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9日 星期日

「暴走法醫」觀後感

日劇「暴走法醫」,講述女法醫大達珠實,對於解剖遺體、查明死因的工作充滿熱誠,面對千蒼百孔的日本法醫制度絕不妥協,堅持自己的信念來辦事,讓死亡的真相水落石出。

劇集指出日本法醫體系的毛病。日本每年大概有十七萬非自然死亡的個案,可是當中只有八千具屍體會進行司法解剖;即使加上行政解剖,也只得11%獲得驗屍。相比其他歐西國家,芬蘭的解剖率達到90%,美國則有50%,數目相差甚遠。

除了因為日本只有約170名法醫、人手嚴重不足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東洋民族思想保守,認為解剖遺體對死者不敬;即使死亡情況疑點重重,家屬也會堅決反對解剖,寧願由得死因不了了之,讓罪犯逍遙法外。

比起日本,香港有較為健全的死因研究體制,設有死因裁判庭,並在「死因裁判官條例」中列明20項必須呈報法庭的情況。裁判官會根據警方的調查和法醫(或病理科醫生)的意見,決定是否需要解剖遺體。

然而,跟日本人一樣,中國人覺得保留全屍是非常要緊的事。二十年前,香港家屬無法反對法官的解剖令;可是到了今日,即使裁判官已經裁定要解剖,家人仍有機會申請司法覆核推翻裁決,令到現今獲得解剖的遺體數目越來越少。

驗屍解剖的重要性,其實比一般人想像的高。例如在墮樓身亡的個案中,解剖不僅能排除他殺的可能性,還有機會找出意外的原因,以避免日後再有同類意外的受害者。又例如急病致死的個案,解剖時若發現醫療失誤,可讓家屬得到公平的交待和賠償;倘若發現死者有隱性遺傳病,則能及早讓受影響的親人接受檢查和治療。

為了讓死者家屬較易同意遺體檢驗,本地大學近年研究「微創驗屍」的方法。傳統的解剖,必須剖開後腦、胸部和腹部,傷口巨大而明顯。而「微創驗屍」只需在身體各處打開約1厘米的傷口,以內窺鏡檢查胸腔、腹腔、腸道及血管,在各器官抽取組織化驗,準確度超過90%。由於對遺體外觀影響甚微,一般家屬都不太抗拒。


可是,「微創驗屍」需時極長,醫生亦要花很多時間學習新技術;在資源短缺的情況下,仍是在試驗階段。要做到恰當而足夠的死因查明,還是有賴社會大眾對解剖的了解和接受。

(明報「伊人醫事」2014年1月27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