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4日 星期二

中學生涯(上)








離開新加坡已經有十五個年頭吧?再不寫下來的話, 只怕「那些年」的零碎回憶,終會煙消雲散。
在「啦啦隊隊長」一文提過,我初中時就讀新加坡萊佛士女子中學(Raffles Girls' School),高中則在萊佛士初級學院(Raffles Junior College),兩者皆全國排名第一,幾乎所有總理及高官都是校友,因此有「萊佛士統治新加坡」一說。
中三時,初踏入萊佛士女子中學。由於我是插班生,又是外國人, 言語不通(聽不懂她們的新國口音英語、自己英文會話也不好), 加上實在不太喜歡女校(女校的是非很難應付), 自己的社交和適應新環境能力也特別弱,亦思鄉想念香港同學··· ··· 總之,惶恐得很。
幸而相處下來也很順利。新加坡雖是國際城市, 卻仍保留著南洋國度的熱情率性。比較起香港人,新國人純良、 天真、無機心、不藏私,即使跟你不太熟, 也會隨時主動教授個人温習秘技或「秘笈」,甚至於家中私事、 自己暗戀對象等等,也能與初相識的朋友分享,非常可愛。
新加坡人很為自己的國家驕傲。我發覺, 只要不在他們面前批評新加坡、或讚揚香港, 他們要多友善就有多友善。
我的英文能力遠遠不及,中文(他們稱為華文)和數學卻比當地學生優勝,大家互相請教幫忙, 感情很快就建立起來了。



初中時有許多活動,比當年的香港中學生活精彩得多。 例如歷史老師會帶我們去博物館、 地理老師會安排野外旅行研究山水石頭、 班主任會帶我們到老人院和孤兒院做義工, 還有舉辦賣物會和天才表演等等。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生物科老師帶我們到沼澤探險。 生長在赤道的新加坡同學,當然是短褲拖鞋上陣;只有在香港嬌生慣養、怕曬黑、從來不做戶外活動的我, 才會笨得穿長牛仔褲和短襪波鞋。
一踏進沼澤就深知不妙,半路上濕泥己浸到膝蓋,把腳抽出來, 波鞋已經陷在泥沼中不見了,花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拾回來。 手提著波鞋,雙腳只穿著襪子在泥濘中行走,腳底沒有保護, 感覺又擔心又難受;什麼金色的蜘蛛、紅色的毛蟲、紫色的葉子, 都沒心情去留意了。
想來其他同學自小已習慣跟大自然接觸,在泥沼中跑個不亦樂乎;即使有個同學在沼澤中失去一隻拖鞋,也渾然不當作一回事, 索性赤腳搭巴士回家,瀟灑之極。



兩年時間眨眼即過,畢業舞會是在某五星酒店內舉行的。 同學們都悉心打扮,可是一個舞會裡完全沒有男生, 倒是有點錦衣夜行。沒有太多離愁別縮, 因為九成同學都是升讀萊佛士初級學院;大家一邊擔心高校的繁重功課, 一邊響往著男女校的精彩生活······(待續)


(請加入我的 Facebook 和新浪微博專頁,每天更新,還有許多 Ceres 照片呢!)

美食醫生

Promote your Page to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