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9日 星期日

大銀杏串燒


名古屋的「大銀杏」串燒店,門口排著長長人龍。幸而團友是「識途老饕」,早在起程前已預訂了位置。饒是如此,也只能獲派九時正的桌子。

那是間兩層高、只有二十多個座位的鋪面。一進去似是有點煙霧彌漫,空氣中透著濃濃的燒烤氣味。

甫坐下,先點日本酒。「越乃寒梅」、「醴泉」都是當地的好酒造,配襯吃串燒不會有錯。





點食物卻有些難度,餐牌上是清一色的日文。識途老饕有備而來,早下載了日文食物名稱的英語字典,逐隻字對著翻譯,為了吃好的無所不用其技。




名古屋土雞是舉國聞名的,這兒也是以雞串燒為主。雞肉球、雞頸肉、雞翼、雞軟骨、雞心、雞尾、山葵雞柳、雞肉大葱串,全都非常出色。人見人愛的雞翼只賣剩三串,想再多要也沒有了。雞肉球鬆脆味濃,前後吃了十幾串,還有蘸生蛋黃的,好吃得離譜。









店裡其中一樣最受歡迎的串燒,竟是烤羊肉。煎得脆香的煙肉圍著既軟且滑的羊柳,咬下去肉汁四瀉,充滿驚喜。




其餘的如牛脷、蕃茄、青椒、納豆、鵪鶉蛋等,無一不是令人拍案叫絕。老友說大銀杏是這輩子嚐過最好的串燒店,實在不以為過。






吃完第二轉的點菜,已經飽到不能動彈,眼見產後的減肥大計化為泡影,便發誓怎麼也不再吃了。可是同桌損友總是說:「這個燒飯糰真是香噴噴的,Melody你無論如何一定要嚐一口!」如此這般,每樣菜都是「無論如何一定要嚐一口」的,結果又再吃下了許多許多。





想「安哥」牛脷、羊肉、鵪鶉蛋等等,誰知侍應生都說「賣完了」、「只剩一串」,要什麼沒什麼,索性衝到樓下廚房,看到雪櫃剩餘的全部都要,竟把店舖的東西通通吃光······ 我們是蝗蟲嗎?

這間串燒是必定要再來的。下次要訂六時正的枱子,免得好吃的都售罄了。

雜錦燒


到達富山縣,「幻之瀧酒造」老闆力盡地主之誼,晚飯也要安排兩轉,務求讓我們品嚐多些地道美食。

在富山市中心一條不太起眼的窄巷,兩旁佈滿小型食肆。特地帶我們來到這裡,只為吃一味雜錦燒 ,是為第一轉。

「千房鐵板燒」是間地道小店,只有本地人,連來自其他城市的日本人也沒有。我們也看不懂餐牌,就讓老闆作主。




廚師先煮好燒餅,然後才放到我們面前的鐵板。應該算是關西式的做法吧,先把麵漿跟菜、蛋、山芋混合,再將肉、魷魚等材料一層層的叠上,煎好就塗上醬油。




他把雜錦燒放在我們桌上,接著有趣的事發生了。他拿著沙律醬的瓶子,在離開桌面超過兩呎的位置,高速把白色醬料射到餅上,從左至右又由右至左,密密麻麻地填滿整個餅面,卻一點也沒濺出餅外。接著,用小鐵鏟輕輕幾刀,轉瞬間竟形成了漂亮的貝殼圖案!也有花型圖案、螺旋圖案的雜錦燒,令人驚喜兼食慾大增。





味道是絕頂的。在香港吃到的雜錦燒,麵粉味較重,不像這兒,雖有麵粉的質感,但卻不會過分。山芋的成份甚重,襯托出鮮肉香葱的美味,伴著大量的柴魚片和青海苔,色、香、味都達至okonomiyaki的最高境界。




炎炎初夏,吃這個當然是配Yebisu啤酒。平日吃雜錦燒,很快就被厚厚麵餅填滿了肚子,這次的麵漿卻是鬆軟輕薄,加上惹味醬汁及恰到好處的火喉,六個餅被我們飛快地消滅了。若非想著要預留了位置給第二轉的晚飯,我們多來十多二十個也沒問題呢。

