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4日 星期一

自我疏忽





外科醫生替病人動手術切除惡性腫瘤,切出的身體組織會送到化驗室,由我們病理科醫生研究病情。


這天,我收到了從乳癌病者身上切除的左邊乳房。特別之處,是乳房腫瘤的直徑,竟有28厘米。你可以想像一個病人的乳房腫脹至如斯巨大、以至皮膚潰爛出血的可怖模樣嗎?

我也試過接收到長了腫瘤的卵巢,比保齡球還要大,直徑可達50厘米,重得我雙手也拿不動,需要兩個同事幫忙。真不知道這個病人,如何陀著鉛球般的肚子過活。

還有一些切除臉上患癌的皮膚,癌腫大得侵蝕了眼鼻口腔,幾乎半張臉切割下來,觸目驚心。

再惡毒的癌腫瘤,也需要好一段日子才會長成如此體積。究竟怎樣的人,會容許自己的腫瘤生長至此等地步都不去求醫?

精神科醫生說,這類「自我疏忽」(Self
neglect
)的人,很大可能是精神病患者,最常見的是患了嚴重的抑鬱症或精神分裂。前者可能有自殺傾向,本已覺得生無可戀,更不理會身體上的問題。不過抑鬱症病人的耐痛能力一般較差,未必能忍受到癌症帶來的痛楚,通常會早點尋求醫療協助。

而精神分裂病者有幻覺幻聽,與現實脫節,兼且腦部機能有障礙,自理能力比正常人低,容易忽視身體上的不適,任由病情惡化。故此我們病理部接收到那些大得匪夷所思的癌症腫瘤,許多時候都來自這類病人。

小病倘若不及時治療,慢慢就演變成嚴重疾病。例如腳踝割傷而不處理傷口,可能會受到感染、發炎膿腫,甚至細菌入血引致敗血病。又譬如糖尿病早期如果不以藥物積極控制病情,假以時日會影響腎、眼、腳、血管和心臟等器官,到時候已藥石無靈。癌病若是發現得早,或許尚可完全切除;但如延遲診治,就會擴散全身,變成末期癌症。

因此,有「自我疏忽」傾向的情緒病或精神分裂病患者,他們的家人和照顧者必須特別留神,除了注意病人的精神健康、用藥定時外,還應密切留意他們的身體狀況,一旦發覺有異常就盡快求醫;不要由得小病惡化,最終發展成難以治癒的重症。
(請加入我的 Facebook 和新浪微博專頁,每天更新,還有許多 Ceres 照片呢!)


美食醫生

Promote your Page too

水果BB

 



有些家長煩惱孩子不肯吃水果。我在這方面比較幸運,16個月的 Ceres「無果不歡」,是個水果BB。
家裡的水果是奶奶買的。奶奶對質素很有要求,木瓜要沒有澀味夏威宜木瓜, 士多啤梨要美國長柄士多啤梨,奇異果只買極甜的「金奇異果」, 蘋果要紐西蘭,水晶梨要韓國,二百元一個的日本白桃, 紅提子和車厘子粒粒皆像牛丸般渾圓巨大······

所以,Ceres 自六個月大起,吃的都是每天街市裡最甜、最爽、 最幼滑無渣的頂級水果;這可能是她熱愛水果的原因!
 





Ceres 吃過的水果款式很多,除了以上提及過的,還有香蕉、蜜瓜、西瓜、 菠蘿、啤梨、紅莓、蓮霧、火龍果、蕃石榴、琵琶果等等, 以及她最喜愛的藍莓。

 


每逢我們在家切水果,不知為何,總會被 Ceres 發覺,指著果盤伊伊呀呀的說要吃。若餵遲了一點餵, 她都不放過我,死纏爛打、吵吵鬧鬧,甚至爬上我身上, 搶我口中的水果。Ceres 原本是個理性的水瓶座,可是一牽涉到水果,就會完全失控。





