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7日 星期四

藥材和毒藥

著名韓劇「大長今」,講述朝鮮王朝中宗時代,御膳房宮女長今被逐出宮延,後來為回宮報仇而學醫,經過重重的考驗和挑戰,最後成為濟世為懷的出色醫官。

其中有關醫學的一幕,令我印象深刻。

當醫女長今仍在醫學院受訓時,申教授出了一道考題,要大家區分藥材和毒藥。

長今是絕頂聰明勤力的高材生,把醫書上所有藥材和毒藥全部默寫出來,又快又準。誰知申教授卻給她「不通」(不合格)。

不僅是她,全班醫女都得了「不通」,只有一向最笨、學習最慢的信菲,才得了一個「大通」。

後來申教授安排長今與信菲一同實習,長今終於領悟到真正的答案。當申教授再一次問同樣問題時,長今回答:「藥材和毒藥是無法清楚區分的。」

她解釋:「依照病人情況用来治病的,就是藥材。倘若診斷錯誤、使用不當,就是毒藥。」

還舉例:「多喝水似乎很有益,但是深夜及清晨喝的水,就是毒。寒氣引起的便秘,可以用巴豆治療;但如使用巴豆来醫治熱氣引致的便秘,就會置人於死地。」

說得真好。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藥物即毒藥,反之亦然。所有治療,都是一把雙刅劍,治效和副作用並存,醫者需權衡輕重;古今中外,一向如是。

申教授還指出了更重要的一點。「同樣的藥材,能救人也能殺人,因此大夫絕對要對病、對人、對大自然謙虛,仔細地了解病人,不能有任何失誤。尤其我無法容忍自以為什麼都懂的人(指長今),自滿會讓你倉卒斷症,而大夫的決定會左右一個人的性命。」

信菲正是將心思放在病者身上,為他們謹慎用藥,所以才能在區分藥材的考試上,充分考慮到病患的實際情況来回答。即便是被公認的毒材,她也列出可用之處;治病的藥材,她也會寫出副作用。她負責任的態度表現在每一次的考試上,因此她是唯一一個合格的學生。

許多年輕的醫生,正是犯了長今的錯誤,以為自己掌握了醫學知識和技術,便自信地草率斷症,其實這種心態是十分危險的;倘若給予錯誤的治療,後果可能十分嚴重。

因此醫院裡初出道的醫生,必須受到上司監督。當累積經驗越多,甚至犯過錯誤,才會發覺學海無涯;必須聆聽病者的說話、同事的意見,以謹慎謙虛的心,為病者作出最安全的診療。

(明報「伊人醫事」2014年3月10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