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9日 星期一

沒有回家的爸爸

美食醫生現正為明報副刊健康版撰寫名為「伊人醫事」專欄,逢星期一刊登。大家只要在雅虎香港搜尋「許嫣」就可以看到了,請多多支持!
(轉載自2012年11月12日明報副刊健康版「伊人醫事」專欄)




躺在我面前的冰冷屍體,是個三十八歲男性。
四日前,他還在籃球場上跟兩個兒子生龍活虎的奔跑,之後一家四口上酒樓吃飯,告訴孩子:「明天,爸爸和王叔叔要參加慈善機構的步行籌款活動,幫助中國貧困山區兒童有書讀。你們待在家裡也要好好讀書,聽媽媽的話啊。」
第二天,攝氏三十四度,酷熱天氣警告。幸好路程不長,即使遠足經驗不太豐富的他,也該應付得來。
小王感冒,臨時不來了。同行的義工很多,雖然一個人都不認識,大家都是沿著同一條山路走,有個照應。
陽光異常猛烈,照得眼睛都睜不開,空氣好像特別厚重,叫人透不過氣來。他一步一步的走著,心想幾小時後就可以回家沖個冷水浴,舒舒服服地半躺在沙發上,跟兩個兒子打遊戲機。

接著,不知怎地...... 身體突然倒在地上,慢慢失去意識,放眼四周,看不見一個人影......

「當我們發現他的時候,已不知昏迷了多久,躺在的山路不屬於預定路線,因此大大延遲了找到他的時間。身上沒有任何被襲傷痕,錢包和背囊都安在,案件並無可疑。」警察告訴我。

他被送往醫院後証實死亡;根據臨床診斷,死因是中暑。由於入院不足二十四小時,個案被轉介到死因裁判庭,需要驗屍解剖。

雖然死因明確,但驗屍時仍然要一絲不苟,確保沒有其他疑點。我先仔細檢查頭部、頸項、眼球和皮膚,身體上找不到任何骨折,並無被人侵襲的痕跡;然後替他抽血,驗明沒有受酒精及藥物影響。

解剖內臟時,只見許多器官都已被曬得糜爛變色,腦部幾乎是完全溶掉了,中暑程度相當嚴重,相信他在烈日下昏迷暴曬了好幾小時。顯微鏡下,大部份的細胞、血管和神經線已經壞死,即使華陀再世也返魂乏術。

不幸的男人,可憐的孤兒寡婦。

至於為何他會偏離原訂路徑,走到另一條山路昏倒,只怕永遠是個謎,但已經不再重要;要緊的是家人盡快平復心情,堅強勇敢地活下去,相信這是死者最大的遺願

美食醫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