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1日 星期日

失去半邊的臉

美食醫生現正為明報副刊健康版撰寫名為「伊人醫事」專欄,逢星期一刊登。大家只要在雅虎香港搜尋「許嫣」就可以看到了,請多多支持!

(轉載自2012年10月15日明報副刊健康版「伊人醫事」專欄)



作者為病理科專科醫生,工作上接觸死亡,故更珍惜生命的善與美
文﹕許嫣

醫學生時代,跟隨頭頸外科的權威韋教授看專科門診。一名戴起口罩、右眼蓋着眼罩的五十多歲女病人來覆診,她的丈夫與她同來。
當她除去口罩眼罩時我嚇了一跳。只見她右邊的眼睛、頷骨、鼻子、嘴巴、臉頰,全部在手術中割去,缺陷由移植的皮膚蓋住,於是右邊的臉是一個前所未見、空無一物的大洞,深入寸許;左邊五官卻甚是正常。整張臉就像萬聖節的面具,非常詭異。
原來大半年前,她上頷骨長了個惡性腫瘤,侵蝕了眼鼻口腔,平常醫生早就束手無策,偏偏遇上韋教授的鬼斧神工,做了如此膽大心細的高難度手術,不但活下來,傷口還康復得極好。
當時我想:換了是我,倘若存活的代價是這張可怖的怪臉,我寧死也不願接受手術。
韋教授看了看那個大洞:「傷口復元得很好啊!電療有沒有問題?」
病人的丈夫是個六十歲左右的高大男士,腰背筆挺,態度謙遜而謹慎,看樣子是上一代有學識的人。
他代妻子回答,詳細地告訴韋教授電療的副作用,又把她早、午、晚幾餐的內容和時間巨細無遺的告訴教授。「我還是擔心她吃得不夠。」
對妻子情况瞭如指掌,明顯他是親自照顧,從不假手於人。
病人笑吟吟地望着丈夫:「我吃得不知多好呢!你別大驚小怪。」
我開始羡慕這個女人。失去了半邊臉,卻仍有個不離不棄、體貼可靠的丈夫,比許多健康的人幸福多了。
韋教授也關心病人融入社會的能力。「有間中出外走走嗎?」
「有啊!」病人笑得燦爛。「除了返教會,身體好的時候,丈夫會陪我到郊外逛逛,或跟朋友吃飯。
現在我在醫院做義工,每星期兩次,跟病友分享抗癌心得,安慰他們。
可以幫助別人很高興啊!說起來真的感謝教授你替我做了手術,讓我能每一天都過得很愉快。」
我望着她快樂滿足的笑容,剩下的左眼流露光彩;突然覺得,那是天下間最美麗的臉。
美食醫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