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

吸毒者

美食醫生現正為明報副刊健康版撰寫名為「伊人醫事」專欄,逢星期一刊登。大家只要在雅虎香港搜尋「許嫣」就可以看到了,請多多支持!
(轉載自2012年11月19日明報副刊健康版「伊人醫事」專欄)

四十八歲男性吸毒者,被發現在公廁門外昏迷,送院後証實不治。


替濫用藥物的死者解剖,我們病理科醫生會格外小心,因為這類病人許多都共用針筒,感染了愛滋病、乙形和丙形肝炎。

死者年紀不大,沒有遺傳病或長期病患;突然猝死,估計跟吸毒有關。

開始驗屍前,先收集血液及尿液樣本,量度可卡因、瑪啡、其他常見興奮劑和迷幻藥的水平,以及酒精的濃度。化驗結果正常,即不是吸入過量毒品而死;那麼死因究竟是什麼呢?

他的雙手、雙腳、脾罅、頸項周圍、甚至前胸地方都佈滿針孔瘀痕,是個長期嚴重沉迷毒海的癮君子。長年累月的靜脈注射,令血管發炎栓塞,創傷斑斑,觸目驚心。

死者全身泛黃,解剖後發現肝臟凹凸不平,有肝硬化的早期表徵;他早已因共用針筒而感染不能根治的乙型及丙型肝炎,肝臟功能遭受無可挽回的破壞。

兩邊肺部水腫,顯微鏡下看見一塊塊外物塞住肺部細小血管,這些所謂「滑石肉芽腫」是毒品中的雜質。毒販為增加利潤,常以麵粉混入海洛英,減低純度,聽說有些人還會加入牆壁上刮下來的石灰呢!這些雜質不能被身體溶解吸收,積聚在肺部血管,破壞肺部組織。吸毒者花巨額金錢,把麵粉石灰打進體內,實在愚不可及。

檢查心臟,發現心瓣潰爛而塌陷;顯微鏡下,心瓣和內心膜有急性細箘感染,化驗結果符合金黃葡萄球菌。靜脈注射的毒癮者,很多時候把不清潔的藥物注入血液,引起敗血痛;病箘黏在毫無免疫能力的心瓣上,令心臟功能受損,甚至多個器官衰竭。

解剖完成了,死因是感染性內心膜炎,是濫用藥物者常見的併發症。

每次遇上吸毒死亡的個案,我都不禁去想:為什麼要吸毒?為什麼要如此殘害身體?當許多有先天缺陷的人正努力掙扎求存,卻有人毫無意義地摧毀著自己的健康和生命。有人說是因為生活壓力、要逃避現實,有人說受朋友影響,也有的說好奇、刺激、甚至追求靈感;電影「門徒」說:「吸毒是因為空虛。」

其實,世上根本沒有吸毒的藉口

美食醫生

第九個月:回鄉「大陣仗」




女兒八個月大,我們第一次帶她離港外遊,到Eric 的鄉下順德。


雖然只是兩日一夜,作為母親的我如臨大敵,幾個星期前就已經開始籌劃準備:

回鄉簽證

先要替女兒辦好護照,才能申請回鄉證,單是要替幼小的她拍攝證件照片已叫人頭痛!還要替菲傭一併申請內地旅遊簽證,寫了好幾封擔保信。幸好丈夫先在網上下載表格和預約時間,安排妥當,省下許多功夫。


行程緊湊

星期六早上七時許出門,八點半船,兩小時船程,預留了寧靜舒適的貴賓室。下船後坐自己的七人車到市內酒店,住進一早訂下的「子母房」-- 即是有一個客廳、兩個睡房、三個浴室的大房;我和Eric用主人房,女兒和菲傭共睡一房。

然後坐車一小時到鄉下,回Eric家族紀念堂祭祖。晚上有一年一度的敬老活動(見「順德敬老活動(上)」),由於年幼女兒不適宜參與這過千人的晚宴,便跟我和菲傭先回酒店洗澡睡覺,留下Eric應酬親友賓客;晚上我和Eric外出吃宵夜。

星期日,與親友午膳,大排筵席十多圍。下午三時上船,五時回到香港。
 




收拾行裝


飲食:女兒一天四餐,早餐和宵夜是奶,午餐和晚飯是粥仔;第二天全部吃奶粉。除了要用暖壼盛著早上五點就煮好的稀粥,還要帶備碗、湯匙、塑膠口水肩、多個奶樽、大量奶粉(分好每四安士一份)、濕毛巾等等,加上兩款「牙仔餅」小食,已經載滿了一個大袋。

