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6日 星期一

醫生的抉擇



網上看到一篇博文。一位美國骨科醫生,患了晚期胃癌,他的好友外科醫生是這方面的世界權威,做手術可令病者的「五年存活率」提高三倍──即是由5%增至15%,縱然手術後身體狀況會很壞。

這位骨科醫生想也不想,拒絕做手術。他停止工作,所有時間都跟家人一起度過。幾個月後,他在家中安詳去世,期間完全沒有接受任何手術、化療或電療。

當病人得到重病絕症,醫生會不遣餘力去保住病人性命:進行急救,通宵達旦做複雜大型手術,使用最新藥物和儀器。然而,當醫生自己患上重症,他們會如何面對和處理?

醫生了解疾病病理,知道病情會如何發展,也明白現代醫學科技的能力和限制。他們親眼看到疾病帶來的痛楚和無助,仔細觀察到每項治療的好處和缺點。

醫生清楚人不能避免死亡,最重要的是死得有尊嚴,最怕的是死得疼痛和孤獨。

像博文中的骨科醫生,倘若選擇一連串的手術和化療,可能把生命延長數月甚至幾年,但卻要忍受治療帶來的痛苦,如手術創口的發炎滲漏需要插導喉和吃藥、失去食道胃部小腸後無法正常進食、化療所導致的嘔吐掉髮,以及行動不便、抵抗力弱、頻頻感染肺炎和尿道炎等,最後在疼痛中去世。

因此他認為,倒不如拒絕一切治療,寧願讓生命短一點,卻可過著吃喝走動如常的日子,把有限的時間花在自己想做的事。死亡的地點選擇在家中而非冷冰冰的醫院病房,摰愛親友圍繞身邊,臨終病發時不要任何急救、插喉、注射強心針,只要適量的止痛藥物。這樣死得有尊嚴,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

不過,並非每個醫生都會如此抉擇。縱使平日常說寧願早死也不要經歷手術和藥物的後遺症,但當真正面對死亡之際,想法又可能有所改變。我見過有些醫生面對絕症,會積極接受醫治,盡力延長生命的長度。


所謂「螻蟻尚且偷生」。或許還有未完成的心願,或許有捨不得的人和事,或許是對死亡的恐懼,或者是深信意志能戰勝命運;更多時候,是單純地對生命的熱愛。

(明報「伊人醫事」2013916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