懂得找尋和欣賞,即使是小店中的平價食物,享受程度也絕不下於米芝蓮頂級食肆。

神級壽司


到了富山縣魚津市,「幻之瀧」酒莊莊主熱情招待,帶我們到當地著名的「柴壽」,吃壽司料理。

那是間毫不起眼的小店,位於電鐵鐵路旁,店內大概12個座位,全店只有一位年過五旬的壽司師傅,一人兼任老闆、廚師、採購、侍應、洗碗、掃地等。

這晚我們7人包場,帶來許多「幻之瀧」和其他當地酒造的日本酒,甚至連啤酒也自己雪凍帶過來了。




榻榻米的矮桌早已擺放八色小碟。雖然色味俱全,然而團友皆是識飲識食之人,這些前菜不足以令人驚喜。






直至壽司上桌,眾人才嘩然。好的握壽司,我們在香港吃得多,每人花港幣二、三千元吃一頓壽司也是常有之事,卻未曾嚐過如此獨特風味的:那米飯的強烈黏度、香氣、軟硬的適中、與魚生和紫菜的配搭,比完美更完美,叫人一試難忘。

不過是尋常的蟹柳、海膽、吞拿魚、甜蝦、白蝦、三文魚籽等壽司,沒有刁鑽新奇的款式,但大家除了「我從來未吃過這麼好的握壽司」之外,竟找不到其他說話去形容這震撼的味覺享受。




唯一稍嫌美中不足的地方,是魚生不算最新鮮。那天是星期日,漁民不出海,都是前一日的魚獲。話雖如此,比較起香港許多一流餐廳,仍是好得多了。

配襯著滑溜清純、變化萬端的「幻之瀧」純米吟釀,相得益彰,更上層樓。




吃得興起,在不太舒服的榻榻米上都坐不住,紛紛湧到壽司吧枱,觀賞師傅手藝。只見他握壽司的速度奇快,短短五分鐘就做好了幾十件,整整齊齊一絲不苟地排列碟上,蔚為奇觀,大家不住驚歎。酒莊莊主說,這是全國有名的壽司師傅,是個藝術家,他個人是十分敬佩的。





那墨黑碟子也非尋常物,以黑石特製而成,比一塊厚厚的大理石還要重,像我這種矮小女性雙手也抬不起。

大家興高彩烈,也不理會原先安排的菜單,纏着師傅要他拿出最好的東西,順便拿上好日本酒來灌他。師傅被我們的食量酒量和熱情嚇了一跳,也驚訝我們對日本食材認識之深。到來的華裔客人大多是台灣人,想不到香港人才是最會吃喝,為港爭光。




識英雄重英雄,他也不藏私,捧出醬醃山葵葉子、毛蟹蟹膏、海鰻壽司、頂級生蠔、腐皮壽司、大根手卷······一樣比一樣精彩,吃得我們個個撑著肚子站不起;言語不通沒有構成障礙,一室都是笑聲、勸酒聲、讚歎聲,賓主盡歡。









2014日本行:序

生完第二個孩子,第四個月,我們夫婦倆去日本本州旅行,偷閒減壓。

跟著「日本通」好友,一行六人自駕遊。




先從名古屋機場,駕駛兩小時到歧阜縣下呂市,訪「天領酒造」,遊周日合掌村市集。










然後是三小時車程,下翌富山縣黑部市,到著名的立山黑部觀賞雪山美景,並造訪位於魚津市的「幻之瀧酒造」。












回程途經世界文化遺產白川鄉。到達名古屋後瘋狂購物,由六個行李箱變九個回港。





七人車Nissan Elgrand,舒服寬敞,平穩易駕,最緊要的是能夠穩當地容納購物戰利品,以及放肆吃喝後體重激增的我們!





以下,會逐篇記述旅遊快樂點滴,主要都是叫人驚喜難忘的美食。雖只短短五天,足以快慰平生。

下次,應會帶著女兒再訪下呂和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