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5日 星期一

工業意外





這次解剖的死者是名60歲男性。屍體胸腔上50厘米長的手術創口,雖已用粗線縫合,卻仍像條血肉模糊的大毛蟲,觸目驚心。


24
小時前,他正在廢鐵場的一角,獨自切割一隻破船殼。早上1045分,其他工人聽到一聲巨響,衝過去時見他已昏迷地上,一塊鐵塊在他腳邊。


11
時,急症室醫生替他詳細檢查,發覺胸口有瘀傷,脈搏和呼吸急促,血壓下跌至80/50,體溫只得35.3,手腳冰冷卻出汗。心電圖顯示心肌顫動不正常,肺部X光見一條肋骨斷裂,心影脹大。


11
05分,外科醫生趕到,用臨床超聲波診斷心包(或稱心囊)充血,並以巨型針筒直插入心包,抽出了5毫升血塊,証實病人患了足以致命的「心包填塞」(cardiac tamponade),情況極其危急。


11
13分,病人心臟突然停頓,在場醫護立刻進行急救:插喉、心外壓、打強心針、電撃去心臟纖震、全速靜脈注射蛋白水。


11
18分,麻醉科醫生到達,大家決定馬上在急症室”R進行緊急開胸手術。先在皮膚割開一條長長的傷口,從頸下到上腹劃過整個胸腔,再扯開肌肉,鋸開幾條肋骨。剪開心包膜,發現右邊心室已經撕裂,正不斷湧出血液,壓迫著心臟。外科醫生用手術鉗夾緊4厘米長的撕裂處,並拿走心包內的血塊;另一個醫生直接按壓心臟,進行搶救。


11
40分,病人被送到手術室。外科醫生爭分奪秒,嘗試把心室裂口縫合;麻醉科醫生不斷調救藥物及鹽水注射,盡力維持病人血壓和血含氧量。

然而,病人再一次出現心臟停頓,急救無效,1214分宣告死亡。

由於是工業意外,涉及到職業安全和工傷賠償,勞工署著手調查,死因裁判官亦會召開死因聆訊,並傳召我作專家證人,解釋驗屍病理報告。

綜合警方調查、前線醫生報告、以及我作為病理科醫生的解剖結果,相信死者工作時,鐵塊突然彈向胸口;近距離而急促的撞擊,令心臟受到強大壓力而爆裂,造成心包填塞。希望這次意外,會令廢鐵廠僱主及員工提高警覺,更加正視工作安全


美食醫生

好鄰居




女兒出生時仍住在舊居,直至兩個月大後才搬家。
舊居那處,同一層樓三個單位,竟同期懷孕生子,大家都說旺丁。
先是單位B生了個兒子,一個月後我的女兒出生, 接著單位C也生了女兒。
單位C的女嬰「扭百日」,早上中午晚上半夜都在哭, 而且哭聲極為響亮,樓下三層都無時無刻聽到她的哭 鬧。
我和丈夫跟鄰居往來不多。 以下主要是我家菲傭姐姐在天台晾衣服時,跟別家的菲傭「八」 回來的事情:
單位C的夫婦沒有聘請陪月,只是菲傭和婆婆幫忙照顧嬰兒。 最奇怪的是女戶主竟從來都不讓菲傭碰觸女嬰,婆婆晚上也不留宿, 她企圖以自己一人產後的虛弱身子去料理整天在哭的初生嬰兒。
女嬰實在哭得厲害,據聞女戶主有時候實在忍受不了, 把嬰兒床推到廚房由得她哭喊;男戶主不時走上天台 避開女兒哭聲,後來索性晚上搬回他母親家裡去住。
難為他們的女兒扭得如此慘烈,卻每三五天就邀大班朋友回家, 幾十雙訪客鞋子擺滿公用走廊,數次差點被鞋絆倒。 不知業主與友人如何在嬰兒的啕哭聲中歡聚盡興,最搞笑的是「 滿月酒」:父母與朋友出外慶祝,竟把女兒留在家中, 以免她在酒樓吵鬧呢!
單位B也好不了哪裡。陪月只做了兩星期就忍不住辭職了, 原因是男戶主脾氣實在太差;其實菲傭也很想離開, 只是暫時未找到新工作而已。兩夫婦整天吵架, 農曆新年期間雙方父母還要上門勸架;雖然是剛生了孩 子,關係卻似乎出現了很大問題!
我聽完自己菲傭的滙報,訕訕地對她說:「這兒的鄰居都不太正常, 我們...... 還是快點搬走吧!」
有時 Ceres 頑皮扭計,我就想想:比起我的好鄰居,自己有菲傭、有陪月, 夫妻和順,女兒沒有「扭百日」,只是偶爾哭喊要抱,也算是十分幸運的了!


