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7日 星期四

無妄之災

一名老翁患有心臟病、糖尿病、腎衰竭,感染嚴重肺炎入院,數天後心臟病發死亡,死因沒有可疑。

然而,老翁的中年獨生子卻投訴醫護人員治療不當,於是個案轉交死因裁判庭更進。

當病理科醫生跟死者兒子在殮房會面時,已經覺得他有些不妥。打扮奇特、目光煥散,說話條理不明、內容奇怪,時而情緒激動,時而遲鈍無反應,經驗告訴他這是個精神病患者。

「醫生,我父親是被病房的護士所謀殺的。」他神色凝重、煞有介事地說。

「這個·····為什麼你會這樣想?」

「父親無病無痛,被他們捉入醫院做手術。我曾經幾次看見護士在他杯中落毒,父親吃下後,最終死亡。」

同事知道不是實情,卻又不便即時反駁:「那麼你當時為何不立刻阻止或報警?」

「他們人多勢眾,用眼神恐嚇我不准張聲!」他神經兮兮地說。「我現在就要報警。」

跟他們一起會面的警員本在打瞌睡,聽到後立時嚇醒了:「我只屬雜項調查科。你要報警,須跟我回去警局。」

他真的去了報警,控告病房護士謀殺。他還聲稱看見披頭散髮的女病人,叉著父親的頸想揑死他;可是那個是男病房,根本不會有女病人出現。

醫院和警方都覺得死者兒子患精神病,有嚴重的妄想和幻覺。可惜因為他拒絕接受精神科醫生的評估,故此無人能夠說他有精神分裂症,連法官也沒有權利指出他在胡說,警方必須受理這件案件。大家唯有照著他的口供和要求,去展開調查、解剖屍體、開庭審訊,搞了好一陣子。

老翁的其他親人,也理解他兒子的狀況,可是卻無人能勸服他放棄控訴,或叫他去看精神科。

最後死因庭法官裁定老翁死於自然,案件沒有可疑。但死者兒子不服,提出上訴,每隔幾天就去病房和病理部吵吵鬧鬧,又恐嚇醫生護士,持續數月不止。


歸根究底,是條例不允許強迫懷疑精神病者接受診斷和治療,結果導致這場鬧劇,真是醫護人員的無妄之災。

(明報「伊人醫事」2014年3月24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