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5日 星期一

母親的抉擇

美食醫生現正為明報副刊健康版撰寫名為「伊人醫事」專欄,逢星期一刊登。大家只要在雅虎香港搜尋「許嫣」就可以看到了,請多多支持!

(轉載自2012年10月29日明報副刊健康版「伊人醫事」專欄)




做醫學生時在婦產科實習,門診部的房間分開兩邊:
左邊是想接受人工受孕的不育婦女,右邊是想接受人工流產的懷孕婦女。剛跟隨教授見過一對對渴望孩子、心急如焚的不育夫婦,轉頭就去會診一個個不小心懷孕、等著墮胎的單身女子,總是暗暗慨嘆,難以理解這個社會的自相矛盾。

以前保守的年代,很多人以為所有墮胎在香港都是犯法的,結果造成不少女士「偷偷上深圳墮胎」,引致手術意外和後遺症。現今香港資訊發達,人們都知道在特定情況下,醫生可以在政府指定的手術室內,替孕婦合法進行人工流產;其中包括(得兩名註冊醫生証明)懷孕對孕婦生命構成生理或心理損害、胎兒不健全、強姦案受害人等等(資料詳見家計會網頁)。

理性上是不反對有需要的墮胎。強姦案受害人、胎兒或孕婦健康不良,固然可以理解;如果年輕不懂事的單親媽媽照顧不了孩子,將來釀成家庭悲劇的話,也許不要孩子是適當選擇。可是有時候我看到十六歲的黃毛丫頭、潮童打扮滿身煙味、走來診所墮第四次胎時,想起那些不育夫婦懇切盼望的眼神,心中就不禁有點兒火光。

每次,醫生都會不厭其煩地重複教育這些少女避孕的方法,按照需要介紹社工輔導與更進,也討論「母親的抉擇」等宿舍和領養方案。衛生署、家計會努力宣傳避孕的知識和重要性,可惜成效有限,同樣事件仍繼續在社會上發生。

還有更令人寒心的。有朋友做家庭醫生,最近在診所接見了一位準媽媽,希望取得轉介信,進行人工流產。原因是她已有兩個幾歲大的兒子,為保現有的「生活質素」,並讓兩位兒子可以在國際學校讀書,決定讓肚裡這兩個月大的小生命死掉!

自從自己做了母親後,心裡更不明白這類懷孕的已婚女性,為何竟捨得打掉跟自己血肉相連的胎兒。人非草木,我相信墮胎後的心理壓力絕對不小;希望她們汲取教訓以後,將來會做個成熟而負責任的人。

美食醫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