美食醫生

2013年2月17日 星期日

旺季





冬天是我們大部份醫生的「旺季」。
寒冷乾燥的天氣,令長者、兒童、長期病患者和抵抗力低人士,比較容易患上感冒、肺炎、氣管敏感、喉喘發作,或心臟病發,到急診室或普通門診部求醫,入院率也增加。因此急症室、放射性治療科、家庭醫生、內科、外科和兒科的醫生,在冬季裡特別忙碌。

研究顯示,老人家在冬天跌倒骨折的機會,比夏季高出很多,原因不明,但是骨科醫生在冬天的接骨手術會明顯增加。

入院人數多了,死亡率也相應上升,所以我們病理科醫生負責的殮房,在寒冬裡也尤其「生意興隆」、「屍積如山」,而轉介死因裁判庭、需要接受驗屍解剖的個案也不會少。冬季裡還有幾個長假期,人手較為緊張,工作分配就更加沉重。

不知為何,冬天的出生率比夏天多,所以婦產科的旺季也是冬季。另外,在一些受歡迎的生肖年份,如龍年、金豬年等,產房亦是忙得不可開交。

兒科除了冬季的哮喘、諾如病毒腸胃炎、以及初生嬰兒特別多之外,春秋兩季氣溫轉變,也令兒童的上呼吸感染個案增加。夏季雖然也是腸胃炎高峰期,但是因放暑假而減少傳染,加上許多兒童會趁暑假外遊或返回內地,因此夏天可說是兒科「淡季」。

精神科沒有什麼旺淡季之分,只是九月學校開學時,會有特別多孩子因壓力而求診,聽說有家長亦需要同時接受治療。

大時大節,喝醉酒入院的人數增加,人多擠迫的地方意外頻生,也算是急症室最忙的時候。其他旺季還有冬天濕疹嚴重的皮膚科、夏冬兩季的傳染病科和微生學科等。

醫生的旺季,等於病人發病不適的最普遍時期。各位若在這些日子提高警覺、注意作息、小心飲食,保持身體健康,一來減輕醫護人員工作量,二來也避免在「旺季」輪候求診,始終預防疾病勝於治療啊

(2013年2月11日明報副刊健康版「伊人醫事」專欄)


美食醫生

2013年2月11日 星期一

邁向一歲

邁向一歲,女兒像突然長大了許多。十一個月前那剛剛出生的粉團,現在已是一個小小人兒了!



生日前的一個星期,已經可以自己走十幾步,完全不用扶著。 不過她很謹慎,在軟綿綿的地墊上大膽走路, 在硬階磚地上就馬上轉為爬行,因為知道跌倒會痛啊!

說話越來越好,baba mama wawa kaka 咦咦吖吖、還有許多寫不出的發音,都做到了。好笑的是, 每次說話都不只是單音或疊字,而竟是一句接一句的長篇大論, 有時對萫著毛公仔喋喋不休,有時是自己跟自己喃喃自語, 想來長大是個滔滔不絕的多嘴妹。
雙手發展方面,最喜歡豎起食指,要人抱她到指著的方向, 把大人點得頭昏腦脹。她做「請請」動作時會笑得嘴不合攏, 覺得那是非常滑稽的一件事,可是她只在喜歡時才請請, 我叫她做她是偏偏不做的,新年靠此逗利是似乎行不通。
 