有次Ceres 吃藍莓,丈夫說:「給爹哋吃。」
平時 Ceres 會乖乖的餵爹哋。今天特別挑皮,斜視他一眼,繼續把藍莓放進自己口裡。
丈夫不死心,張開口,繼續說:「餵爹哋吃呀。」
Ceres 開始搞鬼。她拿起藍莓,放入我的口裡,嘴角暗暗奸笑, 一邊看著爹哋的反應。
我忍俊不禁,笑著叫 Ceres 餵爹哋,還另外給她兩顆提子,推她一把,說:「快給爹哋。」
Ceres 本已滿口藍莓,卻以九秒九速度把兩粒提子都塞進自己口裡, 寧死不屈。
丈夫實在忍無可忍,把Ceres 迫在沙發的一角,說:「喂,快餵爹哋!」把口張得大大的。
Ceres 從碗中拿起藍莓,陰陰笑,又想擺入自己口裡(雖然已經沒位了)。 我坐在一旁,捉著她的小手,移到丈夫口裡,說:「乖, 給爹哋啦!」
Ceres 見我倆用强硬手段,於是改變策略,兩手都拿了藍莓, 放進丈夫口裡。丈夫正想稱讚,只見Ceres 雙手各抓了一把藍莓,又迅速地塞進丈夫口中。接著再伸手入碗, 用力抓兩手藍莓,連汁都擠出來了,還要繼續塞, 抹得丈夫一臉藍莓汁,哭笑不得。
我笑得伸不直腰。Ceres 一臉正經,卻掩不住眼中的狡猾笑意。她真是一個很愛開玩笑的鬼靈精!
 

 


(請加入我的 Facebook 和新浪微博專頁,每天更新,還有許多 Ceres 照片呢!)


美食醫生

Promote your Page too

2013年6月17日 星期一

媽媽的醫學謬誤





前陣子好友生眼瘡,右上眼皮紅腫有硬粒,俗稱「眼挑針」。別人笑她一定是偷窺人洗澡,因為大家都聽說過,生眼挑針是因為「看到不應該看的東西」。


當然只是說笑。現代人知識廣博,均明白用不潔的手揉眼睛,加上分泌失調等因素,會導致眼皮脂線急性化膿炎腫。

小時候,父母長輩常掛在口邊的「醫學知識」,大多都很無厘頭。相信大家聽得最多的三大謬誤,是「飯後跑跳會患盲腸炎」、「講大話會掉大牙」、和「飯碗吃剩飯粒,將來會嫁痘皮佬」(雖然後者跟醫學不太有關係)。

事實上,盲腸炎成因是糞便阻塞盲腸導致發炎,與跑跳毫無關係,可是飯後運動卻會令胃部不適;掉大牙若不是自然更換恒齒,就是因為口腔不清潔而蛀牙;而在自由戀愛的社會裡,嫁不嫁痘皮佬純粹是個人選擇,跟小時吃飯習慣無關。那時雖然年紀小,卻也明白父母如此胡說,只是想我們不要亂跑、講大話、或浪費食物而已。

不過,有些醫學謬誤可以導致嚴重後果。例如當魚骨卡住喉嚨,根據傳統智慧,解決方法是喝醋(希望溶解魚骨)和吞白飯(企圖把魚骨拉落胃部),其實這樣做既無用又危險。哽骨後吞白飯,可能把骨頭進一步推入喉嚨肉裡,越插越深。正確做法是停止進食,看醫生做檢查;如有需要,就用內窺鏡把骨頭取出。

另一危險理論,是「發燒要焗出一身汗,很快就好」。出汗的確能暫時降低體温,但是若果用棉被包裹發燒幼兒,會阻礙身體散熱,甚至引致抽筋。應該讓幼兒穿著輕鬆衣服散熱,更換汗濕的內衣,用温水沐浴,以及在適時服用退燒藥。

談到出汗,想起近年很流行的一個誤解,認為出汗越多越能減肥,所謂要「燃燒脂肪」,其實沒有這回事。出汗後流失水分會令體重暫時下降,但喝水之後體重會回復,脂肪不會因高温而減少或「燃燒」。因此,關掉健身室冷氣,穿長袖衣服跳健康舞,甚至用保鮮紙包著身軀做劇烈運動,根本毫無意義;甚至可能因為太過悶熱,而不知不覺減少運動的時間和份量呢!
(請加入我的 Facebook 和新浪微博專頁,每天更新,還有許多 Ceres 照片呢!)

