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4日 星期一

這一代的實習醫生






經常聽到同行抱怨,說現今的實習醫生工作態度惡劣。


「叫他抽血、做心電圖,他說這些是"抽血員"的工作;叫他寫份病人出院報告,竟然拋下一句"我現在很忙"就走了,真是不知所謂!」


「六時下班,五點鐘就找不到他們!要我替他們"執手尾"。」

自己是病理科醫生,有時候打電話查詢病人情況,也會遇到態度敷衍的實習醫生,或一問三不知:「你直接問主診醫生吧。」

以前我們做實習時,上司說一句,立刻放下手上一切工作去做;態度恭謹乖巧,絕對不會回嘴。

工作太多,即使到了下班時間,都會留下來完成,甚至主動幫助其他實習醫生。對病人情況瞭如指掌,萬一上司隨時問及都可對答如流。

現今的年輕人,缺乏對前輩的尊重、對工作的熱誠,相信各行各業亦如是。

然而,從客觀角度來看,也不能一面倒的指責年輕人的工作態度。

初為醫生時,我輩亦也不是經常被上一代的醫生教授訓話嗎?「想當年我們連續幾晚通宵工作,翌日一早就主動入手術室幫忙和學習,爭取經驗;什麼病人都自己處理,上司未開口,我們早已把一切辦妥。哪裡像你們般,按章工作,要叫才會做?」

上一代社會簡單純樸,醫生大多出身刻苦,做事任勞任怨,不計較收穫;但同時回報亦比我們這一代高,前程萬里,地位超然,受盡尊敬,沒有病人動輒投訴,工作極有滿足感。

我們這代醫生,雖不算是被寵壞了,但畢竟衣食無憂,未必會為五斗米折腰;再加上社會競爭越加激烈,要兼顧社交人脈、時事經濟、置業困難、互聯網資訊和複雜男女關係等等。能夠像上輩醫生般,單純地把所有生命灌注於工作的,實在是鳳毛麟角。

如此推想,下一代的醫生,也會因成長背景和社會環境的轉變,而擁有不一樣的價值觀和工作態度。他們固然有不足,但也有他們需要面對的挑戰,我們難以用自己那一代的標準,隨意衡量和批評。

雖說如此,前輩們的處事方式和經驗,絕對有值得自己學習和反省的地方;希望今天的實習醫生隨著年紀成熟和見識增長,終會明白我們的忠告苦心

美食醫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