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8日 星期一

掃街記






香港飲食文化特色之一,就是在街頭「篤魚蛋」。

自從嫁給Eric 後,飯局頻密,好幾年沒有吃過街頭小食。昨晚心血來潮,待女兒睡著後,兩個人跑到太子「掃街」,吃垃圾食物。

胃容量有限,只在弼街、西洋菜南街一帶徘徊,未能去到旺角心臟。 先隨意吃了一串魚皮蛟、一碗紅油抄手,再來一杯鮮擠甘蔗汁。 來到一間燈火通明、琳瑯滿目的轉角食店,決定在此開餐, 點了咖哩魚蛋、煎釀三寶、豬大腸、滷水墨魚、炸魚蛋、臭豆腐, 盛惠七十元。Eric 原是「無雜不歡」,卻陪我不吃牛雜。

現今掃街不再是拿著竹簽插著食物吃。光顧一串會給你紙袋, 買得多還附送發泡膠盒;倘若是現場即食, 更貼心地建議替你剪去盒蓋,讓人吃得方便舒適。

我倆站在鋪頭旁的繁忙街角,吃了不一會,老闆娘主動搬來「摺枱」,一邊打開一邊笑著說:「坐下吃比較舒服,請隨便坐啊!」轉頭又搬出兩張膠凳。今時今日, 街邊檔竟會提供桌椅招待以及殷勤服務態度,我和Eric 是驚訝多於感動。



懷念小時候的「掃街」日子。一個個無牌小販推著木頭手推車, 佈滿好幾條街道;車上蒸氣沸騰,香氣四溢 ,叫賣的聲音此起彼落。食客們熙來攘往,拿著串串竹簽, 毫無儀態地伸長脖子張牙吐舌的咬魚蛋, 汁液胡亂的跌在地上和別人鞋子上。無牌小販有被補的風險, 一邊俐落地串牛雜、剪腸粉,一邊留意著四周環境變化, 隨時準備迅速「走鬼」, 繃緊的神經使熱鬧之中彌漫著一點緊張氣氛。

以前的小販檔很「專門化」,賣牛雜的淨賣牛雜, 賣臭豆腐的不會兼賣生菜魚肉和碗仔翅。魚蛋、 牛栢葉和魷魚是一檔,腸粉則夥拍燒賣。滷水檔只供滷水食品:鴨腎、生腸、豬耳、墨魚、豬頭肉,一片鮮橙顏色, 兼無限量提供甜醬和芥辣。季節限定的炒栗子、煨蕃薯, 簡直是寒冬之中的恩物。

不知道是小時候沒機會吃什麼好東西,還是懷舊心態作祟, 總覺得以前的街邊食物精彩得多,味道也好。滿街車仔檔的風味, 遠勝於現今食物種類雜多、完全「入鋪」的小食店。



是晚的壓軸好戲,是「蒂蒂香」魚丸粉麵。當我們看到「正宗汕頭手打魚丸、手打麵」這些字眼, 再瞥見是蔡瀾和林澄光 專欄鄭重介紹過的,即使肚子已經九成飽,也忍不住闖進去試試。

叫了一客魚、墨、牛丸三拼手打撈麵,另一碟煎墨魚卵。墨魚一般, 魚丸和牛丸卻十分爽口彈牙,魚味尤其香濃,用料十足。 手打麵更是一絕,煙韌香口程度叫人擊節讚賞, 貨真價實童叟無欺的手打功夫, 未吃完已經在盤算下星期幾時再來光顧。餐牌上還有”潮式炒魚麵” 此等菜式,下次必要嚐一嚐。







價錢不算便宜,但既然有只此一家的好魚丸、手打麵, 再貴也不愁沒顧客。

吃罷,已飽到十二分。若論幾年前的體質, 起碼可以多吃一板雞蛋仔、半打章魚小丸子和一碗紅豆冰;現在這個年紀, 只能急急打道回府,懷著悔咎地做一百幾十下sit up 。


美食醫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