行動:Ceres 爬得極快,會扶著傢俱站起,也學曉了從沙發慢慢滑到地面,但是未懂得走路。我們不打算帶笨重嬰兒車坐船坐車,要全程抱著近二十磅的她,簡直是要了我的命;丈夫遍尋網站購買了簡單易用又便宜的嬰兒座椅揹帶,令我可以雙手瀟灑自如,而女兒亦能舒服地倚著媽媽上路。

衣服:正是由夏入秋,天氣處於涼熱之間,加上船上空調強勁,嬰兒穿衣半點不能大意;另外還要帶後備衣裳、布墊膠墊、被子、尿片二十條、濕紙巾、紗巾。雖然女兒已經學會用痰盂(potty)大便,但總不成把痰盂也帶去吧!

玩具:為防BB在旅途中突然發難,我也準備了足夠玩具、牙膠、奶嘴、圖書,以及大量嬰兒最愛玩的「非玩具物品」,如膠盒、水樽、手鍊、鎖匙、糖果紙盒、紙巾袋等等,真是挖空心思啊!

我和丈夫、菲傭,每人攜一個大背包,當然大部份都是女兒的東西,僅僅足以應付這兩天。
 

 


表現優異


第一次出門,女兒的表現出乎意料的理想,舟車勞頓、出入境、睡酒店「生保床」等都非常順利。我想主要原因是她真的很愛跟父母一起街街,加上全程有人抱著,要多乖有多乖。

平時女兒不愛被陌生人碰,甚至別人跟她說話她都要罵人的。這次旅程對親友auntie們特別友善,會可愛地搖頭擺腦逗人開心,還在眾人面對特別纏著嫲嫲,非常「識do」,氹得爺爺嫲嫲歡喜之極!在auntie們不停示範之下,她更學會了雙手一開一合「bye bye」,大家都讚不絕口。

女兒也逗得我很開心。在酒店裡跟我和Eric玩「捉迷藏」,我倆躲在枕頭後面,她會爬過來找我們,小小腦袋側起、探頭望著你哈哈大笑的樣子,有趣得不得了!

2012年11月19日 星期一

我的課外活動



近年不時有媒體報導,香港的家長望子成龍
替子女報讀多項課外活動,期望他們十項全能,每個月動輒花費過萬元,孩子變「港產萬花童」。

接著許多「專家」就走出來說,課外活動太多會給孩子很大壓力,又沒有時間休息,有些會患上抑鬱症,甚至會萌生自殺念頭云云;建議一至兩種活動已經很足夠,否則就非常的「精神不健康」。

究竟這些專家之言是「斷估」,還是有實質數據支持?他們童年時有否親身經歷過一星期十種課外活動的日子而真正了解這些孩子的感受?他們知不知道這些活動帶來的實際好處,還是只靠憑空想象它們的禍害?




我對之有疑惑,是因為早在二十多年前,
我的父母就已安排我和妹妹學習鋼琴、弦樂、唱歌、跳舞、畫畫、書法、英語、普通話、法文、羽毛球、網球等等了;每逢暑假,更會添上短期的溜冰、游泳、手工或電腦課程;在學校內還參加了合唱團、啦啦隊、朗誦組、童軍、英語小組之類。


所以,現在的兒童報讀十種八種活動,對我這過來人說,實屬小兒科。

老實說,那時我面對眾多課外活動,從來都沒感受過任何壓力或疲倦,更不曾影響到學業成績,反而很享受充實豐富的生活,對擁有多姿多彩的活動而感到自豪,也很感激父母讓我有機會發掘興趣。

課外活動讓我認識許多新朋友,增廣見聞,使生活不只局限於家庭和學校裏。我學懂如何欣賞音樂、藝術、球賽等,話題廣闊,容易與別人結交相處。

親身經驗告訴我,多元性的活動使我在學校的體育、美術、音樂課等有更好表現,也比較容易入選校隊;長大後要考大學或申請獎學金時,更加有競爭優勢。額外的知識,直接或間接使我人生變得寛闊、順利。




小時候不懂得,現在長大後才想到,
父母費盡心思為我們安排課外活動,犠牲甚多。他們習慣節儉樸素,可是在我和妹妹教育方面的支出卻毫不吝嗇;每逢週末週日,他們就只忙著管接管送,完全沒有自己時間。


事實上,安排課外活動,辛苦的從來只是家長反而小孩子精力充沛,無憂無慮,又哪來什麼壓力?為什麼這些任勞任怨、不求回報的家長,今日卻要承受社會壓力和指責?

