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1日 星期一

鋼琴老師

「為什麼不練琴?」幾乎每星期都被鋼琴老師 Mr Loh 責問。
「學校功課忙,測驗又多。」這是事實。
「女孩子何需讀那麼多書?父母只需讓她們學畫畫彈琴跳舞便是了。 即使讀得再好,嫁人後還不是留在家裡做少奶奶享福?」
Mr Loh 並不是封建時代的老頭子,而是三十餘歲、 駕跑車喝洋酒的單身富家子弟。
中四那年與妹妹到新加坡讀書。宿舍、入學、 獎學金等有政府安排打點,鋼琴老師則要自己去尋。Mr Loh是我同學介紹的,他在美國某大學音樂系畢業,雖然年輕, 在星洲音樂界已頗富盛名。他住在我們宿舍附近的豪宅區, 相隔五分鐘步行距離,沿途會經過新加坡總理府,所以十分安全。 他的母親是香港人,因此會說流利廣東話, 一切都很符合我們的需要。
我要考皇家音樂學院試的演奏文憑,妹妹要考八級。那個年頭, 中五考鋼琴八級算是很不錯的了;不像現在, 小學五年級已經考獲八級,真不明白是如何做到的。
(Mr Loh 一年一度的學生演奏會)



Mr Loh 外表非常的斯文秀氣,穿著一身米白, 在星洲的烈日下仍保持白晰細滑的皮膚,說話隨和而有禮, 永遠的溫文爾雅。他沒有結婚,也沒聽說有什麼女朋友(性取向不詳),與父母同住在一所精緻的洋房裡。 屋子裡大多是舊式中國花梨木製傢俱,牆上掛著一幅牡丹、 一張書法那種;然而 Mr Loh 的私人琴室卻是另一個世界。幽靜的米色房間, 通花窗簾半掩著外邊的花園叢林, 厚厚的羊毛地毯上是黑色Steinway三角琴, 琴上一個有貓兒裝飾的拍子機。四周牆壁掛滿他與其他音樂家、 鋼琴學生的合照,壁櫥上是購自世界各地的音樂擺設。茶几上一個高身水晶花瓶,有時插著蘭花,有時則是繡球花、 小白菊。
他養了一隻英國短毛貓,平日駕駛深灰色保時捷,跟朋友去high tea、品酒、賞畫、聽音樂會,是個生活悠閒、 很懂得享受的藝術家。
雖然過著優皮士生活,骨字裡他卻是個思想極為保守的人。 跟以往所有鋼琴老師一樣,他永遠嫌我和妹妹練琴不夠, 對我以學業為重的心態很不以為然;這令我十分訝異, 因為我以為現代女性都打算建立自己事業。 我告訴他我將來是要做醫生的,他皺著雙眉搖頭,顯然認為我不可救藥;他的父親是個外科醫生。


他是個百分之百的藝術家脾氣,完全以感性行事, 有時說話語無論次,叫我和妹妹哭笑不得。 例如有次妹妹彈奏六連音,怎麼都彈不好,快得來就不平均, 平均得來速度又不夠,哭喪著臉對老師說:「不會彈。」
Mr Loh 馬上示範彈奏,又快又平均,而且很優雅。
「不會彈?有這樣的事?沒有呀。」Mr Loh說得理所當然。
妹妹心裡嘀咕:「你自己當然會彈,可是我真的彈不到嘛!」
Mr Loh 重覆示範十幾次,然後拍拍手說道:「好,沒問題!」
他自己練習多次就當作教懂了妹妹,感性人的想法真是不可理喻。


他卻不是無心教學的人,對學生的音樂修養是很認真的。 有時候我沒有練琴,彈奏得不知所謂,他會十分生氣和失望;可是優雅的藝術家是不能擲琴譜發脾氣, 更不能像潑婦般提高聲線罵我,他只好唉聲歎氣, 一言不發地走出琴室。

待他心情平復後才回來,手裡拿著一隻CD。 他先再深深歎一口氣,然後像個阿婆般苦心勸導我:「你若是想考試合格,這樣缺乏練習是不行的。你記住回去要仔細聽這CD,好好研究該如何演繹歌曲, 每天練習兩小時,彈歌前要練習一小時的scales, scales是技術的根本......(下刪一千字)」
我不以自己的懶惰爲恥,毫無悔意地對他一笑,他就會心軟下來, 怒氣全消。
我只跟他學了兩年,考到演奏文憑後,就專心應付高考, 從此沒有再碰琴了。
學了一輩子鋼琴,終於可以得到「解脫」, 事實上心情是興奮多於不捨。可是 Mr Loh 作為我最後一位、也是我最喜歡的一位鋼琴老師, 在我心目中他真是個可愛可親的人, 也是我在新加坡少年時代的重要回憶。


美食醫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