女兒很喜歡照鏡,不但會笑得很甜,還會親吻自己倒影, 看見自己穿得漂漂亮亮時更拍手讚好,像個自戀狂。

社交能力大有進步,以前會罵跟她說話的陌生人, 現在會主動逗別人玩,甚至懂得扮乖倚著大人撒嬌, 也不知是誰教的;不過要視乎心情而定,心情不佳時仍要罵人的, 實在有待改善。

對小朋友就好得多,帶她到同齡小孩的家裡玩, 熟習環境後會嘗試接觸其他孩子,想跟他們一起玩耍; 這對於未滿一歲的嬰兒來說,是頗成熟的了。
 

最難得的是她鎮定文靜的性格,忍不住要大讚特讚。 每次帶她外出吃飯,只要供應她玩具、濕紙巾、紙張、小膠袋、 盒子等東西,她便可乖乖的坐上一個多小時,不需抱著或四處走動, 無須手機或ipad(嚴禁),也從來不會扭計哭鬧, 見過她的人都誇她是少見的談定斯文, 我作為母親帶她外出也免卻許多辛苦麻煩。

女兒也有頑皮的時候。晚上不肯睡覺,在嬰兒床上走來走去, 還不停逗睡在旁邊的菲傭姐姐玩。姐姐為免女兒越玩越興奮, 便裝睡不理睬,卻被女兒識穿了。女兒想出”妙計”, 把床上的毛公仔抛到地上,然後指著地下向姐姐「呀呀」的說話, 像是說:「它掉在地上了,拾起它吧!」 弄得姐姐躲在被窩裡笑得直發抖。我知道了,走過來嚴厲責罵女兒, 她自知理虧,也不回嘴,訕訕地坐在床角自說自話,叫人哭笑不得。


有次女兒要吃藍莓,平時都是自己拿著吃,這次突然要求餵到嘴裡, 怎麼都不肯自己來,還發脾氣打翻了碗子, 結果生平第一次被爸爸大聲喝罵。她非常生氣, 哭鬧著不肯跟爸爸說話;待情緒平復後,扮作看不到我倆, 自顧自的坐在一旁玩耍,跟平日撲向爸爸媽媽的習慣完全兩個模樣。
後來見我們談話不理睬她,她就好像若無其事的背向我們走過來, 一邊玩公仔一邊偷聽我倆說話,眼睛卻仍固執的不肯望我們。 真想不到未夠一歲的嬰兒已經這麼「有性格」, 將來也不知如何難教呢!

雖然早了點,但有心儀的遊戲班(play group)叫女兒去面試, 我們夫婦倆便帶著未夠一歲的Ceres去拿些經驗。 誰知女兒表現好得不得了,在校長面前站得穩穩的, 專心研究桌上的玩具,還打開圖書、指著圖畫跟校長說話, 簡直就像廣告中的「好叻喎」、「excellent」、「非常好」!

希望往後的面試都如此表現出色吧!

2013年2月4日 星期一

吐血身亡



電視劇集中的人物,無論是中槍、挨揍、服毒、心臟病發還是末期癌症,臨死前必先口吐鮮血,才氣絕身亡。有時是狂噴大量血液,更多時候是口角緩緩流下一行紅色液體。


事實上,大部份的死因,都不會導致吐血。

中鎗、刺傷會否吐血?大部份演員中子彈、刀劍的位置是肺部或心臟。倘若肺部大量出血,可能會咳出鮮紅而混有氣泡的血液,但注意應該是「咳出」而非「嘔出」。倘若剛巧是胃部中鎗呢?胃內的血會沿著傷口流入腹腔或流出體外,如果選擇性倒流入食道、從口吐出,是無視地心吸力、有違物理原則的。

許多被毒死的角色,總要流一口血才死去。其實,砒霜、山埃等都不會引致胃出血;即使是防止血液凝固的薄血藥,也不會一服用就立即見效。要服毒後立即嘔血,我只想到飲鏹水,食道受到嚴重腐蝕灼傷後出血。

