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7日 星期一

醫院的氣味





微生物學科隸屬於病理部門,化驗室就在我辦公室旁邊。化驗室內專門進行病菌培植,溫度長期維持在較高水平,每次走進去,總覺得空氣濕潤,生機秧然,陣陣瓊膠(細菌培植基)的酸醙氣味。

「像四周像有許多微生物飄浮的樣子,叫人混身不自在。」我說:「我比較喜歡自己的解剖學化驗室,永遠瀰漫著一股福爾馬林的氣味,空調又強勁,感覺消毒衞生。」

「對,不過長期吸入福爾馬林,會致癌。」微生物學醫生Sandy 反擊。

醫院裡不同角落,有著不同的氣味,整體而言都不算太好聞。

先說癌症病房。惡性腫瘤會發出一種特別氣味;科學家曾做實驗,證明狗隻能夠用嗅覺辨別出癌症病人。如果癌腫生長在口腔、食道等位置,氣味更加明顯,潰瘍時尤其嚴重,幾乎一走近病者就知道他患癌。

骨科病房內,通常聚集了不幸跌倒骨折的老人家,他們暫時無法走動,大小二便都在牀上解決,氣味可想而知。偶爾收入患上壞死性筋膜炎的病人,被所謂「食肉菌」感染,腐肉的惡臭更是驚心動魄。

產房是最常見血的地方,不論順產還是剖腹產,都是血流成河,因此空氣中經常洋溢著鮮血和胎盤的腥味,怕血的人定會被嚇暈。

也不是沒有香的地方。兒科病房,尤其是初生嬰兒間,總是充滿爽身粉和肥皂的芬芳。

有同事說,大量孕婦入住的產前病房也是香噴噴的,估計是她們塗在在肚皮上的「防肚紋藥膏」所致。

談到手術室,最印象深刻是燒烤氣味。外科醫生一邊動手術,一邊替各處創口止血;大的創口用針線縫合,較小的傷口就用電燒探針止血。每次當加熱了的探針接觸到流血器官,一縷青煙就從手術枱緩緩升起,伴隨著陣陣烤肉氣味,令人想起BBQ,對我來說是非常噁心的,對外科醫生卻是家常便飯了。
(請加入我的 Facebook 和新浪微博專頁,每天更新,還有許多 Ceres 照片呢!)


美食醫生

Promote your Page too

Hokahoka 銅鑼灣店

昨晚,一家三口到 Hokahoka 銅鑼灣新店。



老闆是日本酒專家,店裡盡是獨家代理的好酒,外邊等閒嚐不到。





先來一瓶「渡舟  純米大吟釀  生詰」,冷飲,入口甚是幼滑,酒酸度恰到好處,aftertaste 也豐富精彩。除了酒香稍遜之外,其他方面都很平均,整體分數非常高。



食物由老闆安排,只吃店裡最有特色的。由於喉痛初愈,特地要求多熟食、少生冷,因此刺身、沙律就只要一點點,略具意思而已。


 


串燒準備了三款:牛脷、小蕃薯、免治雞肉腸。

牛脷要點雙份,因為實在燒得太好,軟韌適度,肉汁極多,叫人白吃不厭。

小蕃薯香甜軟糯,連平日不愛吃蕃薯的我也讚不絕口,女兒 Ceres 更是搶著要吃,餵遲一點也被她罵。

免治雞肉腸肉質比較亁澀粗糙,調味醬汁倒是不錯的。


 


這兒的厚煎蛋捲的十分誘人,入口即溶。



壽司只要了海鰻一款,是日本大廚引以為傲的菜式。海鰻做得特別厚滑,味道濃郁,跟外邊吃的大不相同。



最驚喜的天婦羅池魚。老闆說他經營日本餐廳十多年,從未聽過有人會用魚生做天婦羅,大廚破舊立新,想不到效果竟是如此出眾。一整條池魚起肉去骨,魚肉包裹著青紫蘇葉片,魚味與紫蘇清香互相輝映,感覺很新鮮;剩下的魚頭魚骨醮麵醬酥炸,脆卜卜的非常惹味。



另外還吃了雞泡魚乾、吉列免治肉、親子丼等,全部都很美味,價錢更是意想不到的超值。例如一個份量十足的親子丼(滑蛋雞肉飯),連同漬物和味噌湯,只售是$60。
 




喝完渡丹後,又叫了一瓶「越前忘憂  純米酒」。我一向愛純米酒,認為它配襯食物最好。這是醇酒類,微有芝士香氣,入口温和,味甘,襯串燒、炸物一流。



素知老闆是唎酒專家,日本酒定然不差, 想不到食物方面也有如此水準。開業只三個月, 廚房和樓面運作出色暢順,可見潛力無限。


(請加入我的 Facebook 和新浪微博專頁,每天更新,還有許多 Ceres 照片呢!)


