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5日 星期日

法庭趣聞




近來看到一本書「
Disorder in the Court」。作者是美國的法庭記者,把實際發生在法庭上的有趣對話節錄下來,編輯成書;其中包括一些律師對法醫的質詢,內容叫人忍俊不禁。

例子一:
律師:你記得你在什麼時間替死者進行驗屍解剖?
法醫:大概早上八時三十分。
律師:而當時他就已經是死亡的狀態了?
法醫:如果不是,在我完成解剖時也肯定死透了。

例子二:

律師:醫生,你在執行驗屍解剖之前,有否檢查死者脈膊、血壓和呼吸?
法醫:沒有。
律師:那麼,有沒有可能當你開始進行解剖時,那人其實還是活著的?
法醫:不可能。
律師:你為何如此肯定呢,醫生?
法醫:因為當時他的頭顱已經被放在另一張桌子上的桶子裡。
律師:(尷尬死撑)這樣啊但有沒有可能他當時仍活著呢?
法醫:也有可能啊,他現在不但活著,還在做律師。

倘若有律師有法庭上如此向我質問,我會忍不住捧腹大笑,定不能像以上法醫般鎮定幽默。

究竟存於殮房裡的遺體,會不會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仍未死透,在解剖之際突然「復活」,猶如恐怖電影的情節?

事實上,當醫生為病人急救失敗,並非如電視連續劇般馬上宣佈病人死亡,然後讓家屬衝入布簾內抱屍痛哭。主診醫生必須先進行一套標準檢查,並詳細記錄結果,以確定病人真正死亡。

檢查內容,除了用聽筒證實病人沒有心跳和呼吸之外,還要確認身體已完全失去反射動作:

(1) 用電筒照射病人眼睛,須見到瞳孔擴張,並對光源沒有反應。

(2) 
用消毒棉花輕抹病人眼角膜,確保沒有眨眼反應。

(3) 
按病人的面部及眼窩,測試神經反應。

(4) 
用喉管刺激咽喉,證實沒有咳嗽反應。

然後,醫護人員會替病人接駁心電圖機器,並印出一張沒有心跳的心電圖,以作證明。

醫生是不會隨隨便便就宣佈病人死亡的,而我們病理科醫生也不會替未死的人進行解剖。希望以後不要有律師在法庭上,問以上荒誕問題,鬧出駭人笑話!

(請加入我的 Facebook 和新浪微博專頁,每天更新,還有許多 Ceres 照片呢!)

美食醫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