我並非想說參加大量課外活動是理所當然;我只是認為當小孩出現問題時,不應該把一切歸咎於家長安排課外活動。畢竟,以我所見,孩子擁有願意出心出力去籌劃的父母,機會始終比其他人多。(完)


沒有回家的爸爸

美食醫生現正為明報副刊健康版撰寫名為「伊人醫事」專欄,逢星期一刊登。大家只要在雅虎香港搜尋「許嫣」就可以看到了,請多多支持!
(轉載自2012年11月12日明報副刊健康版「伊人醫事」專欄)




躺在我面前的冰冷屍體,是個三十八歲男性。
四日前,他還在籃球場上跟兩個兒子生龍活虎的奔跑,之後一家四口上酒樓吃飯,告訴孩子:「明天,爸爸和王叔叔要參加慈善機構的步行籌款活動,幫助中國貧困山區兒童有書讀。你們待在家裡也要好好讀書,聽媽媽的話啊。」
第二天,攝氏三十四度,酷熱天氣警告。幸好路程不長,即使遠足經驗不太豐富的他,也該應付得來。
小王感冒,臨時不來了。同行的義工很多,雖然一個人都不認識,大家都是沿著同一條山路走,有個照應。
陽光異常猛烈,照得眼睛都睜不開,空氣好像特別厚重,叫人透不過氣來。他一步一步的走著,心想幾小時後就可以回家沖個冷水浴,舒舒服服地半躺在沙發上,跟兩個兒子打遊戲機。

接著,不知怎地...... 身體突然倒在地上,慢慢失去意識,放眼四周,看不見一個人影......

「當我們發現他的時候,已不知昏迷了多久,躺在的山路不屬於預定路線,因此大大延遲了找到他的時間。身上沒有任何被襲傷痕,錢包和背囊都安在,案件並無可疑。」警察告訴我。

他被送往醫院後証實死亡;根據臨床診斷,死因是中暑。由於入院不足二十四小時,個案被轉介到死因裁判庭,需要驗屍解剖。

雖然死因明確,但驗屍時仍然要一絲不苟,確保沒有其他疑點。我先仔細檢查頭部、頸項、眼球和皮膚,身體上找不到任何骨折,並無被人侵襲的痕跡;然後替他抽血,驗明沒有受酒精及藥物影響。

解剖內臟時,只見許多器官都已被曬得糜爛變色,腦部幾乎是完全溶掉了,中暑程度相當嚴重,相信他在烈日下昏迷暴曬了好幾小時。顯微鏡下,大部份的細胞、血管和神經線已經壞死,即使華陀再世也返魂乏術。

不幸的男人,可憐的孤兒寡婦。

至於為何他會偏離原訂路徑,走到另一條山路昏倒,只怕永遠是個謎,但已經不再重要;要緊的是家人盡快平復心情,堅強勇敢地活下去,相信這是死者最大的遺願

美食醫生

2012年11月12日 星期一

日本串燒 Kushiyaki Beco

在本地吃日本串燒,最常去南亭或炭。今年新開的 Kushiyaki Beco,就在法國餐廳 On Lot 10 的旁邊,兩間食肆同一老闆,邀請我們一班醫生去嚐嚐。

小店門外是小石路,雨聲滴滴答答在屋外傳入來,一羣好友坐得親熱大快耳頤,感覺是東洋地道的閒逸情誌。

未上串燒先來小食:燒魷魚、飛魚籽、沙甸魚苗沙律清酒牛油煮帶子,味道極香;最喜愛的是日籍主廚的家鄉菜,泡菜混著納豆,很有小鄉風味。








串燒之中,豬肉露筍卷可謂稱霸,露筍燒得卜卜脆,咬下肉汁四瀉;雞肉丸內含粗粒軟骨,口感十足;和牛採用澳洲M6,牛味香濃嫩滑,卻不會太過油膩;燒花魚清甜滑溜,魚骨更是烤得惹味,在嘴裏啜著捨不得吐出。美中不足之處是燒牛脷較為普通,比不上「炭」的厚切多汁無敵牛脷般百吃不厭。

 



 


肉湯裏有碎黑豚肉、斜切薄片紅蘿蔔、牛蒡、蒟篛,
以紅麵豉醬煮成。加入幾滴清酒,熱哄哄的喝下,一陣暖意馬上流遍全身,在這大雨淋漓的晚上叫人精神一振。





甜品是來自高知縣的青檸雪笆,不是很甜卻香味芬芳,
最出色是冰碎而鬆化,絕非壓得實實死死的雪球。





以清酒配襯串燒,建議使用米味濃郁的純米酒本釀造
而非味道纖細精緻的純米大吟釀,否則會被強烈的燒烤香氣掩蓋。配合得宜的清酒,能令食物味道提升,更錦上添花!


