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5日 星期六

醫學美容

美容集團毒針事件已經發生超過一年,政府成立的「區分醫療程序和美容服務小組」,卻只提供了一些本已存在、毫無新意的指引,沒有法律約束力。可以想像現時醫學美容的情況不會有什麼改變,療程的風險依然存在。

醫學專科學院(醫專)建議政府,為了讓普通科醫生也可以做某些醫學美容項目,可以由醫專設立認證架構,及設定培訓內容,由衛生署推行證書制度。此提議聽來合理,可是受到各方反對;政府也似乎闊佬懶理,並沒有打算積極採取任何實際行動。

站在整型外科和皮膚科專科醫生的立場,當然覺得憤憤不平。在他們眼中,即使是簡單常見如打肉毒桿菌素(botox)、透明質酸、激光美容等等,操作者都應該對頭頸皮膚的解剖學有深入的認識,也必須懂得處理這些療程的併發症。普通科醫生沒有他們十年八載的嚴格專科訓練,不足以應付深層皮膚燒傷、面部神經癱瘓、鼻尖潰爛等情況;即使普通科醫生接受了醫專的認證,也未必能勝任大部份的美容療程。

而從事醫療美容多年、經驗豐富的普通科醫生則會覺得,雖然過往本港對醫學美容缺乏規管,但每逢有新的美容機械、藥物或技術推出,自己都會認真地到外國上課受訓、考取證書等等,確保能夠提供安全而有效的服務。倘若現在設置認證和發牌,自己一向做得很好的治療忽然不能繼續,實在不合情理。

當然,也有少數害群之馬。一些毫無經驗、受訓不足的醫生,為了輕鬆地賺快錢,粗著膽子就替顧客打針、做激光,甚至進行小型整容手術,心想這些簡單的療程風險有限,漠視安全性和後遺症。他們甘願被不道德的美容公司利用,替它們鋪上專業形象的糖衣,迷惑顧客。

倘若站在消費者的角度,可能會覺得整型外科或皮膚科專科醫生太過高不可攀,又想到併發症的機會微乎其微,何須排隊光顧昂貴的專科醫生呢?於是傾向找信譽良好的醫學美容醫生。而貪便宜、貪方便、或容易受誇張廣告宣傳影響的,就可能會光顧服務水平不太可靠的醫學美容集團了。一般市民怎懂得分辨,哪些療程風險大、需要找專科醫生,哪些療程簡單得連美容師也能勝任?總之方便、便宜、有效,才是消費者心目中最要緊的。


大家立場不同,難以兼顧各方的利益和意願。但是醫學美容發展日新月累,而消費者數字也增長迅速,政府必須盡早立例監管,清晰界定「醫藥治療」和「醫學美容」的分配,才可以防止這灰色地帶無限制地擴張下去。

明報2014年3月31日 
許嫣:伊人醫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