究竟什麼情況下才會戲劇性地吐血身亡呢?首先,這個瀕死的人,食道或胃部必須因某種原因充滿血液,血液多得能衝過防逆流肌肉、湧出口外;最常見的是胃潰瘍或胃癌令胃部大量出血,由於胃液影響,血液很多時候是咖啡色。

還有就是長期肝病引致「食道靜脈曲張」的病人,會出現急性吐血身亡的情況;此君應該是臉色蠟黃的酒鬼或乙型肝炎帶箘者,而非英俊小生或漂亮花旦。

因大量喝酒而劇烈嘔吐、以至食道內壁撕裂,醫學名稱是「Mallory Weiss Syndrome」,也能令人吐血猝死。可是我卻未見過電視劇中演員在噴血死亡之前,會不停嘔吐穢物的。

我曾解剖過患有大動脈血管瘤的病人,血管瘤剛好侵蝕了附近的食道,爆裂時嘔出大量鮮血,立時死亡;我也親眼見過接受過鼻咽癌手術的病人,鼻咽動脈突然爆裂,幾公升血從口鼻噴出,搶救無效。可是這些情況屬於罕見,難以成為電視劇情題材。

至於有些年老角色,指著兒子道:「你這個忤逆仔!我......」,然後心臟病發倒地,在眾人驚呼「阿爸!阿爸!」聲中,口角流出一行鮮血,雙目反白一命嗚呼。身為病理科醫生的我,每逢看到此情景,真的很想拍案而起,大聲質問:「血從何來?


美食醫生

Breakfast at The Verandah




女兒一歲生日,我和丈夫帶她到半島酒店露台餐廳 (The Verandah) 吃自助早餐。


選擇半島,倒不是為了食物;上星期我們一家才在這裡晚膳,某些食物的質素強差人意。只是地點方便,早餐時間寧靜人少,不像洲際酒店擠迫,兼有光猛寬敞的海景,適合攜帶年幼女兒,也切合我們「偷得浮生半日閑」的意思。

餐廳裝修簇新,雪白的牆壁、桌布、水晶吊燈和雲石地板,在晨光下令人精神一振。每次到 The Verandah,不論是半島還是淺水灣,最愛是滿桌擦得閃亮的銀器餐具,連同喝茶的大大小小二十多件,把吃一餐茶弄得煞有介事的細緻,這份閑情對城市人來說,簡直是奢侈和縱容。

我們很欣賞嬰兒櫈,深色柚木連圓邊枱,安全舒適得來又不失品味。半島還有自家製兒童塑膠餐具,印有酒店商標。




自助餐的食物,不外乎是西式的香腸煙肉煎蛋薯餅焗蕃茄、中式的蝦餃燒賣春卷炒麵生滾粥、日式的壽司冷麫鰻魚卷之類,還有七八款麵包多士、三兩款牛奶麥皮、一應俱全的沙律果菜等。冷盤有巴拿馬火腿三文魚小鮑魚,甜品有曲奇餅甜甜圈檸檬蛋糕水蜜桃撻,水果是藍莓紅莓士多啤梨配生奶油。我只揀了幾件點心火腿、一片牛角包,美食並非來訪的主要目的。


然而,卻有意想不到的驚喜:蛋。美式炒蛋、太陽蛋、奄列都不錯,更有個蘑菇焗蛋,惹味外層包裹著的竟然是溫泉蛋類。

要數最出色的是Egg Benedict 。從未想像過班奈迪蛋可以如此完美,porched egg (水波蛋)固然是煮得飽滿嫩滑、整整齊齊,荷蘭醬也是酸甜濃稠適中,英式鬆餅烤得半脆,恰到好處的鹹香火腿,熱哄哄香噴噴的捧過來,金黃燦爛得叫人難以抗拒。我一個人吃了兩份!





女兒愛上這兒安靜閑暇的氣氛,欣賞街道景緻時,不知不覺睏著了。


好一個寫意的早晨,我們一定是會再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