2013年5月20日 星期一

怕開刀的醫生





我在中學母校的「師友計劃」擔任導師,也有在大學醫學院裡為中學生演講,最近還在「香港教育城」的「你想理想」網上電台節目中接受學生訪問。數年來我接觸不少志願成為醫生的年輕人,頗了解他們內心的各種疑問。

受訪時,有學生問我:「如果我是個很怕開刀的人,可以成為哪一類醫生?」

我反問他:「為什麼害怕開刀?你是怕血、見血會昏倒,還是覺得人體內部"核突"、怕血腥臭、怕髒?抑或你是怕自己手藝不精,害死病人?」

我讀醫學院時,有個同學很怕血。旁觀教授做手術,中途暈倒;在殮房看法醫解剖屍體,又暈。但是所有醫科生以及實習醫生都一定會有抽血、協助手術的機會,接觸血液無可避免。她不屈不撓,讓自己逐少接觸、慢慢適應現在是一位出色的內科醫生。


倘若不願做手術的原因是怕髒的話,那我就建議別要讀醫了。作為一個醫護人員,應該親力親為去照顧和醫治病者,那怕他是皮膚生疽流膿、體液橫飛、甚至是遇上意外開胸破腹、血肉模糊,醫生都要理性專業地處理,不得嫌棄。即使是甚少接觸病人身體的精神科醫生,也經常要面對滿身惡臭的流浪漢,及自我疏忽、幾個月沒有更衣洗澡的情緒病病人。醫生從來不是穿著名牌華服、坐在香噴噴冷氣辦公室內滴水不沾的白領;這是個厭惡性行業,沒有心理準備的同學可要想清楚了。

 
被我反問的學生回答:「我是怕一不小心,切斷不該切的血管,令病人死亡。」

「可是其他”不用開刀”的醫生,也能害死病人啊。」 我告訴他。

內科醫生錯誤斷症或處方藥物,可以令病人死亡。急症室醫生忽略了病症,輕率讓病人離院,或許轉頭就出現併發症。放射性治療科醫生看X光片、病理科醫生看顯微鏡時,疏忽大意看漏癌細胞,等一年後病人覆診時已擴散至全身,藥石無靈,也是簡接害死了病人。
要想行醫而不傷害到病人,唯一方法是不斷努力進修學習,累積經驗,增加自己的能力。怕切錯血管,就該好好地溫習解剖學,多觀察手術程序、訓練技巧;否則,做哪一類專科醫生都不適宜。

(請加入我的 Facebook 和新浪微博專頁,每天更新,還有許多 Ceres 照片呢!)

美食醫生

Promote your Page too

Ceres 和小朋友





Ceres 是獨女,表兄弟姊妹不多,除了遊戲班(playgroup)
裡的同學,平時難得跟其他孩子玩耍。
其實應該多與年紀相彷的小朋友交流,
對成長和社交發展有莫大益處。



生日會是最多小朋友的地方。

下圖分別是契姐生日慶祝,以及Ceres 一歲生日小型派對。要所有小孩望著鏡頭(而不是「猴」住個蛋糕),真不容易啊!





Ceres 八個月大,到朋友家玩。Ceres 只比朋友的小女兒早一星期出生,卻看起來成熟得多了。 小妹妹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十分動人,相映之下, Ceres頓時變成「蝌蚪眼」。
 

 


年紀相約,家中自有大量適合Ceres 的玩具和設施,Ceres 如魚得水,很快便玩得適應。


朋友大女兒4歲,很會照顧幼兒,對 Ceres還十分熱情呢!
 


農曆新年時,Ceres 十二個月大,到各家親友拜年,自然會遇到許多小朋友。
 


下圖好友的三姊弟,小弟弟只得四個月大,卻特別吃得多睡得好, 身高體重竟與Ceres 相彷,頭顱還是加加大碼!抱著他,比抱 Ceres 還要累。


外出飯局,朋友帶來兒子,兩兄弟一個五歲一個三歲,經常吵著媽媽想要個妹妹。當他們看見穿著桃紅裙子繫住蝴蝶結的小Ceres,喜歡得不得了,圍在她身旁團團轉,翻書給她看,跳來跳去逗她笑。也許他們媽媽該當生個妹妹,他倆將會是好哥哥呢!


 


上月請契姐契哥到自己家裡吃飯玩耍。電視播映 Toy Story,起初 Ceres與契哥看得入神,契姐就專注打遊戲機。


過了不一會,Ceres 就對契姐頭夾產生了興趣,開始搞搞震。
 


搞完契姐,就去騷擾契哥,出動擒拿手,要搶契哥手上的玩具車。
契哥葉問上身,以詠春拳逐招拆解,還一邊繼續看電視。
 

  


現在Ceres 十五個月大,開始跟其他孩子有點交流, 我們將會積極帶她出席活動,希望培養她的社交能力。
這陣子常寫女兒近況,只怕悶壞了讀者。下週或許寫美食吧! 如果有什麼想我寫的題材,歡迎提供意見。

(請加入我的 Facebook 和新浪微博專頁,每天更新,還有許多 Ceres 照片呢!)
美食醫生

Promote your Page 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