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0日 星期日

卿本佳人




鄭彤獨坐在家裡,左手拿著杯威士忌,右手在手機上給他發出第二十個短訊。短訊之中有憤恨怒罵的,也有軟語懇求的,卻無任何回覆,打電話亦沒人接聽,看來今晚他是不會來的了。


早上看到他跟新來的女秘書態度親暱,打翻了醋罈子,在律師樓辦公室吵起來。消息總會傳到他妻子耳中,給他帶來一身麻煩。


鄭彤越想越心酸,一口氣喝盡杯中酒。對著鏡子一照,水汪汪的大眼睛,瓜子臉,瀑布般的長髮,二十五歲青春無敵,英國名牌大學法學院畢業,追求者無數;如此條件驕人的年輕女律師,卻偏偏愛上了有妻室的上司。


紅酒、香檳早已喝乾,她迷迷糊糊的再倒了杯威士忌,把長腿擱在沙發上。果真不來,我就死給你看,她心中恨恨的想。「自殺」這招她已經試過多次,很是奏效,從此成為急症室常客:起初是割脈,也曾經坐在天台邊緣,上一次則吃下十粒安眠藥。每次男人都緊張趕來送她去醫院,憐惜溫柔地承諾一定會離婚。


精神科醫生說她有「劇化性人格障礙」,叫她定時覆診,鄭彤當然沒有去 -- 她認為自己只不過是陷入苦戀罷了。


她把家中所有藥都拿出來,隨手倒出一把,用酒送藥;然後給他手機短訊:「你快點來,我已經吞下幾十粒止痛藥。」


沒有回覆。他正在做什麼呢?跟妻兒晚膳,還是跟別的女人廝磨?鄭彤再斷斷續續吞了幾十顆不知是什麼藥,又多發五六個短訊。意識漸漸模糊起來:會死嗎?與其天天受苦戀折磨,不如死去算了,這會令他悔恨一世吧;不過最想還是能見他一面。


男人始終沒有來。


翌日鐘點女傭發現她不省人事,報警送入醫院。服食大量止痛藥和酒精,使她急性肝臟衰竭,在深切治療部昏迷不醒,兩天後死亡。


我是負責解剖的病理科醫生。只見鄭彤的臉龐身體因肝腎衰竭而變得浮腫,原本秀麗的容顏已不復在;肝臟細胞幾乎全部壞死。她以前曾多次自殺不遂,今次終於成功了,可算是求仁得仁吧。問題是,這真的是她所想要嗎?


無論是多麼美麗出色的女子,也不能用「自殺」去挽回或改變他人的心。培養積極樂觀的心態、健康豐富的生活,在需要時尋求專業人士協助,才是感情失意者的最好出路

(轉載自2012年12月24日明報副刊許嫣醫生「伊人醫事」專欄)


美食醫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