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0日 星期日

客死異鄉



前陣子報張報導,一名猶太漢來港出席橋牌大賽,翌日在酒店房中猝死。

本來此類個案必須進行解剖,以確定死因。但死者家屬申請司法覆核,強調猶太禮法認為體內靈魂神聖,猶太法律規定遺體必須盡快安葬,下葬前身軀不能受褻瀆;即使解剖,也必須將所有身體部位歸還體內。最後獲得法庭批准,豁免解剖

香港是個國際城市,公立醫院常接收到不同國藉的病人;因此我們病理科醫生,有時也面對來自世界各地的死者家屬,需要適應他們不同的風俗習慣。

曾接觸過菲律賓女傭在港病死的個案。本來死因毫無可疑,可是主診醫生以「死者家屬對醫院有投訴」為由,把個案轉介死因裁判庭。跟我會面的是死者的妹妹和表妹,對於醫生從來沒有向她們解釋死者病情和死因,感到非常不滿。

我向主診醫生查詢,他苦笑說:「死者住院期間,我天天都向她的親人詳述病況,為什麼現在她們卻投訴我呢?」

我仔細查問家屬,搞了好半天,才發現死者最少有兩個親姊妹、三個嫂子、八個姨媽姑姐、二十個表姊妹在港工作;住院時候輪流探望,個個向病房職員自稱是親人。因此主診醫生即使說乾了嘴,仍未能跟每一個親戚交待病情。今次我接見的死者妹妹及表妹,就從來未有機會跟主診醫生談過,因而引起誤會。

最近一個移民美國的老翁患上肺癌和肺癆,回港就醫,後來不敵病魔身亡。他在美國長大的中年女兒投訴醫院治療不力,氣焰囂張的對我說:「我原想我父親是香港居民,可以免費使用政府醫療,才屈就送他回港醫治。誰知你們香港醫生水準低劣,我父親從未好轉,住院環境又擠又吵,護士亦不專業。現在我有點投訴,就說要驗屍,難道香港醫生差勁到連他死因都查不出來嗎?…… 早知如此,我就讓他留在美國醫治了。美國醫生水平高、診症快,設施先進完善,藥物和手術都是世界第一,哪像你們這般低層次?」


我沒說什麼,只是心想,你這位孝女倘若一早讓阿美利堅的神醫治療令尊,那麼香港醫生就可以多點精神照顧其他病人,無需花大量時間聽你埋怨了。

(明報「伊人醫事」2013年10月28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