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9日 星期日

驚心場面(下)

(前文提要:筆者讀醫時經歷。四十多歲男病人患上鼻咽癌,接受「上頜骨翻轉入路」手術及電療後痊癒,卻在廖醫生替他做內窺鏡檢查時,突然噴血數升昏迷,滿地滿房都是鮮血······

一瞬間,鄰房醫生趕過來,二話不說,黃醫生替病人插喉,林醫生打點滴。六、七個護士湧進病房,慌慌張張、熙攘尖叫,跑來跑去的不知幹什麼。黃醫生要高聲說話才聽得到:「流太多血,插不了喉,快給我刀片替他喉嚨造口!」

拍檔這時卻清醒得很,主動打電話請教授來。我幫助林醫生用力擠壓生理鹽水袋,全速替病人補水。

教授來了,第一句話就是:「太吵了。這麼多護士在這兒幹什麼?都給我出去。只要李姑娘和經理留下。」瞄了我倆一眼,說:「醫學生?你們留在這裡學習幫忙。」

教授檢查病人,跟廖醫生了解情況,處變不驚,指揮若定,大家都鎮靜了許多。他在電話中談了一會,宣佈:「深切治療部肯讓一張病床給我們,準備好就送過去。」

大家馬上搬來輪床,一邊移動病者,一邊急救。黃醫生跳上輪床、跪著做心外壓,林醫生擠著氧氣袋,護士們推著床去了。

廖醫生神色沮喪,說:「我去跟他家人解釋。」

教授看了看他沾滿血漬的醫生袍:「我去。你先換件袍、洗個臉,再過來。」

病人在深切治療部搶救大半小時,終告不治。後來聽醫生們說,病人做完手術後,一條頸動脈的主要分支,不規則地生長到鼻咽,藏在枯骨後面;經電療後血管壁尤其脆弱,被廖醫生輕輕一碰就破了。然而,錯不在廖醫生。頸動脈血管爆裂,是「上頜骨翻轉入路」手術的併發症之一,病人及家屬早就知道;況且他的血管嚴重外露,即使沒有拔枯骨,倘若被人推撞、或自己不小心跌倒撞擊鼻樑,血管也可能同樣會爆開,流血不止。

雖說如此,畢竟病人死在自己手下,廖醫生極為頹喪,往後一星期都不想拿起手術刀。同事們都很了解他的心情,輪流代替他操刀;待他重拾信心,繼續做一個手藝精湛的好醫生。


為了防止類似併發症,頭頸外科醫生致力研究使用「顯微自由皮瓣」(microvascular free flap 重組鼻咽,此是後話。親眼目睹這次意外,令作為醫學生的我明白到,做醫生需要承受病者隨時病情惡化或死亡的風險;無論自己如何小心翼翼,仍有許多不能控制或預測的因素。即使遇到搶救不了的個案,心裡如何難受,也必須堅強地向前走。倘若不能承擔這種壓力,情緒過不了這一關,就難以成為稱職的醫者了。

(明報「伊人醫事」2014年1月20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