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3日 星期二

拒看精神科



明報2015年1月26日 
許嫣:伊人醫事

小明在父親過世後,患上焦慮症,可是過了幾個月,就不再往精神科覆診吃藥了。

「現在不吃藥,天天都呼吸困難,又經常失眠。」他說:「可是家人並不鼓勵我看精神科,該怎麼辦呢?」

「為什麼他們不想你求醫?」

「母親覺得醫生給我血清素抑壓劑和鎮靜劑,吃久了會上癮,所以迫我戒掉了。」他回答:「而且她聽說有些副作用是永久性的,如臉抽搐、流口水等,認為是一條不歸路。」

我說:「現今許多精神科藥物,副作用輕微;而且根據醫生的指示,在病情好轉時逐漸減藥,並不容易成癮。」

他說:「家人認為這焦慮症根本不算是病,能靠意志克服的。其實真的可以嗎?」

精神病,時至今日仍受到許多人的質疑。有些人覺得抑鬱、焦慮、暴躁等是性格問題,創傷後遺症、毒癮酒癮是軟弱無能所致,並非身體的疾病,應該靠意志克服。加上認為精神藥物會控制思想,使人性子變了,因此不贊成看精神科。

我自己的看法則是如此:假設人生是一場馬拉松,我們都要跑長長的路,其中有個人膝蓋關節發炎,你會叫他先看醫生吃藥打針、待康復後才繼續跑步,還是不用求醫、憑自己的免疫能力和意志力,一拐一拐的走下去?

誠然,即使他不看醫生,關節炎不會要了他的命,甚至有機會自動痊癒。可是勉強帶著受傷的肢體跑步,大多會逐漸惡化,產生不能彌補的永久損傷;而且途中的痛楚、落後於別人的壓力,也是難以言喻的。吃點消炎止痛藥,幫助康復,然後鼓起幹勁繼續上路,是許多人會選擇的做法。

既然身體患病這樣處理,心靈患病又何嘗不是?在人生某個低潮,未能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緒,發展成抑鬱、焦慮、癮症等問題,勉強帶著這個疾病掙扎生活,情況會越來越糟糕,甚至引出後遺症。倘若醫生的藥物或其他治療,可以幫助康復或控制病情,讓精神恢復健康後再投入正常生活,為何不試試看呢?

有些人認為人自己的生活和意志,應該完全由自己把握與控制。可是人並非完美萬能的,而生命中總有艱難險阻,懂得在有需要的時候放手一下、依賴專業人士的建議及幫助,也不失為有智慧的表現。

牛。上牛



自從有了「牛。上牛」,以後吃火鍋都不用到別處去。

火鍋最要緊是牛肉。這裡其中一個合伙人,擁有全港零售最多本地「騸牯牛」的檔口,因此確保「牛。上牛」永遠有頂級牛肉供應。

不僅如此,獨家特有近二十個部位的牛肉,可讓食客遍嚐不同的口感和味道,這是其他火鍋店都不能做到的。

鬆化滑溜的牛柳邊、煙韌口感的腩底、甜美惹味的封門柳、雪花均衡的牛頸脊、爽脆油香的牛脷托、入口即融的牛胸尖、牛味逼人的池板、甚至極難得的駝峰等等,不同部位的牛肉,各具特色和魅力。

由淡入濃逐一品嚐,每一口都令人嘩然:以為「封門柳」已是不可多得的美味,誰知下一盤的「扒底尖」亦是人間極品;剛嚐過叫人驚喜不已的「牛胸尖」配「池板」,卻發覺接著的「腩底」和「肉眼嘴」還要更上一層樓。

前菜也是好不刁鑽。自家風乾熟成的牛柳,取出中間肉味最濃的「牛柳心」,薄切刺身,混合生洋蔥生雞蛋,其鮮美不能以筆墨形容。

餐廳堅持所有牛肉要即切即吃。預先切好可以節省時間成本,但卻會流失水份肉味。

另外亦有精製牛肉熟食,如牛肝醬多士、冬瓜蓉牛肉羹、牛肉三文治、牛柳炸饅頭、清湯牛坑--角、炸牛肉球、牛筋凍沙律等,按季節時令供應。

若非愛吃牛、熟悉牛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實在不能製作出如此精彩傑出的全牛宴。

務求做到一絲不苟,其餘的海鮮、丸類、菜蔬、生麵、烏冬以至甜品、啤酒、日本酒,無一不是費盡心思、在外邊不易吃到的佳品。可是在完美的牛肉面前,始終是相形失色。


要數唯一缺點,就是私房菜的坐位不多,每晚最多招待二十多個人,必須預訂。原因是好的牛肉份量有限,寧願食客少些都不願以次貨待客,也是餐廳對品質的執著、「貴精不貴多」的意思。