美食醫生

Promote your Page too

中學生涯(下)

中四會考後,從萊佛士女子中學(Raffles Girls' School)升上萊佛士初級學院(男女)(Raffles Junior College)。以前我在香港讀男女校,倒不覺得怎樣;但中四之前只讀單一性別學校的新加坡同學,又正值青春期,可就充滿憧憬、興奮極了。
初級學院只有兩個年級(初一和初二),每一級有四十個班別。




初二師兄姐為初一同學籌辦的
迎新會十分精彩,一連串的活動延續三個星期。詳情記不清楚了,只知道校長跟新生演講之後,就是接連不斷的參觀校舍、介紹課外活動、教授校歌和學校口號等。近百個興趣會社和體育團隊為了招攬會員,悉心安排了數不凊的展覽和表演,如舞蹈學會的跳舞、藝術學會的畫展、弦樂團中樂團的演奏、水球隊的表演賽、劍擊隊的示範、生物學會的遊戲、華文學會的話劇等等,看得人眼花繚亂,什麼都想參加。
接著是分組比賽遊戲。將十多個不同班別的同學編在一組,要完成多個項目,又鬥智猜謎答常識題,又上山下海鬥快尋寶,又唱歌跳舞才藝比拼,還有赤腳二人三足、泥漿中跳躍滾動、互相推下泳池裡、沙地上飛奔賽跑之類。總之全身由頭髮至腳趾都弄得髒兮兮的,身上校服運動衣亂七八糟,臨走前就用大水喉從頭到腳沖得濕透,踢著拖鞋,連羣結隊出城吃比薩。

那時候年輕,瀟灑得起。






整整一個月,每天就是玩、玩、玩。最後是迎新晚會,我們修讀物理化學生物的三百個同學,屬於黄色的(醫學院舍),晚會主題是 Club Med,要營造渡假氣氛。師兄姐們把禮堂佈置得色彩繽紛,舉行各種遊戲比賽,以及集體舞蹈、歌唱、叫口號,最後少不了男女共舞環節。大家理所當然趁此機會互相表白,在新學年開始前找個伴侶,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其後兩年是忙碌而精彩的日子。我參加了舞蹈學會、啦啦隊(見「啦啦隊隊長」)、 生物學會、華文學會,參選過學生會(雖然失敗了,卻是極好的經驗),還代表學校出席作文比賽、參與報章的校園記者計劃等。明明功課繁重艱深,卻不知為何仍可以同時兼顧那麼多活動;十幾歲的精力真是無窮無盡呢。
我沒有讀至畢業。初二那年靠著自修,考取英國高考文憑試,並獲香港的醫學院的取錄,提早半年回港讀大學。雖然只是短短一年半的高中生涯,但豐富多彩的日子令人難以忘懷,而與同學一輩子的友誼也是彌足珍貴。


(請加入我的 Facebook 和新浪微博專頁,每天更新,還有許多 Ceres 照片呢!)
美食醫生

Promote your Page too

2013年6月10日 星期一

人吃人?!




一名婦人,懷孕三十週時胎死腹中。死胎排出後被送往殮房,準備解剖,研究死因。


孕婦拒絕解剖胎兒,並要求一、兩天內領取胎屍,越快越好。

殮房職員不禁納悶:殯儀館和火葬場輪候期長,不可能在死後兩天就馬上辦理喪禮,況且也很少會替流產胎兒辨喪事的。詢問婦人為何急著領取遺體時,答案竟然是:「趕著把新鮮胎屍製成中藥,自己服食。」

簡直駭人聽聞。這豈不是明目張膽的「人吃人」麼?

以前曾聽過有人以產婦胎盤入藥。中醫古籍記載,曬乾的胎盤叫「紫河車」或「胎衣」,據說有補充賀爾蒙、改善婦女面顏枯乾、緩解產後抑鬱等療效,尤其適合產後及更年期婦女。近年來在美國也有人提倡以人類胎盤製藥,甚至有荷里活明星公開支持和推廣。

可是作為一個解剖學病理科醫生,我絕對認為胎盤是人體器官之一,跟心臟肝臟無異,吃胎盤等於吃人肉。即使是產婦吃自己的胎盤,聽起來也十分恐怖。

更何況是吃人類胎兒。

「人吃人」的現代史,最著名的是十九世紀的Mignonette船難案;據說「少年Pi的奇幻飄流」,也是取材自此。案中的倖全者在幾近餓死的關頭,才不得已以人肉充飢,尚且為世人所不恥。在太平盛世、經濟發達的香港,竟然有人想把自己胎兒遺體製藥服食,僅僅只為個人進補、口腹之慾,實在是泯滅人性。

現代資訊發達,在互聯網搜尋,不難找到世界各地落後地區以胎兒「補身壯陽」的報導和例證,有的甚至圖文並茂,叫人吃驚噁心之餘,又感憤慨心酸。

雖然作為胎兒母親,法律上有權領取及自行處理死胎;但既然知道她的用意打算,須與死因法庭查詢該如何處置,希望盡量避免道德悲劇的發生。
(請加入我的 Facebook 和新浪微博專頁,每天更新,還有許多 Ceres 照片呢!)



