,馬上請他簽名拍照留念。

 






急不及待,未回家就打開來讀。第一章就是專寫「屎、尿、屁」的搞笑文章。其中「執屎下問」一篇,講述他去放狗,準備拿報紙執糞時,剛看到有趣新聞,就俯身讀報,讀完一篇又一篇,路人還以為他是獸醫,正聚精會神地研究狗屎呢!

有一則明朝的那些屎兒」,說如廁時候最適合讀書,一本好書可以叫他忍不住常常找藉口上廁所。又有幾篇提到他「身為老餅」,一天要看幾份報章雜誌;偶爾在墊枱舊報紙上見到從未讀過的文章或新聞,就忍不住津津有味地閱讀起來,看不及還要撕下拿回去慢慢讀。

這種愛書如命的習慣,正是許多文化界人仕的寫照。家父大學修讀中國文學、哲學,家裏藏書甚豐,自幼客廳、睡房、書房皆書架林立,很自然就養成閱讀的習慣,把父親收藏的小說、評論書、詩詞歌賦、歷史書籍、漫畫、旅遊書等看一本不剩;讀得無可再讀時,連母親的烹飪書、謎語書、女性雜誌等都不放過。閱讀是我最大興趣,讀起課外書來費寢忘餐,甚至不願吃飯、做功課、練琴、睡覺,經常被母親責罵。

年幼時,每逢星期天,父母都帶我和妹妹到圖書館。那時候的圖書證是一個米黃色的咭片套,每人只可以借三本書;通常一家四口借十二本書,我自己的就佔了八、九本,妹妹兩本,父親一本,然而我時常不夠兩天就把那九本書讀完了,唯有重複翻看。

逛街時,最愛去書店「打書釘」,父母素來節儉,買書給我時卻大方得很,甚麼都肯買。父親要我們尊重書本,書包、書籍從不許放在地上,每本書都要用包書膠包好,不准有摺痕。這個習慣到現在我都維持着。

2012年1月8日 星期日

豈有此理的死因裁判轉介

上次「要脅勿投訴,拖發死亡證?」一文談過死者家屬無理投訴醫生的個案,今次講醫生胡亂轉介個案到死因裁判庭、影響無辜家屬的親身經歷。


話說一位年老多病、患有末期癌症的老翁,腹痛緊急入院,在外科病房情況急轉直下,不久便去世。主診外科醫生以「入院不足二十四小時、死因不明」的理由,把個案轉介死因裁判官。


死者的親人認識我的同班醫生,託人向我請求不要轉介法庭、延遲辦理身後事,因為家屬早知道死者命不久矣,兒子特地安排三星期後結婚「沖喜」,可惜病人挨不到娶媳婦就死了,婚禮卻仍須進行。紅事白事一起處理已經夠煩人了,而且家人還要擔心死者身後事遭延誤,更有可能要做解剖、全屍不保,叫本已傷心欲絕的家人再添一堆憂慮。


我表示死因轉介是由外科醫生發出,身為病理科醫生的我無法撤回,他們只能請求那個外科醫生取消。我分析死者已有不治之症,雖死得突然卻是自然病逝、毫無可疑,加上家屬沒有投訴或質疑,照道理是不需要轉介死因庭的;死因可以直接寫「末期肺癌」。


然而家屬找主診外科醫生請求撤銷轉介卻遭拒絕,又來向我請教。我也覺得轉介不合道理,便打電話給外科醫生:

「死者早有癌症,死因自然,家人又沒有投訴,為什麼要轉介死因庭呢?」

外科醫生答:「他死得很急,即時死因不明。」

「其實死因裁判庭只着重死者是否死於自然。除非你覺得有可疑,否則不應轉介。」

「沒有可疑。但死得太急,家屬可能會投訴。」

「家屬已經表明沒有任何投訴。」

「我知道。可是難保他們將來反口,投訴我部門。為了保障自己,我們決定轉介死因庭,等法官決定要否做解剖。」

我有點生氣:那豈不是你們所有死亡個案都要轉介?個個「死因不明」,你們連「診斷」都做不到,怎算是醫生?「這個 case 沒有可疑,法官會豁免解剖的。」

「豁免便豁免。總之經過了法官審批,我們便沒有責任了。」

真是豈有此理。我說:「死者兒子快要結婚,即使法官豁免解剖,整個轉介過程都要搞好一陣子,家屬要無辜等多幾天的。」

外科醫生確實這般回答:「我知道他兒子三星期後結婚呀!便由得家屬去等吧。總之我是不會撤銷轉介的。」

你可以說我黑心。收線後,我衷心祝願此外科醫生將來親身經歷類似死者兒子的情況,「由得他去等」。

最後法官當然豁免了死者解剖,可是家屬心靈上所受的擔憂驚怕,卻是原本可以避免的。希望前線的醫生同事可以多考慮死者家人的感受,不要無故轉介死因裁判庭啊。(完) 

2012年1月3日 星期二

我的 2011:充滿感激的一年

2011年,對踏入三十歲的我,絕對是人生重要的里程碑。

學業上,經過六年漫長的工作、訓練和考試,終於在八月獲頒發病理科專科院士的資格。 



事業上,由於天時地理人和,令剛成為專科醫生的我,於十一月翟升為副顧問醫生,更上一層樓。 (詳見 < 我升職了 >)




家庭上,結婚兩年,五月起懷有第一胎,此後每一天對我和丈夫來說都是新奇有趣、歡樂無限,期待着一月BB的誕生 (詳見 < 我懷孕了 >)



對於過去一年的豐富收獲,我心裏除了感激,還是感激:感激上天,感激生命裏遇到的每一個人。雖然自己付出過不少努力,自問也比身邊許多人更加勤勞發奮;然而當真正獲得一點點成績時,才覺悟到一路以來「得之於人的太多,出之於己的太少」無論什麼事,若不是需要前人的經驗和教授,就是需要眾人的合作和支持,還要等待機會的來臨。要感謝的人和事實在太多太多,無從謝起,唯有感謝上天了。

這年來,社會上的怨氣很多;尤其是年青一輩,對政治民生、經濟體系十分不滿,更有一些人對貧富懸殊、階級觀念、甚至資本主義作出猛烈批判,言論間彷彿表示他們的各種「不幸」和生活上的「不足」,完全是社會不公平、政府欠了他們所做成的。相信這種想法,對於我們的父母、祖父母輩是非常難以理解的:他們的一代胼手胼足自食其力,由低做起不計較付出,從來沒想過依靠政府或任何團體的幫助,更很少聽到他們有什麼怨言和批評。

我不是要探討為何兩代心態有如此分別,也不想評論當今社會方向是否正確。我只是在成長過程中領略到一件事:越是沒有真正做過任何事、建過任何功勞的,越只會怨天尤人,而不會懂得感謝上天。反之,越是付出過努力、得到成績的人,才會明白到自身的貢獻其實極之渺小,很自然會對生命和世界產生出感激的心情。

生命好像是不公平的。有人天生美麗聰敏、才華橫溢,有人醜陋笨拙、平平無奇;有人含着金鎖匙出生,有人卻生於落後貧苦的國度。然而,與其埋怨計較,我更寧願相信上天給我的每一個優勢和缺陷都是有其原因的,衷心去感激命運的所有安排,努力地去做好自己的事。

新的一年,我會更加用心寫Blog,分享生命中美好的事,「正能量」散播出去,期望終有一天會見到充滿快樂、感激和成功的社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