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8日 星期四

Vesta 兩個月

Vesta兩個月大,第一次到診所打防疫針。


身高57厘米,體重5.2公斤,頭圍37.5厘米,非常標準。

雖然,Vesta吃奶不及家姐Cere 快,晚上睡覺不及Ceres規矩,但我總覺得,妹妹的發展比較快。



未夠兩個月大,Vesta 就已經可以自己緊緊捉著奶瓶,手指的力度和運用很不錯,甚至幾次故意把奶嘴拋出嬰兒床吸引注意,真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



Vesta 是個健談的嬰兒。你可以不抱她,但不能不對她說話談天。她那雙圓眼睛牢牢地望著對方,專心聆聽,聽到開心處還會甜笑;經常張口咦咦呀呀回應,很想用說話表達自己。





她很少哭喊,只會在有需要時、如肚餓換片吐奶渴睡,才大聲叫人,應該說是罵人才對,但絕對不是哭。發惡夢突然驚醒,才是她唯一哭泣的時候。

Vesta愛熱鬧,晚飯後的家庭時間,倘若我們留她一人在床上,她會破口大罵。把她放在梳化一起看電視、或讓她看著父母家姐談天玩耍,即使沒人抱住,她也十分快樂。




跟愛奶嘴如命的Ceres 相反,Vesta 是很少用奶嘴的;即使睡著了也要吐出來。如果她吵鬧時,以為塞個奶嘴給她就可以,那就大錯特錯了。她只會很憤怒地吐出奶嘴呀呀大叫,手舞足蹈的似是在說:「我都說不要了,你還硬塞給我幹麼?」

性格似乎比Ceres還要獨立倔強、牙尖嘴利呢。




近來兩姊妹愛聽我唱「The Sound of Music」的「My Favorite Things」。每逢我唱著那急口令般的歌詞,她倆就會馬上停止一切吵鬧扭計發脾氣,專心地聽,像被點穴般一動不動,是我的絕招之一。


法國香檳金刀會

坐月剛滿,馬上復出跟老公四圍吃喝。其中一站,是參加法國香檳金刀會(Confrerie du Sabre d’or)中國分會舉行的「軍刀開瓶晚宴」。

晚宴設在富豪九龍酒店。食物並不重要,香檳也非主角,重點是在總會代表的指導下,用騎士軍刀劈開香檳瓶頸。



「軍刀開瓶」(Sabrage)源於拿破侖時代。那時軍隊逢戰必勝,喝香檳有如喝水的法國貴族,準備大量香檳為其祝捷;騎士們就用軍刀砍開瓶頸,以添氣氛。

時至今天,在歐洲仍頗為普遍,法國有些餐館甚至特設一個安全角落讓顧客玩Sabrage 。一柄尺許長的普通軍刀,售約港幣數千元;但用料矝貴、手工精細的特製軍刀,則動輒數十萬元。

香檳在酒瓶裡發酵,釋放大量二氧化碳,使氣壓增高;因此盛載香檳的玻璃瓶身,必須造得特別厚,瓶口闊度比例也有限制。倘若以金屬鈍器,恰到好處敲在最脆弱的樽頸位置,內裡氣壓能使瓶頸齊口切斷,同時將瓶蓋射到遠處。

據說技術純熟者,用普通餐刀、匙羹、甚至一隻玻璃酒杯,也能劈開六、七毫米厚的香檳瓶!

秘訣是放鬆,千萬別用力。導師說,首次嘗試者之中,女性比男性順利,越是成功出名人士越易失手,因為「輸不起」的心態反而會影響表現。

第一次嚐試軍刀開瓶,先把整支香檳冰得0-4度。我左手握著酒瓶,右手拿著重甸甸、近兩尺長的未開鋒軍刀,順著瓶身掃落樽頸。掃了一次,不成功,導師說我太用力了;再掃,又不行,要放鬆。掃了五次,突然覺得右手一鬆,「卜」的一聲清脆響亮,整個瓶口像子彈般急飛而出,撞在十多尺外的牆壁後反彈回來,威力驚人。切口整齊平滑,只有少量香檳流出瓶子。





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但感覺真是爽爆了!立刻很想再多拿幾支香檳來劈,可惜喝不完啊。

拾起瓶蓋,只見木塞牢牢地套在樽口內,絲毫無損;珍重留起作為紀念。



劈完還有儀式和證書頒授,證明為香檳金刀會的軍刀手。若能夠在法國的正式聚會中成功開瓶,還會獲得騎士稱號,並隨著年資經驗成為長官和司令。

使用軍刀開瓶,必須安全至上,建議初學者要找個安全而合適的地方、在正式騎士指導輔助下才去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