美食醫生

Promote your Page too

Ceres 16個月


  


Ceres 的近況,實在不知從何寫起。自從孩子過了一歲, 發展速度快得驚人,往往今天剛學會一種新技能,還來不及寫下, 轉眼間又更進一步了。
例如說話方面,不久之前, 我們還在驚歎剛滿15個月的女兒能清楚數一至十, 能分辨並說出紫、綠、藍、白、紅、黄等顏色,以及圓形、 星形和ABC (遺憾是她只懂說英語,因為自小愛看的幼兒影碟都是英語為主), 正打算出blog紀錄下來,誰知還來不及寫,她已經連十一十二、 棕灰粉紅、甚至超過一半的英文字母都學會了。 只怕此博文刊出之時,她又會說更多生字呢!
此外,「爹地」、「媽咪」、「波波」、(洗)「白白」、「街街」、「燈燈」、「拜拜」、「狗狗」、「 奶奶」、「謝謝」、「俾」、「擺」、「靚靚」等詞彙,她都運用得恰當而清晰。

她愛扮講電話,隨手拿起什麼擺到耳邊,說:「喂,喂······(然後是一輪不知所云的BB話)······ 拜拜!」沒有人教她的,單靠觀察就學得唯肖唯妙。

近期買給Ceres 的玩具,除了更多圖書之外,還有煮飯仔、砌圖和 LEGO,當然少不了潮爆鴨仔。為了讓Ceres 學習收拾玩具,特地買了兩個塑膠籃子,引導她把東西放回籃中。
 

社交方面大有進步。有看以前博文的朋友都知道,Ceres 曾經是個不太友善的嬰兒,「吱」都唔笑;陌生人別說抱, 就算只逗她說話也要被她臭罵的。可能是長大了, 也可能是遊戲班的影響,Ceres 現在會主動逗陌生成人或小孩,有說有笑有交流, 甚至會厚著臉皮叫初次見面的 Uncle Auntie 抱,社交技巧叫我和丈夫大喜過望。
跟別的孩子玩耍,我不擔心她會被欺負。Ceres 通常會先向人展露甜美笑容,然後趁人不覺就把別人的玩具拿去(她是個笑嘻嘻的惡霸),奇怪的是孩子又很少會跟她計較;就算被搶回玩具,Ceres又好像不太在乎,只愛笑著追逐小朋友玩樂。
 

遊戲班教授的捲毛巾、用湯匙搯豆子、砌積木等技巧,我 看著她從一竅不通蔓到逐漸學會,興奮心情不亞於Ceres自己。 當我唱出遊戲班的兒歌,她就聞歌起舞,嘗試做出老師教的動作, 非常可愛。
 

 

有次她吃飯坐得久,覺得悶,把書本擲到地上,一臉頑皮。 我和丈夫馬上厲聲喝止,四隻眼睛「掘」住她。她自知理虧, 不敢出聲,有點不知所措。突然,她雙手合十,不停做「請請」動作,大聲說:「請、請、請······」,以示道歉賠罪, 然後自己拍手微笑,扮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這樣「識do」, 究竟是誰教她的?

其他有趣動靜,包括有掌上壓、把雙手放在背後、拿起手袋說「拜拜,街街!」、踢球等,全部都是她靠自己的觀察和創意, 並沒有人告訴過她的。



當我正坐在梳化腳旁寫著這篇網誌,Ceres突然走過來,
甜笑著說:「媽咪!」,然後把嘴凑近,在我脣上吻了一下,接著就整個人挨在我身上撒嬌。你說,世上還有比這更幸福的事嗎?

(請加入我的 Facebook 和新浪微博專頁,每天更新,還有許多 Ceres 照片呢!)

美食醫生

Promote your Page 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