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1日 星期一

怕痛





「我將會用針筒,從你頸上腫塊抽出一些組織來進行化驗。過程就像抽血,會有點疼痛,也有傷口流血、感染等風險。」每次我進行「細針抽吸細胞檢查」(Fine Needle Aspiration Cytology) 之前,都會先向病人解釋程序和存在風險。

病人是個四十多歲男人,聽完後說:「醫生,針刺下去,可否"細力點"?」

針刺就是針刺,哪會有大力細力之分?我卻是見怪不怪,隨口安慰他說:「針嘴只有頭髮般粗幼(其實不然),傷口很小,不用擔心。」

我把針嘴成直角對準腫塊,說句「會有些痛,別動」,就快速刺下去。病人大叫一聲,全身僵硬,臉上露出極度誇張的痛苦表情,皺眉閉目,呼吸急促,其間還不時發出「呀,呀,呀呀」的呻吟,好像世界末日的樣子。

我重覆:「放鬆一點,其實傷口只有頭髮般大小。」繼續冷靜地振動針筒。

抽完兩針,拔出針嘴,助手立刻用消毒棉花按住傷口。病人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居然說:「嘩,醫生你的手勢真好,上次那護士替我抽血真痛死我。」

我心裡暗暗好笑。研究顯示,病理科醫生替病人進行細針抽吸,應該要抽兩針、每針振動二百次,而且還要向不同方位刺插,最好刺足180度,才能抽出足夠細胞、放到顯微鏡下作出診斷;比較抽血,其疼痛程度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多年來的經驗,無論抽血還是抽吸細胞,通常是男人比女人怕痛;越是威猛雄赳赳的壯男,就越怕針刺,針未碰到皮膚就先喊起來。最能忍痛的是中年婦女,望著針筒毫無懼色,針刺下去面不改容,女性果然是較能吃苦。

其實針刺秘訣是「快、狠、準」,鎮定專注,才能把疼痛感覺減到最低。建議各位被抽血抽吸時,盡量不要發出怪聲、投訴痛楚,更不要掙扎亂動,否則倘若令醫生姑娘感受到壓力,抽得不好要重頭來過,吃虧的還是自己呢

(2013年1月14日明報副刊健康版「伊人醫事」專欄)

美食醫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