生物性危害

美食醫生現正為明報副刊健康版撰寫名為「伊人醫事」專欄,逢星期一刊登。大家只要在雅虎香港搜尋「許嫣」就可以看到了,請多多支持!

(轉載自2012年11月5日明報副刊健康版「伊人醫事」專欄)




作為醫護人員,經常要面對「生物性危害」(Biological hazard)的風險,即是指受到來自病人身體組織的病箘感染。

工作上常引致「生物性危害」的,是針刺意外。我做實習醫生時替病人抽血,曾不小心用抽完血的針刺傷自己指頭。根據醫院的章程,要先馬上抽取自己的血液檢驗,看看有否感染愛滋病、乙型和丙型肝炎,然後再替病人抽血,確定他本身沒有以上疾病;由於愛滋病有空窗期,因此三個月後又要再抽血化驗,期間還要不斷填寫職業安全部的表格、接受口頭查詢等。實習醫生工作積壓如山,身體受創已夠煩了,還要搞這一大堆程序,又沒有額外假期,真是百上加斤。

現在身為病理科醫生,更常見的是刀傷,尤其我們這些醫生「揸刀搵食」,工作要解剖屍體、研究器官,雖然戴上雙重防割手套,又有各式安全指引,可是仍有不少人切傷手指,增加感染風險。

眼睛、口腔或皮膚上的創口濺上病人體液,也屬於生物性危害之一。有次我解剖屍體,正檢查死者膽管有否閉塞,一邊擠壓膽囊,一邊把臉移近看清楚。誰知那年老死者的膽囊一擠就爆破,所有膽汁向著我的臉飛過來!幸好巨型面罩剛蓋住我的頭頸臉孔,一點兒都沒沾到,卻嚇出一身冷汗。
同事A醫生就比我不幸得多了。他為前列腺脹大的死者解剖,屍體的膀胱裝了好幾公升尿液,脹得比籃球還要大。驗屍期間,膀胱突然爆裂,尿液把A醫生從頭到腳淋得濕透,幾多個面罩口罩都不管用。其他工作人員馬上把他拉到殮房的花灑下沖洗,A醫生雙眼被水淋得目不見物,尿液和清水困在緊密口罩內流不出去,慌亂之中好像還喝了幾口,情況慘不忍睹。
剛從醫學院畢業時是初生之犢,工作時心口掛個字,很少留意生物性危害;隨著年紀和經驗增長,知道健康的寶貴,不論工作多繁忙都打醒十二分精神提防感染。畢竟要先照顧自己身體,才能夠好好照顧病人啊!

美食醫生

百樂潮州

隱世食家葉Sir是潮州人,對食材和烹調方法瞭如指掌,要求也極高。那天跟他到百樂潮州酒家(銅鑼灣),與酒家貝老闆、食家唯靈等同席,廚師當然打疊精神,弄了一桌精彩絕倫的潮州菜。

前菜通常都是潮州四寶:蝦棗、蟹棗、海哲、煙鱔這次我們特地要求加入第五寶釀豬肚,是謂「五福臨門」。把肉丁、豬皮、香菜、皮蛋等釀進豬肚,縫好後以上湯和鹵水煮熟,冷藏做成肉凍,切薄片,油滑甘香味濃,把其他小食都比下去了。




鹵水掌翼鵝片腸。





煎䱽魚「骨香大英會」水準超群。油泡魚肉外面乾身、
內裡甜美多汁,魚皮魚骨炸得香脆惹味;中間一條大骨整齊竪起、栩栩如生,令菜式色香味俱全,叫人食指大動。


 


「薑米雞」是把薑飯釀入整隻雞中,兩者互相輝映,
難得的是做到毫不肥膩。





潮州式的「北蔥羊腩煲」,全部用腩肉,不帶骨。





老闆告訴我們,潮州芥菜(缺圖)的秘技,
是蓋著薑片和野生甘草來煮,入口清新,回味甘美。


甜品除了有心型黃金伊麵反沙芋粒外,還有平時難得吃到的羔燒五仁四寶」,四寶是芋頭、南瓜、蕃薯和百果,加上五種果仁調味,令人驚喜。

很高興吃到一頓從前菜到甜品都精緻用心、富有潮州風味的晚餐!

2012年11月5日 星期一

母親的抉擇

美食醫生現正為明報副刊健康版撰寫名為「伊人醫事」專欄,逢星期一刊登。大家只要在雅虎香港搜尋「許嫣」就可以看到了,請多多支持!

