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5日 星期日

愛書如命

到好友公司週年晚宴,林超榮(超人)也是座上客,跟我們認識好幾年了。抽獎抽中了超人新書「笑爆鳥」,馬上請他簽名拍照留念。

 






急不及待,未回家就打開來讀。第一章就是專寫「屎、尿、屁」的搞笑文章。其中「執屎下問」一篇,講述他去放狗,準備拿報紙執糞時,剛看到有趣新聞,就俯身讀報,讀完一篇又一篇,路人還以為他是獸醫,正聚精會神地研究狗屎呢!

有一則明朝的那些屎兒」,說如廁時候最適合讀書,一本好書可以叫他忍不住常常找藉口上廁所。又有幾篇提到他「身為老餅」,一天要看幾份報章雜誌;偶爾在墊枱舊報紙上見到從未讀過的文章或新聞,就忍不住津津有味地閱讀起來,看不及還要撕下拿回去慢慢讀。

這種愛書如命的習慣,正是許多文化界人仕的寫照。家父大學修讀中國文學、哲學,家裏藏書甚豐,自幼客廳、睡房、書房皆書架林立,很自然就養成閱讀的習慣,把父親收藏的小說、評論書、詩詞歌賦、歷史書籍、漫畫、旅遊書等看一本不剩;讀得無可再讀時,連母親的烹飪書、謎語書、女性雜誌等都不放過。閱讀是我最大興趣,讀起課外書來費寢忘餐,甚至不願吃飯、做功課、練琴、睡覺,經常被母親責罵。

年幼時,每逢星期天,父母都帶我和妹妹到圖書館。那時候的圖書證是一個米黃色的咭片套,每人只可以借三本書;通常一家四口借十二本書,我自己的就佔了八、九本,妹妹兩本,父親一本,然而我時常不夠兩天就把那九本書讀完了,唯有重複翻看。

逛街時,最愛去書店「打書釘」,父母素來節儉,買書給我時卻大方得很,甚麼都肯買。父親要我們尊重書本,書包、書籍從不許放在地上,每本書都要用包書膠包好,不准有摺痕。這個習慣到現在我都維持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