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2日 星期一

生物性危害

美食醫生現正為明報副刊健康版撰寫名為「伊人醫事」專欄,逢星期一刊登。大家只要在雅虎香港搜尋「許嫣」就可以看到了,請多多支持!

(轉載自2012年11月5日明報副刊健康版「伊人醫事」專欄)




作為醫護人員,經常要面對「生物性危害」(Biological hazard)的風險,即是指受到來自病人身體組織的病箘感染。

工作上常引致「生物性危害」的,是針刺意外。我做實習醫生時替病人抽血,曾不小心用抽完血的針刺傷自己指頭。根據醫院的章程,要先馬上抽取自己的血液檢驗,看看有否感染愛滋病、乙型和丙型肝炎,然後再替病人抽血,確定他本身沒有以上疾病;由於愛滋病有空窗期,因此三個月後又要再抽血化驗,期間還要不斷填寫職業安全部的表格、接受口頭查詢等。實習醫生工作積壓如山,身體受創已夠煩了,還要搞這一大堆程序,又沒有額外假期,真是百上加斤。

現在身為病理科醫生,更常見的是刀傷,尤其我們這些醫生「揸刀搵食」,工作要解剖屍體、研究器官,雖然戴上雙重防割手套,又有各式安全指引,可是仍有不少人切傷手指,增加感染風險。

眼睛、口腔或皮膚上的創口濺上病人體液,也屬於生物性危害之一。有次我解剖屍體,正檢查死者膽管有否閉塞,一邊擠壓膽囊,一邊把臉移近看清楚。誰知那年老死者的膽囊一擠就爆破,所有膽汁向著我的臉飛過來!幸好巨型面罩剛蓋住我的頭頸臉孔,一點兒都沒沾到,卻嚇出一身冷汗。
同事A醫生就比我不幸得多了。他為前列腺脹大的死者解剖,屍體的膀胱裝了好幾公升尿液,脹得比籃球還要大。驗屍期間,膀胱突然爆裂,尿液把A醫生從頭到腳淋得濕透,幾多個面罩口罩都不管用。其他工作人員馬上把他拉到殮房的花灑下沖洗,A醫生雙眼被水淋得目不見物,尿液和清水困在緊密口罩內流不出去,慌亂之中好像還喝了幾口,情況慘不忍睹。
剛從醫學院畢業時是初生之犢,工作時心口掛個字,很少留意生物性危害;隨著年紀和經驗增長,知道健康的寶貴,不論工作多繁忙都打醒十二分精神提防感染。畢竟要先照顧自己身體,才能夠好好照顧病人啊!

美食醫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