(轉載自2012年10月29日明報副刊健康版「伊人醫事」專欄)




做醫學生時在婦產科實習,門診部的房間分開兩邊:
左邊是想接受人工受孕的不育婦女,右邊是想接受人工流產的懷孕婦女。剛跟隨教授見過一對對渴望孩子、心急如焚的不育夫婦,轉頭就去會診一個個不小心懷孕、等著墮胎的單身女子,總是暗暗慨嘆,難以理解這個社會的自相矛盾。

以前保守的年代,很多人以為所有墮胎在香港都是犯法的,結果造成不少女士「偷偷上深圳墮胎」,引致手術意外和後遺症。現今香港資訊發達,人們都知道在特定情況下,醫生可以在政府指定的手術室內,替孕婦合法進行人工流產;其中包括(得兩名註冊醫生証明)懷孕對孕婦生命構成生理或心理損害、胎兒不健全、強姦案受害人等等(資料詳見家計會網頁)。

理性上是不反對有需要的墮胎。強姦案受害人、胎兒或孕婦健康不良,固然可以理解;如果年輕不懂事的單親媽媽照顧不了孩子,將來釀成家庭悲劇的話,也許不要孩子是適當選擇。可是有時候我看到十六歲的黃毛丫頭、潮童打扮滿身煙味、走來診所墮第四次胎時,想起那些不育夫婦懇切盼望的眼神,心中就不禁有點兒火光。

每次,醫生都會不厭其煩地重複教育這些少女避孕的方法,按照需要介紹社工輔導與更進,也討論「母親的抉擇」等宿舍和領養方案。衛生署、家計會努力宣傳避孕的知識和重要性,可惜成效有限,同樣事件仍繼續在社會上發生。

還有更令人寒心的。有朋友做家庭醫生,最近在診所接見了一位準媽媽,希望取得轉介信,進行人工流產。原因是她已有兩個幾歲大的兒子,為保現有的「生活質素」,並讓兩位兒子可以在國際學校讀書,決定讓肚裡這兩個月大的小生命死掉!

自從自己做了母親後,心裡更不明白這類懷孕的已婚女性,為何竟捨得打掉跟自己血肉相連的胎兒。人非草木,我相信墮胎後的心理壓力絕對不小;希望她們汲取教訓以後,將來會做個成熟而負責任的人。

美食醫生

扭計 BB





(寫於女兒剛出生不久,現在她九個月大了,依然合用)


女兒兩星期大,已經學會「扭抱」。

之前哭鬧,不外乎肚餓、要換尿片、眼瞓、發惡夢等,每次我們都會趕緊抱起她,又呵又疼,直到她熟睡又會放回睡床。

後來她開始無故哭喊。首先是在床上醒了、左顧右盼、發出「依依呀呀」的聲音,發覺沒有人理會她,就開始哭起來,哭聲並不像肚餓時著急又生氣的音調,而是短促、亁啞,有點像要喊人到來的樣子,越來越響亮。喊得不夠五分鐘,累了,就突然停止,歇一歇,又重新來過。

起初我不疑有詐,女兒一哭就抱起,哄她睡著放回床上。誰知不到十五分鐘又哭了,抱起就馬上噤聲,還很得意地東張西望。如此反反覆覆,結果是弄得我連續數夜沒有休息,體力精神透支嚴重,幾近發瘋。最可惡的是,她日間竟睡得挺熟,只待晩上才扭計。

育嬰天書提到 BB 如此哭法,意思純粹是「我很悶,快來抱我」。為了不嬌縱女兒,也為了大家「有覺好瞓」,我和 Eric 決定狠下心腸,讓她哭個夠。另一方面,日間多花時間逗她玩耍,消耗她的精力,令她晚上熟睡。




慈母多敗兒,我原是不忍心讓她哭得久的。倒是丈夫十分理性,說:「BB 很聰明,嬰兒時期知道一哭鬧就得逞,將來更會懂得利用發脾氣來逼迫父母,達到任何目的!」

他是對的。只不過讓她哭了幾次,半天之內她已經領悟到哭鬧沒有用,很快就不再「扭抱」,乖巧得叫人疼愛,大家也可以睡個好覺了。

當然這改善只不過是短暫性的,BB 成長天天在變,需要不斷重復和調整對她的訓練,持之以恆。



做母親的,聽著女兒撒嬌的哭聲,怎會不心痛想抱她呵她?但是轉念一想,倘若她在我面前好端端的沒病沒痛,我都捨不得讓她哭喊五分鐘的話,將來又怎能放手讓她去面對生活中的挑戰、從跌跌碰碰中成長學習呢?那麼我豈不是成了「怪獸家長」、「直升機父母」,而女兒就變成刁蠻任性不懂自理的「港童」?

真正愛護子女的父母,才會捨得放手,為了她著想,把心痛留給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