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7日 星期日

最難過的解剖

美食醫生現正為明報副刊健康版撰寫名為「伊人醫事」專欄,逢星期一刊登。大家只要在雅虎香港搜尋「許嫣」就可以看到了,請多多支持!

(轉載自2012年10月1日明報副刊健康版「伊人醫事」專欄)
別人知道我是病理科醫生,總愛問:做驗屍解剖時會覺得害怕或難受嗎?其實我們做醫生的,都不會怕血、屍體、解剖,要以專業理性的態度去面對,否則不能完成醫學院課程和實習生涯。
當然凡事都有例外。病理科做的解剖個案,大多是死因不明或涉及醫療投訴的年老死者;偶爾有較年輕的成年人因意外或遺傳疾病過身,我也是一般辦理。但有一次解剖卻令我十分難忘,是我唯一覺得難以下手的工作。
解剖三歲孩查死因
那是個只得三歲的小男孩。他入院後被診斷有氣管感染,留院觀察一晚後出院,回家不到半句鐘就昏迷,再送往急症室時已經返魂乏術了。
此個案被轉介到死因裁判庭。當我跟死者父母會面時,兩人眼淚早已哭乾,沒有呼天搶地,神情卻哀傷得幾近絕望。這對夫婦要求做解剖徹查死因。
那時我未試過替小孩做解剖。雖未曾懷孕,但幾個契仔契女跟死者年紀相若,想像他生前跟其他三歲孩子一樣,會走、會叫、會笑,會天真活潑地問你無數問題,會毫不猶豫地相信你說的每一個答案,會主動拖你的手、蹦蹦跳跳……我真的不知道怎樣下手替他解剖。
投入工作 專業戰勝不安
驗屍前兩天,我心裏忐忑不安,晚上發噩夢,入行以來從來未試過如此抗拒做一個解剖。千不情萬不願的到了殮房,望着小男孩眉清目秀的臉孔、纖巧弱小的身軀,長嘆一聲,便開始了工作。
未幾,我體內的醫生細胞漸漸發作,一旦投入了工作,思想便自動轉向學術性方向,冷靜、專心一意地研究死者病理。
找到了死因,寫好了解剖報告,我的心情終於平復坦然,也沒有再發噩夢,我慶幸自己工作時仍很有專業精神。為這個不幸小孩找出病理,以作為前線醫生的經驗,盡量預防類似情形再次發生,是我作為病理科醫生的職責,也是這對傷心父母要求做解剖的主要原因。
文﹕許嫣
(作者為病理科專科醫生,工作上接觸死亡,故更珍惜生命的善與美)



美食醫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